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貌似一看似乎所有的愤青都满腔爱国情怀,是祖国的卫士!但真的国家有难,或是百姓遭殃了,则绝少看到他们挺身而出拔刀相助。山东那位被老板打断腿的民工从河南爬行千里回家,沿途没遇到一个愤青;近期在衡水发生的一起强奸案现场,围观的四十多条汉子里也没有一个愤怒者;每次一矿难死人,也没有见愤青站出来。类似的情况不胜枚举。由此推断:愤青是一种群体现象。他们不关注自己身边个体的尊严与苦难,不在乎社会的公正!

愤青只在乎诸如“国家”“民族”这些抽象概念。他们放眼世界,只寻找国家的敌人。想让他们跳出来,别提什么“腐败”,只消说“日本人来我国嫖*娼”了,麻木的男人立刻都变成了愤青,其中不乏是从洗头房里刚提起裤子。他们愤怒的不是针对妓女同胞的生存困境,而是因为中国妓女只能我们自己嫖,不许你日本人嫖。愤青的每一次愤怒发作,都是因为民族自尊心受伤了。

和纳粹一样,暴力行动也是中国愤青的准则之一。他们上街抵制日货,上网喊杀狂骂,去麦当劳捣乱,或拎着砖头和油漆直奔使馆区,砸日本车,有的还吹牛说砸自己家人的日本车,毁公共财物。中国愤青数量之众,声势之大,已名震国际舆论,西方媒体把中国愤青等同于“极端民族主义者”。

愤青是一种社会疾病,症状之一就是“受害妄想狂”。在他们看来,所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都“亡我之心不死”。在网上发帖,他们习惯在前面加一句“是中国人都要看”,其内容全是对日美罪行的血泪控诉。同时,愤青继承了阿Q的精神基因,即使国家每赠送出一只大熊猫,都能给愤青提供一种莫名其妙的民族优越感。和他们的老前辈“义和团”一样,愤青虽然不敢“灭洋”但骨子里排外,尤其抵制西方自由思想。

愤青是一种歇斯底里症的群体性发作。绝大多数愤青掩藏在群体里以求安全感。群体是不会思考的,是非理性的,是不负责任的。愤青的构成主要是无知青年,他们一般受的教育有限,在日常工作中成绩平平,甚至是被社会所淘汰。他们非常简单的认为,只要我们动员民众,万船齐发,就能统一台湾。只要我们扔两颗原子弹就能臣服日本。他们绝不相信,那样做的话,台湾海峡将成为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大屠宰场,愤青也将会象清末,在北京的八里庄6万蒙古铁骑精兵冲向八国联军,但缺被人家几百人轻松屠宰,最终溃不成军。而若,愤青敢冒天下之大不韦,在中国境外动用核武,则将会把中华民族带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域。

更有形形色色的“职业愤青”在各自的岗位上以培养煽动民族情绪为己任,他们操纵媒体,把握导向,是社会思潮的中坚力量,其危害与那些上街砸玻璃的愤青小喽罗们无法比拟。 愤青不是中国特产,日本也有,美国也有。不同的是,日本愤青从美国原子弹废墟里爬起来,化悲痛为力量把自己的国家建成一个世界强国,而中国的愤青仍然沉浸在战争的仇恨里不能自拔。中国愤青与美国愤青倒有些共同之处,即美国愤青敢对布什说“不”,而中国的愤青,也只敢对布什说“不”。

校园内外,愤青无处不在,在与亲戚朋友的家常闲谈中扯一扯台湾独立问题,或美国问题。前提是你要与主流观点持相反或中立的态度。若对方碍于情面沉得住气,那你就再扔出日本问题,这是愤青的涵养底线。

愤青的行为不是爱国,而是把自己修练成在华人身上抹黑的民族败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