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从飞机残骸点分析失事直升机的最后航迹和坠机原因

截至今天(10日)中午12时,有关这次搜寻失事直升机的最新消息是:在汶川县映秀镇西北方向7.5公里处的3511高地发现了失事的“米171”直升机残骸。

在如此偏离正确航线的地方和距离上发现飞机残骸,确实让人有着一种“想不到”的意外感觉。如果现有信息确切无误,我们就可以沿着坠机事故发生的过程来分析“米171”的航迹和可能的坠机原因。

据飞在失事直升机前边的飞行员多么秀的回忆:“邱光华机组是从理县过来。我一起飞他就跟我联系上了。我问他高度和位置,他说快到汶川了,高度多少,他说2200。到了草坡乡侧方,我问他能不能看到我,他说不能。我就说我保持速度120,你保持180的速度向前追。他说好。过了一分半钟左右,他就告诉我,我能隐隐约约看到你。我说你继续保持这个速度,到银杏侧方。他说,基本赶上你了。我说那就好,我就保持速度150。这个时候,在银杏前方大约2公里左右,他的高度是2200,我的高度是1800。这个时候下面就基本看不清了。天气突变,低云。我就说,准备上去,到云上去。我就直接拉升飞机上升高度,准备飞到云上去。他告诉我你速度不要小于150,我保持120。我说可以。过了30秒,他又问一次,速度多少,我说速度160。我说你是多少,他说是120。这时候就失去了联系。”

从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多么秀的直升机和失事的“米171”直升机都是沿着一条由北向南的航线沿岷江河谷上空飞行。在银杏镇前方2公里的地方失事飞机还保持着2200的 飞行高度(相对地面是岷江东岸的“东介脑村”),此时出现低云,两机机长还对话商量拉升飞行高度,再过30秒,两机机长对话后失去联系。

而这30秒,对于飞行时速在120公里的直升机来说,已经飞到了“东介脑村”下游约一公里的“麻柳湾”和“豆芽坪”之间的岷江河谷上空,距离映秀镇还有约7公里的距离——就是在这里,“米171”和多么秀的直升机失去了联系!

现在我们可以来分析“米171”在与前机失去联系后可能出现的情况:

按照正常情况,飞在前边的多么秀的直升机以时速150~~~到160公里的前飞速度,在拔高中把飞机从1800米拉升到云层上面。这时,其飞行路线有两个选择:一是拔高后继续沿岷江河谷向南飞,在映秀镇上空转向东北,继续沿岷江河谷前飞8公里,在麻溪镇上空(相对地面是紫坪铺水库的尾水地段)再转向东南,直飞成都太平机场。二是拔高冲出云层后在云层之上直接转向东南飞往太平机场。从一般飞行操作常规来看,直升机在“麻柳湾”和“豆芽坪”之间的岷江河谷上空飞出了云层就没有必要再降低高度沿岷江河谷飞行,因为飞出云层后的飞行高度已经在3000米左右,正常航线上已经没有高山峻岭等地面障碍物,就连航线右前方12公里左右的“赵公山”主峰也只有2434米,已经完全不是飞行障碍。因此,两机机长对拉高后的航线做第二种选择应该是比较合理的。

可以预计的是,失事的“米171”直升机在“麻柳湾”和“豆芽坪”之间的岷江河谷上空和多么秀驾驶的前机对话商量“拉高”之后,自己也应该同时从2200米的飞行高度再行拉高,飞出云层以后再按照前边分析的第二种航线选择飞行方向和线路。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今天早上,“米171”直升机的残骸在映秀镇西北方向7.5公里处的3511高地被发现,这是一个与正常飞行航线完全相反的飞行方向!

