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淮海战役中国共两军的谋略角逐

兵以谋动,一场战役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指挥者的谋略。在六十年前的那场淮海大战中,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军的指挥者的谋略角逐,一直是军事爱好者们喜于探究的话题。共产党的指挥者是怎样用六十万军队打败了八十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队,在谋略上双方有什么可取之处,又有什么失误的地方,有什么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汲取的呢?

一、战役前的谋略角逐:

共产党方面的淮海战役的战略思想是经过很长时间酝酿形成的。在刘邓挺进大别山后,一直遭受着白崇禧的进攻,处境艰难。为了援助刘邓部,我组织陈谢和陈粟部进入中原,可白崇禧不为所动,一直咬住刘邓不放。为了减轻刘邓负担,1948年1月,中央军委下令让粟裕率华野的三个主力纵队组成华野一兵团,南渡长江,挺进敌后,以调动敌人。这是和刘邓挺进大别山一样的重大决策。

与挺进大别山时的刘邓不同,粟裕经过深思熟虑后,反对这个战略行动。他认为,跃进敌后将处于敌人的围追堵截之中,到达目的地时十万部队减员不会少于二分之一,虽然能调动一部分敌人,但不一定能调动敌人主力,并不一定能达到减轻中原我军压力的战略目的。而且我军在中原战场抽走三个主力纵队,反而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对战局反而不利。基于上述的考虑,粟裕冒着被撤职的风险在5月的会议上向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进言,终于使党中央采纳了他的建议,决定部队不渡长江,集中力量歼灭国民党军主力于长江以北。9月,我军攻克济南,山东绝大部分地区解放。国民党徐州地区的防御体系暴露在我军面前,成为我军下一个打击的目标。

国民党统帅部也不都是笨伯。在济南战役刚刚结束后,国民党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就拟定了一个《对山东共军攻击计划》。这个计划对当时的战局进行了严谨的分析判定,认为解放军在济南战役后华野主力在鲁中及鲁西南进行整补,中野主力在豫西整补,暂时无力对国民党军发动攻势。而徐州方面的国民党军队在济南战役时没有加入战斗,兵力、装备都超过当面之敌,应该在共产党中野部队东来之前,抓住当面华野部队,以绝对优势兵力先发制人,击破华野一部。这样能够争取主动,收复部分失地。同时要求华中国民党主力牵制解放军中野部队予以配合。

可以说,杜聿明的这个计划是有一定可取之处的,它是一个主动进取的作战计划。这个计划不管成功与否,至少可以在客观上起到振奋士气,破坏我下一步战略企图的作用,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困难。可这个计划拟好后,便在国民党指挥机构开始了扯皮,一个星期后才决定下来,可就在实施的那一天,蒋介石命令杜聿明随同他一起去东北收拾辽沈战役的残局,杜聿明走后,国民党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这个有名的“福将”,再也没有实施这个作战计划,这个作战计划就这样流产了。

在济南战役结束后,我军决定下一步进行淮海战役。经过周密部署,我们把目标定在徐州地区的国民党军身上,国民党军队以陇海铁路和津浦铁路为依托,以徐州为中心,邱清泉、李弥和黄百韬兵团从西向东一字排开,解放军决定集中兵力先歼灭黄百韬兵团。毛泽东把战役计划亲自修改,将中野配合作战改为直接参战,加强了我军的力量。

而国民党集团则也在紧张准备。但国民党在准备会战的过程中,犹豫动摇,是打是守是撤,莫衷一是。朝令夕改,议而不决。先想守住徐州,以机动兵力与我决战。后又守江必守淮,想退守蚌埠。本来想让白崇禧统一指挥两个徐州和华中两个“剿总”,可白崇禧因为权力斗争,当场拆台,拒不接受任命。徐州地区的刘峙又没有指挥能力,这样一片混乱之中,到1948年11月5日,国民党才下令将部队收拢于徐州,然后撤退蚌埠,可11月6日解放军就发动了淮海战役,这样,在战役准备上,国民党统帅部就已经处于下风,失去了先发之利。

二、战役初期的角逐。

从1948年11月6日至11月22日,在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里,解放军采取中央突破的战法,分割包围了黄百韬兵团,取得了战役的首胜。这一阶段的战斗,主要围绕着黄百韬兵团进行的,国共双方斗智斗勇,险象环生。

11月6日,解放军在全线向国民党军发起进攻,在迷惑国民党统帅部的同时把矛头指向了黄百韬兵团。而于此同时,黄百韬兵团也在紧急向徐州撤退。如果按照黄百韬的部署,解放军是根本抓不住黄百韬兵团的。但出了几个情况,决定了黄百韬兵团灭亡的命运。

