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军事 > 铁血历史论坛 > 世界历史 > 英法七年战争:法国丧失了殖民地和尊严

英法七年战争:法国丧失了殖民地和尊严

zhao2365192 收藏 2 471
导读:七年战争(1756-1763)是第一次真正的世界性战争。大多数欧洲国家都卷入了这场战争。不仅在欧洲大陆,地中海和大西洋,而且在美洲、印度、非洲、西印度群岛,以及菲律宾都发生了陆上和海上的军事冲突。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由于敌对的英国和法国都对美洲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地区提出要求;另外,奥地利着手收复被崛起的普鲁士王国抢走的省份西里西亚。1754年,战争在美洲爆发——移居当地的人称之为法印战争,它仅仅是七年战争的美洲部分。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内斯西提要塞,法军击败了乔治·华盛顿上校的军队。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年战争(1756-1763)是第一次真正的世界性战争。大多数欧洲国家都卷入了这场战争。不仅在欧洲大陆,地中海和大西洋,而且在美洲、印度、非洲、西印度群岛,以及菲律宾都发生了陆上和海上的军事冲突。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由于敌对的英国和法国都对美洲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地区提出要求;另外,奥地利着手收复被崛起的普鲁士王国抢走的省份西里西亚。1754年,战争在美洲爆发——移居当地的人称之为法印战争,它仅仅是七年战争的美洲部分。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内斯西提要塞,法军击败了乔治·华盛顿上校的军队。次年,一支以陆军少将爱德华·布雷多克为首的,由殖民地民兵和英国正规军组成的混合部队在大草原附近又被打败。


当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获悉:奥地利已经与法、俄结成同盟以孤立普鲁士,并以此作为夺回西里西亚的第一个步骤时,他向英国求援。他指出奥地利的野心已经膨胀到了不仅要求收复它失去的省份,并且毫无疑问还想要控制包括汉诺威在内的整个德国。腓特烈许诺保护汉诺威,条件是后者同它组成联合部队。由于英国的乔治二世也是汉诺威的选帝侯 [ 原作者注:由于1714年死去的安娜女王没有留下后裔,詹姆斯一世的曾孙,汉诺威选帝侯继承了英国王位即乔治一世。此后直至1837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之前,汉诺威一直处于英国王室的保护之下。 ] ,所以英国政府答应了他的条件,于是组成了一个盎格鲁-普鲁士防卫同盟。


法国立即接受挑战,它认为这是一个报复旧敌和收复它在1713年沦丧的部分领土的良机。由于法军战舰的速度领先,法军迅速攻击英国的梅诺卡岛,借此挑起了战争。


1756年4月中旬,由加里森尼尔侯爵指挥的装载着1.5万名士兵的150艘运输船和12艘战舰,从土伦港启航在梅诺卡岛登陆。由于法军在数量上以5:1的优势超过英国守军,法军很快地击溃了保卫马翁港的圣菲利浦要塞内的守军。法国舰队在快船的引导下在近海巡航,做好了战斗准备。


由于情报混乱,海军部迟迟才派海军上将约翰·宾爵士率装载一个火枪手团的运输船队和13艘战舰前往地中海。他受命利用一切可能去“解除梅诺卡岛之围”。


5月19日,宾的舰只接近梅诺卡岛,他还没来得及和岸上部队取得联系,他的了望哨就发现了法国舰队。正在减弱的风力使敌军战舰无法进入他们的火炮射程之内。20日,当晨雾消散时,法国舰队在东南方约12海里处再次出现,当时风力柔和,风向南-西南。宾召回正在进行侦察的护卫舰编队后,发出信号要舰队组成战斗队形,改变航向朝东南方的敌人驶去。他亲自指挥7艘战舰,由坦普尔·韦斯特少将指挥6艘战舰担任后卫。法国人张满所有的平帆沿西-西北航向航行。宾升起更多帆疾行穿过敌舰前进路线,以借助有利气候。


英法双方的舰队在几乎要相撞的航线上相会了。天刚过午,风向变为西南。加里森尼尔意识到这个变化有利于英舰机动,便收帆减速并转舵向右以占据下风位置。宾也松了一口气,两支舰队并肩在各自的航线上以概略平行的纵队行进,法舰在左,英舰在右行驶。


按《永久战斗条令》的正规作法,约翰·宾应该保持航向直至他的先头舰只面向敌后卫舰只,然后舰只一起升旗与敌舰捉对厮杀。但是这样机动的缺陷是:它迫使每艘船几乎是头朝前地靠近敌舰舷侧,在自己还未来得及射击之前,就可能遭到敌军纵射。