“3511高地”,位于岷江西岸,在映秀镇西北方向7、5公里,是龙门山脉的西南尾段。“3511高地”所在的位置是在“和尚头(海拔4003)”、“火烧坡(海拔4141)”两个山梁连接构成的一个“C”字形山梁结构的半山腰南侧,这个山梁被当地老百姓称为“火烧杠”(四川话“杠”——也就是山梁的意思)。在火烧杠山梁北坡下面“C”字形山谷的底部,是一条由西北流向东南的小河沟名叫“小沟”。“小沟”在“东介脑村”和“豆芽坪”之间,由西北向东南汇入岷江。在火烧杠山梁南坡的山谷底部,也是一条小河叫“鱼子溪河”,鱼子溪河由西向东在映秀镇汇入岷江。直升机的残骸就在这两条小河中间高耸的3511高地南麓被发现(地理坐标为北纬31点6度,东经103点5度)——也就是说:失事的“米171”直升机在“麻柳湾”和“豆芽坪”之间拔高后没有按照正常航线飞向东南方向,而是调头向西,飞向了地势越来越高的“火烧坡山梁”,一直向西方海拔4141米的火烧坡主峰飞去,直到坠毁!

从“米171”的飞行距离和拔高高度来看,“米171”在坠毁前经历了一个短距离内急速拔升的飞行过程:“米171”在银杏镇前方大约2公里左右(也就是在“东介脑村”和“豆芽坪”之间的岷江河谷上空)时的飞行高度是2200米,这个地面相对点和现在发现的坠机地点直线距离不到6公里(6000米)。而就在这不到6000米的直线距离内,失事的“米171”直升机竟然从2200米的海拔飞行高度上升了1300多米,最后在“3511高地”坠毁。可以想像,这对一架处于满负荷(当时装载了18个人:5个机组人员,4个专家,9个灾民)状态的直升机来说,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拔升过程。 问题是:为什么失事的“米171”直升机在“东介脑村”和“豆芽坪”之间的航线上拔高后没有按照正常航线飞向东南而是调头向西,飞向了地势越来越高,与正常航线方向完全相反的“火烧坡”主峰?

首先应当考虑的是当时云层的厚度。“失事直升机”在不到6000米的直线距离内,急速拔升了1300多米(实际应该不止1300米,因为“3511高地”仅仅是坠机地点的海拔高度而不是飞行海拔高度),这只能说明当时飞机是处在很厚很厚的云层之中,要不然就没有必要完成这么困难的急速拔升动作。

可以想像的是,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完成这样困难的急速拔升动作,直升机的动力系统肯定处在满负荷运转的状态,既要保持飞行速度,又要获得拔升高度——其结果是导致发动机故障,失去动力和速度而坠落。

其次,由于飞机在很短时间内急速拔高,很快接近云层“结冰点”高度(四川的山区,六月上旬的“雪线高度”一般在海拔3700米左右)。由于云层水汽充足,含水量极高,导致大量水汽在直升机螺旋桨和机身凝冻结冰而造成失速坠毁。

其三,操作系统出现机械故障或者尾翼(方向翼)失灵,导致飞机无法控制方向而坠毁。要不然就很难解释“米171”直升机为什么会在拔高后向与正常航线相反的方向飞去。

其四,飞机在短时急速拔高的过程中遇到了向西或者西北方向的强气流,导致飞机在保持拔高动力的过程中分散了与强气流对抗的方向动力,导致方向失控而撞山坠毁。

另外,我们也可以从失事飞机在坠毁之前的飞行动作线路来做另一种分析:“米171”直升机是在“东介脑村”和“豆芽坪”之间的岷江河谷上空2200米的高度开始,在约6000米的航距里完成了向上方飞高(最少)1300米的拔高动作,在这6000米的拔高航距中,失事飞机可能有三种拔高飞行动作可以选择。

其一:在前飞中成斜线向上方缓慢拉升拔高。在通常情况下,这是直升机最安全,最稳妥的拔高飞行动作,但是参加这次地震抢险救援的我军直升机却不大可能采取这种动作来拔高。因为他们抢险的地点(映秀、漩口、汶川、茂县)都是沿岷江河谷散布,所以必须沿岷江河谷飞行。河谷曲折多弯,两岸又是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山峻岭。就是在漩口向南飞往映秀的峡谷中,两岸山岭的海拔高度也在2000~~~2400之间。更何况“麻柳湾”、“豆芽坪”的岷江河谷距离映秀镇还有约7公里的距离,在这7公里的尽头,将会遇到河谷飞行线路上最急最大的一个“回头弯”,如果在这样的飞行区域采取“在前飞中成斜线向上方缓慢拉升拔高”的飞行动作,在正常情况下都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动作,更何况是在遭遇了云层的情况下!所以,失事飞机采用这种动作飞行缓慢拔高的可能不大。

