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警察回忆录之六江湖菜鸟

小警察回忆录之六江湖菜鸟

前段因工作故,无暇亦无心情撰写,现继续之。

转眼已至公元1999年,经过两年半之学习、摔打、煎熬、锤炼,经历无数压迫、折磨、蹂躏、摧残,吾等新菜鸟终成----老菜鸟矣,同时亦盼来赴公安基层科所队实习之日。虽寒暑假亦曾见习,然时间短暂,故无法大显身手。实习长达三四月,机会如过江之鲫。且师兄师姐实习立功受奖之壮举亦让吾等技痒不已。当时吾等皆自诩福尔摩斯加飞虎队,终日幻想智破奇案力战悍匪,名震江湖一炮而红,大出风头一番!出征仪式,学校严师照例敲打吾等一番:……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为师已倾囊相授,尔等皆为名门正派弟子,闯荡江湖切不可为有辱师门之言行,当好自为之……尔等三百人去,须要三百人毫发无损而回,勿使老朽为尔等操心……。盖因曾有师兄在实习时,奋不顾身跳入江中抓捕嫌疑人,壮烈牺牲,执行公务受伤者更是数不胜数……闻之,吾等粗人眼圈泛起小泪花。仪式最后,吾等在《人民警察之歌》雄壮乐声中慨然出征。其情其景,犹在眼前,呜呼鼻子酸了!

吾等一群老菜鸟一路豪言壮语各自报到----天将降大任于吾等也!吾与邻宿舍某兄江湖人称“猪肉荣”者----实乃一瘦子被发配到一海滨小分舵(派出所),总共才十几个民警,大半为师兄师姐。幸而有两师姐颇为俊美,柔声细语,令吾心甚喜甚慰。该所位于城郊,有工地若干,村庄若干,外来流动人口甚众,鱼龙混杂,有邪魔歪道“贵州帮”(绝无地域攻击之意)日渐坐大,为害百姓甚烈。分舵上下言之必切齿,欲除之而后快久矣。

分舵主(所长)闻吾二人前来大喜,即吩咐食堂加菜以示欢迎。吾心中窃喜,后进午餐时方觉食堂果然加炒青菜一种,色香味俱相当一般也。分舵主对吾师门盛赞有加,亦对我等江湖新秀大抛青眼,立送高帽数顶加灌迷魂汤数碗,吾二人于飘飘然中欣然接手外来流动人口最多、治安情况最差、案发数最高之片区,且出于提携江湖新秀之考虑,该片区发生之案件不纳入分坛(分局)考评,并专派师傅一名指导我等工作。我二人自是心怀感激且又壮怀激烈,摩拳擦掌----初出江湖就独挡一面,幸哉快哉!师傅姓游,乃西南政法弟子,甚直爽,人称小游。

据游老江湖教导:该片区在我等报到前一周仅盗窃案就有近十起,上月刑案有十余起,曾创下单月发刑案21起之分坛最高记录,至今尚无人超越。吾闻言顿生英雄大有用武之地之感。果不其然,我们立即接下一重任:负责片区下半夜巡逻及日常入户清查登记。白天挨家挨户走访登记清查人口信息,夜晚子时至寅时(晚上12点至5点)步巡。遇值班则负责110处警,还要侦办案件。但每晚之步巡雷打不断。期间参加围剿“贵州帮”行动、侦查监视“轮子功”分子、专项整治等等,因恐泄露我名门正派之机密故不敢妄言。经过吾等兄弟二人之努力,该片区比全国人民提早近十年步入了和谐社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三个月间无刑案,治安案件仅三起!额滴神啊,兄弟我三个月就穿破四双“三接头”啊,且因睡眠不足而开始脱发,吾当时尚未年满二十啊!呜呼,警察实乃非人之工作也!

某日值班,晚七时许,110接警电话暴响,指挥中心指令:在我所辖区某地发生纠纷。该市是由指挥中心接警,然后指令发案地辖区派出所出警。兄弟我心怀菜鸟特有之热情与兴奋,带上一保安驾边三轮屁颠屁颠前往,五分钟内到达并找到报警人。正欲向其了解情况,忽见不远处一行人姗姗而上一小巴,堂主(市局局长)、坛主(分局长),一扫往日威严之状,,俯首贴耳,态甚谦恭。定睛一看,一老者仙风道骨,不怒自威。额滴神啊!原来是我们的副总舵主(副部长)白老前辈(老鸟们该都知道吧)!实乃试报警耳。俺当时手足无措,呆若木鸡。幸而白老前辈并无亲切接见在下之意,面露满意之状离去。俺窃以为上面会有所反应,然苦等数日,连屁般反应也无,遂悻悻作罢。

另一日,跟小游师傅下片区,路遇一青年男子,盘查之,其虽饮酒,但证件齐全,无何异状,且前几日入户清查已有登记在册,便欲放行。然小游却揪住其细细盘问。得知其住处内还有四人时,老鸟小游一面密令保安回分舵叫人(地址暂住证上有),一面与我押着此人前往其住处。入门见四男子正以麻将赌博,赃款赌具俱在。四人见我等不速之客,面露脑袋短路状。吾心中一阵暗爽:捡到一起治安案件……床下有帆布袋数个,吾即查之,首袋即起获尺把长管制刀具数把。吾忙操刀在手,心中又暗爽一回:两起……此时,分舵援兵到达,细查之,又在屋内发现撬棍、千斤顶、老虎钳等作案工具,最后查获洋酒数十瓶,价值近十万元----竟然破获一盗窃团伙!盘问之,知发案地不在我片区内,吾心中爽得东倒西歪。报告分舵主,其大喜,令食堂加青菜一盘(老规矩),以示庆祝。后吾请教小游破绽何在。小游曰:闻其酒味,此酒乃产于红毛番邦,颇费银两,尔等打工者何以得之,故疑。吾不禁叹服。

又一日夜,接分坛(分局)令:一抢劫嫌疑人落脚在我片区内一工地内,须即生擒之。吾为先锋,突入,以左右直拳暴击其头,并以右腿正蹬其小腹,自以为必可将其K.O。然其仍做困兽之斗,拼死反抗。吾又以手电筒猛击其头,继而挑肘别臂制住其右臂,其竟咬住吾右掌,血流当场!吾忍痛以左手鹰爪手掏其裆捏其卵,右手猛斩其后脑,经此重创,方使其束手就擒。狭路相逢勇者胜!吾右手背遂永留一疤痕为此岁月之纪念。

行文至此,不觉心潮澎湃,热泪盈眶,不能自已,就此搁笔,改日再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