扫码订阅

(八) 知青朋友

­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吉林省各林业局所属的大批城镇青年也和全国各地的知识青年一样,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上山下乡之路。和我们这边“下乡知青”的叫法不同,他们都叫“上山知青”,把我们所说的“青年点”叫做“集体户”。一九七七年秋季,我们连队从兴蔘林场所在地向山上进发,来到一个上山知青集体户,和当地的上山知青们一起生活工作了一段时间,在那里,我结识了一批当地的上山知青,共同的生活经历使我很快就和他们成了知心朋友。

­

这个集体户的知青大多数是林业工人的子弟,他们上山后,林业局给他们盖了几排房子,开了一块地种植粮食和蔬菜,保障粮菜自给自足,平日为林场做一些辅助劳动。他们人不是很多,还有近一半的房间空闲,我们来到以后就住在这些空房间里,每天都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彼此低头不见抬头见。开始他们还不太接近我们,但每到我们集合点名,集体唱歌,列队向作业场走去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他们那热辣辣的充满羡慕之情的目光。尽管我们是施工连队,也和他们一样身上穿着蓝色的工作服,但是我们头上统一戴着缀着红五角星的解放帽,室内始终保持着与部队营房时一样整洁统一的内务,严整的队列纪律,整齐的步伐和紧张有序的一日生活制度还是深深地吸引着他们。我们的施工任务是采伐,并把原木截成四米或六米的“腱子”,用汽车运到铁路道线上发回营房。他们是把比较短的原木(多在两三米左右)用圆盘锯将四个边削掉,形成像铁路枕木似的木料,他们把这叫做“五七材”,这名字听起来挺怪的,也不知道是取名于毛主席的“五.七指示”还是怎么得来的。林业局不时的来车把这些“五七材”运走。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劳动中记工分,靠着这些木材创收。

­

年轻人的心灵最容易沟通,几天以后,我们在共同的劳动和生活中就相互熟悉了。每当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他们就会和我们一起谈天说地,把在山上采回的野果子拿出来送给我们吃,我们也和他们说些部队和我们家乡的一些趣闻,彼此相处的十分融洽。集体户当中有些人是“老三届”知青,他们亲身经历和参与了“十年浩劫”的全过程,可算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阅历广知识面宽。我当时经常要在连队集合的时候指挥唱歌,自然就会引起他们对我的注意,在知道我也同样有过下乡插队的经历以后,他们都把我这个沈阳知青兵当成小弟弟,每次上山回来都把采摘到的野果子送给我。最难忘的当属山上的“软枣子”,一种枣一般大、绿色、身上带点毛、果肉里有很小的黑籽的浆果,非常甜,果汁含糖量高得都发粘,大哥哥大姐姐们知道我爱吃,就总给我送。经常是我收工回来就看到平整的床铺上放着一个装满“软枣子”的大号铝饭盒。多年以后才整明白,这“软枣子”其实就是野生的“中华猕猴桃”。这些老知青常常在月光下唱着他们学生时代的歌曲,特别是一些前苏联的早期历史歌曲,如《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山楂树》、《红梅花儿开》、《一条小路》、《喀秋莎》、《共青团员之歌》、《三套车》等,还有中国的著名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小白船》等优美的歌曲,我都是在跟着他们的哼唱过程中学会的。那时候,我们国家正高举着“反帝反修”的大旗,这些歌曲统统被打入另册,是不能公开唱的。为此,一排长还专门找我谈过一次话,要我注意军人形象。我那时候正在积极要求进步,刚刚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在向指导员做思想汇报的时候还好顿检讨,指导员还是很开通的,没有说我什么。其实,指导员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年轻人,也是城市兵,对这些也并不陌生。在听到我用口琴吹奏这些歌曲的时候,我看到了指导员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对逝去岁月的追忆遐思之情。我们指导员参加过六十年代末期的援越抗美战争,他那时候在政治处做宣传干事。偶尔,他也哼唱几句在援越抗美战场上学会的胡志明时代的老越歌曲:“解放南方坚决向前进,打倒美帝消灭卖国贼!江山受割裂鲜血流成河,此仇不共戴天!......”说实话,老越的歌曲真不怎么好听,咋听都有股子“梆头梆脑”的感觉。