11月5日,黄百韬一接到向徐州集结的命令,他当晚就部署西撤。可刘峙命令他掩护44军西撤,这一他只得等到7日才开始撤退,在等待的这三天里,他竟然没有想到在运河上搭建一座浮桥,千军万马从一座铁路桥上过河,9日才基本渡过运河,到达碾庄地区。

解放军在发起淮海战役的时候并不知道黄百韬西撤的情况,在发现黄百韬西撤后,拼尽全力追歼黄百韬兵团。11月8日,国民党第三绥靖区的张克侠、何基沣部起义,使我军顺利通过运河防线,直插宿羊山、曹八集一线,切断了黄百韬兵团退路。

而与此同时,黄百韬兵团在是守是逃争论不休。这个时候趁解放军包围网尚未形成,突围逃跑还是有一线希望的。可国民党南京国防部电令黄百韬兵团停止西撤,固守待援。黄百韬照办执行。就这样,黄百韬兵团陷入了解放军的包围之中。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解放军的目标明确,就是抓住黄百韬兵团歼灭之。而国民党统帅部则混乱指挥,让黄百韬兵团陷入死地。在这一次角逐中,国民党再次失败了。

为了救援黄百韬兵团,国民党统帅部再次调整部署。这次杜聿明再次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是集中主力先击破中野的6个纵队,再回师解黄百韬之围。一个是直接解围。最后国民党采用了第二个方案,直接解围直接进入华野的预设阵地,没有解成围,宿县也被中野解放军解放,徐州与蚌埠的联系被切断,从华中剿总调来的黄维兵团也被中野死死阻住。而黄百韬兵团最终也被全歼。解放军完成了这一阶段的作战任务。

国民党方面杜聿明的第一个方案似乎是比较好的方案,这个方案的实质就是以黄百韬兵团为诱饵,固守待援,吸引牵制华野解放军主力,而徐州国民党主力则配合黄维兵团全力攻击中野解放军,然后再会同黄维兵团一起解黄百韬兵团之围。这样可能会给中野解放军带来很大麻烦,引起战局变化。当时中野解放军刚转出大别山,几乎没有什么重火器,战斗力大打折扣。国民党军队即便不能击破中野解放军,也可以和黄维兵团会合。宿县也不会被中野解放军占领,这样,即便黄百韬兵团被歼,徐州地区的国民党兵团加上了黄维兵团后数量上还是和解放军不相上下,国民党“五大主力”中的两个会合一起,兵力也集中了,而质量和兵器上不弱于解放军,和蚌埠后方的联系畅通,可攻可守,这样仗还可以打下去。但一是抓住中野解放军主力的可能性不能保证,一个是黄百韬兵团的防御能力是否能保证国民党军主力的作战时间,所以那个方案有待商榷。

三、战役中期的角逐。

从1948年11月23日至12月15日,在这个阶段里,解放军围歼了国民党黄维兵团,并将国民党从徐州逃窜的杜聿明集团予以包围。

在这个阶段,围歼黄维兵团成为战役的关键。黄维兵团被中野解放军引诱,解放军准备在涡河、北淝河和浍河之间围歼之。黄维兵团里很多指挥官都要求先向蚌埠进军,会合国民党南线主力再进攻,可蒋介石向黄维封锁黄百韬兵团被歼的消息,命令他继续进攻。当黄维察觉当面情况不妙,组织向东南突围的时候,竟然因为小事延误时机,最后被围。这件事情让黄维后来终生备受国民党方面的诟骂,说是黄维断送了国民党最精锐的兵团。

国民党在黄百韬兵团被歼,黄维兵团被围后,先是企图以徐州国民党集团和蚌埠集团南北对进,打通津浦铁路,使被分割的杜聿明集团、黄维兵团和蚌埠集团会师再战。受到解放军顽强阻击后,计划无法实现,国民党统帅部只得又决定“放弃徐州,出来再打”。徐州杜聿明集团撤出有三条路线,国民党统帅部最后采取了杜聿明提出的向西撤退的方案,徐州国民党主力经永城到达蒙城、涡阳和阜阳地区,然后以淮河为依托,攻击中野解放军的侧背,以解黄维之围。

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看,采取杜聿明这个方案是国民党方面最好的选择了。这条路线地形开阔,道路平坦,有利于国民党机械化行军,且可以与黄维兵团和蚌埠集团呼应。如果真的切实实行这个方案,很可能会使杜聿明集团逃脱。