因此,约翰·宾计划对战术进行革新:他打算保持航向直至他的前卫舰只越过敌后卫舰,然后转向,在航向偏转某一角度时发起攻击,方能运用他的火炮。


在适当的时刻,约翰·宾调转中帆减速。加里森尼尔也如法炮制。约翰·宾发信号让各舰将尾部调向风,打算重新组成西北航向的战斗队形,并让“挑战”号战舰(届时将成为先头舰)偏向下风,右舷与法军队列中的领头舰交火。但“挑战”号没能做到这一点,却一直保持和敌舰平行的航向。坦普尔·韦斯特的整个分舰队紧随其后。由于受不完备的信号系统的限制,约翰·宾的意图没能实现,于是又发出总攻信号——一个明确无疑的命令。


如此,宾正在丧失他原来获得的战术优势。韦斯特的6艘舰船头朝前地转向法军前卫舰,当他接近时遭到3次纵射。随即双方在近距离上进行猛烈的炮战。处在后卫分队的约翰·宾又因离得太远而无法助战。整整过了半小时英军后卫舰才开始远距离射击。此时,韦斯特的所有舰只都遭到重创。前卫分队的殿后舰“无畏”号的前桅中段被炸断,失去控制地横穿约翰·宾的前卫队列,这样使后卫舰队乱成一团,无法前进。


在此关键时刻,一个果敢的指挥员完全可能不去顾及什么风向而率领他的舰只以最快的速度在混战当中去援助他那受到攻击的前卫分队。但约翰·宾除了受过最正规的战术训练以外,正如我们所了解的他还参加过海军军事法庭对马修斯的审判,马修斯早年在土伦港外也曾遇到过同样的麻烦。马修斯是因为他没能保持他的队形而被免除军职的。约翰·宾拒绝了他的旗舰舰长要求选择更大胆的前进路线的建议,他说:“我作为舰队司令官,你不能要我猛撞上去,好像我要和某一艘敌舰交战似的。马修斯先生的不幸在于他没有集中兵力,他因而受到人们的谴责。我应尽力去避免重蹈覆辙。”


约翰·宾拖延了很久才重新组成纵队,当他靠近时他没有料到法军已停止攻击。加里森尼尔一定发现这宽阔的水面已把英军舰队的前卫分队和后卫分队隔开,他也许还计划过收缩他的战线去切断英军前卫分队和后卫分队之间的联系,然后转向下风突然对韦斯特的分舰队实施迂回。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约翰·宾完全来得及调动后卫舰船迅速阻止出现失败的局面。


无论如何,法国人似乎满足了。他们减速驶向下风处,在射程之外重新组成队形。韦斯特的舰只的桅具和索具受到严重破坏,已经无法追赶。况且对英军来说大势已去。加里森尼尔凭借他的舰队的良好队形和完好的船体,可以选择采取进一步行动或者避战,但他认为他的重要任务是掩护滩头阵地,他只愿意为此目的而战。


宾为他不能下令“全面追击”而懊恼,但《战斗条令》规定只有面对明显的弱敌或当对方“主力丧失战斗力或溃不成军”时才能发起这样的追击。可这两种条件当时一个也不具备。宾在这个海域轻松地巡航,与此同时坦普尔·韦斯特的水手们却在抢修受损的舰上设备。


约翰·宾此刻意识到自己的困境,他没有更好的选择。加里森尼尔不必采取其他的行动了,即使宾有办法让英国的增援部队登陆,但是由于力量悬殊,他们也敌不过海滩上人数众多的法军。英国的舰队分散在世界各处,他们行动鲁莽,葬送了英军许多战舰。这意味着可能危及直布罗陀海峡。宾征求了由舰上高级海、陆军军官们组成的战争委员会的意见后,他同意了他们的意见——他们失败了。随即他把舰队转移到直布罗陀。圣菲利浦要塞内顽强的英国守军坚守了一个多月,终于在海军上将爱德华·豪克爵士取代宾为地中海战区司令之前投降了。梅诺卡岛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为法国人所控制。


梅诺卡岛失陷的消息象布拉多克战败 [ 译者注:英国内战期间,霍普顿率领的国王军队与鲁思文率领的国会军队于 1643年1月进行战斗,国会军队被打败,损失惨重。 ] 的噩讯一样使纽卡斯尔公爵的政府受到威胁。现在需要一个替罪羊——这个角色非可怜的约翰·宾莫属。


约翰·宾被召回并送上了军事法庭。经过一个冗长而又完全公开的审判后,法庭裁定:对他临阵怯懦的指控是不成立的,但给他的罪名是未能“竭尽全力”去击败敌军——或者消灭法国舰队,或者能解除梅诺卡岛之围。由于这触犯了新近修订的军事法规,法庭判处他死刑。无论是王室的赦免还是军事法庭的法官们的恳求都无济于事,宾还是被枪决了。


尽管约翰·宾并不纯粹因为战术失误而被处死,但这个事件的恶果引起了军方对战术的重视,使刻板的《永久作战条令》受到冲击。要说死去的宾的贡献比他活着时还要大这也许并不过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