­

这个集体户的司务长,是个非常憨厚的知青大哥。他看到我们这些战士每天施工劳动强度很大,伙食也和他们差不多,(倒不是我们吃的不好,连队领导主要是考虑我们和知青住在一起,伙食标准不能搞得反差太大,有意识的压低了生活标准)这位司务长和集体户户长一商量,就把集体户喂的大肥猪杀了一头,收拾干净以后,两人抬上半搧猪肉送到了我们炊事班,说是要和解放军同志有福同享。这可把我们司务长难坏了,忙不迭的跑来向指导员汇报,指导员再三向他们婉拒也不行,付钱也不要。当时正值大热天的,那时候还没有什么电冰箱电冰柜的,这么多猪肉可怎么办?没办法,只好先收下,连队战士和集体户知青们一起美美的改善了几天伙食。当然,咱解放军是绝对不能白要人家东西的,过了半个月,指导员指派连队司务长带车去抚松县,拉回两搧更大的猪肉绊子,两个伙房一家一搧,这才算完事。

­

说起那次杀猪,俺可算开了眼了。集体户杀猪可算是个挺大的响动,这边刚破开膛还正收拾呢,有个知青一会就跑过来看看,过一会又跑过来看看,户长就笑着对他说:“你着什么急啊!熟了还能不给你吃?”这位知青话赶话的接了一句:“俺就喜欢吃生的!”哪知这位户长也直性,操起小剔骨刀,“呲啦”就拉下一条子足有一斤多五花三层的腰条,递给了这老伙计。再看这位,乐颠儿颠儿的捧到炊事班,抡起菜刀咣咣几刀剁开装进饭盒,抓上一撮大粒盐倒上点白醋就“开造!”只一会功夫,那还带着余温的一斤多生猪肉就吃个精光!直看得我目瞪口呆,对这位老兄佩服的真是不得了!当下,我就摘下了头上戴的解放帽送给了他,把这伙计乐的抱着我直转圈!

­

我们和集体户的知青朋友们共同生活了两个多月,整个秋季都在一起。秋天的长白山,毫无保留的向人们敞开了丰盛的绿色宝库,到处都是野生果实,像山葡萄、软枣子、山里红、山丁子、稠李子、榛子等唾手可得,足有一尺多长紧裹饱满松籽的大松塔遍布松树枝头,木耳和各种蘑菇等菌类随处可见,,更多的,则是我们大多不认识的珍惜中草药材。指导员非常理解战士们的心,施工间歇期允许我们有组织的和知青朋友们一起进山,尽情享受这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盛宴大餐。想吃,就采摘一把野果;渴了,就喝上一捧清凉甘甜的山泉水;热了,在林间小溪中洗个痛快;累了,躺在林荫下的草地上小憩一会儿,聆听着草丛中秋虫的呢喃,仰望着蓝天白云间翱翔的苍鹰,和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唱着那饱含无尽情思的《山楂树》......那感觉,那感受,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是刺刺痒痒的滋味!

兴蔘林场知青集体户的知青朋友们,在知青大返城的动荡岁月里,你们都回到自己亲人身边了吗?都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了吗?这些年,你们过得都好吗?还记得那个爱吃软枣子、喜欢吹口琴、经常和你们一起唱歌的小个子沈阳知青兵吗?......

相关链接: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一)http://bbs.tiexue.net/post_2891567_1.html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二)http://bbs.tiexue.net/post_2893025_1.html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三)http://bbs.tiexue.net/post_2895986_1.html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四)http://bbs.tiexue.net/post_2897164_1.html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五)http://bbs.tiexue.net/post_2900166_1.html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六)http://bbs.tiexue.net/post_2906994_1.html

《长白林海中的趣闻轶事》(七)http://bbs.tiexue.net/post_2908934_1.html



­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