可这个时候,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帅部再次进行了干预。杜聿明集团于12月1日撤出徐州,华野解放军随后进行追击,但国民党军队是机械化行军,解放军很难超越包围它。可蒋介石发现杜聿明集团比较安全的撤出徐州,便命令他改变行军方向,向包围黄维兵团的中野解放军攻击前进,以解黄维兵团之围。杜聿明在撤退的时候向蒋介石提出的“撤即不能打,打即不能撤”的原则被蒋介石否决。杜聿明不敢承担抗命的责任,只得执行蒋介石的命令。最后黄维兵团之围没有能解,耽误行程的杜聿明集团也被华野包围,成为解放军的猎物。

四、战役后期的角逐。

从1948年12月16日至1949年1月10日,解放军在歼灭黄维兵团后,对杜聿明集团围而不攻,在进行战场休整后最后全歼了国民党杜聿明集团,胜利结束了淮海战役。

在这个阶段,解放军为配合华北的平津战役,决定对杜聿明集团围而不打,同时进行战场休整,并进行战场瓦解敌军的工作。准备等条件成熟后再进行对杜聿明集团的歼击。而杜聿明集团仅剩邱清泉和李弥两个兵团,不足二十万人,被围后补给断绝,被围后又遇风雪交加,空投停止,粮弹两缺,再加上天寒地冻,士气濒于瓦解。大批国民党将士投诚了解放军。

国民党统帅部面对这一情况,决定让杜聿明集团坚决突围,哪怕突出一半也好。但杜聿明拒绝突围。杜聿明鉴于黄维兵团突围被歼的教训,向蒋介石提出了上、中、下三个策。上策是国民党将全部主力调来救援,作最后决战。中策是持久固守,争取时间,等待时局变化。下策是全线突围。蒋介石则命令杜聿明限期突围,并指示动用毒气弹。杜聿明用各种借口拖延突围,最后在蒋介石高压下被迫准备突围,可还没有准备完成,解放军就对他的集团进行了总攻,很快就被歼灭。

至此,淮海战役以解放军的胜利而告结束。解放军以60万兵力打败了国民党80万兵力,歼灭了国民党军队22个正规军、55个师,共约60万人。战役结束后,国民党政权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蒋介石在淮海战役结束后第12天即宣告“引退”。

纵观整个战役,共产党统帅部的指挥要远高于国民党统帅部的指挥,国民党统帅部处处都被共产党统帅部压制,完全没有一点的主动权。而主动权是军队的生命,失去主动权的军队只有失败一途。

在战役发起时机上,共产党统帅部选择了国民党统帅部对徐州是守是打是走的犹豫时刻,兵法云,“三军之灾,起于狐疑。”在这个国民党统帅部犹豫动摇的时刻,共产党统帅部发起淮海战役,给了国民党军队意想不到的打击,使得国民党统帅部举止失措,应对混乱,严重影响了战役进程。

在战役指挥上,共产党统帅部采取集中指挥,统一指挥华野和中野两个野战军协同作战,取得了优异的战果。而国民党则内部矛盾重重,白崇禧的华中剿总和徐州剿总互相拆台,白崇禧甚至扣押增援徐州的国民党军队不许增援。在用人上,白崇禧和胡琏这些将领不能用,而象刘峙、黄维这样的将领却被重用,他们也成为了国民党军队的掘墓人。

在兵力运用上,共产党军队始终保持着集中的使用状态,而国民党军队在战役开始后,就被分割包围为几个互不配合的集团,最后国民党军队被共产党军队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在战役指挥上,国民党统帅部不顾战场实际情况,不听取战场实地指挥官的建议,盲目指挥,多次贻误战机,导致战役失败。其中以对黄百韬兵团撤退的指挥,黄维的攻击进攻的命令,杜聿明集团解黄维兵团之围的命令,这些命令都直接导致了国民党军队的这几个精锐集团的被围,最后全部被歼灭。

在战役思路上,国民党统帅部毫无进取之心,采取的是单纯防御的战略,对杜聿明提出的几次以攻为守的攻势防御战略的计划弃而不用。在战役指挥上,拿破仑曾经说过,“永远不要做敌人想让你做的事情。”可国民党统帅部所作所为都在共产党统帅部意料之中,想不失败都不可能。

看《亮剑》时候,看到里面那个国民党教官说的那句名言“我认为国民党统帅部制订的一些计划是天才的计划,只是下面的人执行坏了。”看到这里,不禁让人捧腹大笑,国民党统帅部的指挥是“天才”的,正是他们“天才”的指挥,才让这些国民党的精锐之师完蛋的这么快。对缩短战争时间,减少国家和人民财产损失而言,国民党统帅部还是有点功劳的。借用当时国民党第十八军军长杨伯涛的话来评价国民党吧,“(国民党)党国不亡,没有天理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