其二:根据飞行区域内的地形和气候状况,采取忽高忽低的“蜻蜓式”飞行动作,也就是“山高我高、山低我低,云高我高、云低我低”。但这样的飞行动作在川西高山峡谷地带毫无意义,而且川西高山峡谷地带气候变化无常,云低雾大,“隔山不同天,隔街不下雨”,“山顶下雪山下晴,山顶太阳山腰云”,再加上高山峡谷地带危险的地理环境,用这种“蜻蜓式”飞行动作只可能加大飞行的危险程度。从坠机前失事直升机在6000米航程上就已经拔高1300米的实际情况看,机组人员实际上也没有采取这种飞行动作。

其三:急速拔高达到一定高度后再沿正确航线平行飞行。用这种飞行动作摆脱云层,危险性很大但是可以很快冲出云层,在当时的飞行区域内是非常危险但又是很管用的飞行动作。从现在能够获得的有关信息来看,失事直升机是在“东介脑村”和“豆芽坪”之间的岷江河谷上空2200米的海拔高度开始,在约6000米的航距里向西北方向完成了向上方飞高(最少)1300米的拔高动作。但这个飞行区域的地面,从岷江河谷的水面海拔1500米向西,在6000左右的直线距离上就已经达到了海拔3900米的高度(火烧顶山梁),也就是说,失事飞机如果采取“在前飞中成斜线向上方缓慢拉升拔高”的动作是不可能在这样短短6000米的航距内完成拔高1300米这样大幅度的拔升高度的,他们只可能采取在短距离内“急速拔高然后再平飞”的飞行动作。

直升机总的飞行动力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克服自身重力(地球引力)向上保持飞行高度的拔高动力;二是在一定高度上保持飞机向某个方向飞行的方向动力。但不论什么型号的直升机,它的总动力都是有限的。在直升机“急剧拔高”的过程中,向上拔高动力的过于集中则有可能分散保持航向的方向动力。

估计问题就出现在这个“急速拔高”上了。由于直升机在拔高前处于2200米的飞行高度,这个飞行高度基本保持了略微低于岷江峡谷两岸的龙门山峰的大小峰顶的飞行状态。也就是说,影响直升机飞行的气流方向基本受峡谷走向的控制,以峡谷风为主要气流。但是,直升机在很快的高飞到3500米以后,影响飞行的气流就不再是峡谷风而是高空风。个人认为,如果不考虑机械和动力方面的因素,应该是流向西北方向的强大高空气流影响了直升机的正确航向,使直升机在拔高动力大于方向动力的情况下因强大的高空风挟裹而进入了难以控制的“飘飞”状态,偏离了应该飞向东南的正确航向而飞向了西北!

满负荷的“米171”直升机起飞向成都方向返航~~~正常飞行于“东介脑村”和“豆芽坪”之间的2200米的海拔高度岷江河谷上空~~~~遭遇突然出现的浓厚低积云~~~~在较短航距内急速拔高~~~~直升机动力系统满负荷运转~~~~由于需要极大的拔高动力而分散了方向动力~~~~满负荷状态下可能出现机械故障~~~~急速拔高后遭遇高空强气流,由于方向动力不足而进入被强气流挟裹的“飘飞”状态~~~~偏离正确航线,在难以控制的状态中在浓云包围下飞向西北方~~~~~~~

令人痛心的是,偏偏西北方向上,耸立着现在还有积雪,高达4141米的“火烧梁子顶峰”和海拔4003米的“和尚头顶峰”!就在这两座高峰组成的“C”形3511山梁高地南侧(地理坐标东经103.25度,北纬81.06度),我们英雄的鹰折翅青山!

默哀~~~为我们的失去的飞行员,为我们优秀的“民族之鹰”!

不管你们在什么状态下折翅蓝天,你们都是我们心上的铁血汉子,我们的英雄!

天空虽然没有留下你们的痕迹,但你们永远飞翔在战友、在人民、在铁血弟兄们的心间,永远,永远~~~~~!

以一个老兵的名义,向着英雄们逝去的蓝天,敬礼!!!

本文内容于 2008-12-2 23:48:44 被风声水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