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托马斯-巴内特(Thomas P.M.Barnett)曾五角大楼的智库海军分析中心服务多年,现任Enterra Solutions公司高级总裁。巴内特先生一直主张中美联合。他认为,布什政府在反恐战争中重大失策就是没有与中国结成盟友,而是继续在战略上围堵中国。要完成通过全球化改造世界的终极目标,美国应该致力于把中国作为合作伙伴,利用中国的优势,共同打造21世纪的新强权,以便把那些与全球经济尚未接轨的国家纳入到全球经济中来。他的观点在五角大楼仍属少数派,但对那些相信中美台海必有一战的鹰派人物造成一定冲击,一定程度上对美战略决策已产生影响。

最近,他撰写了《把持久战打造成中美联合行动》(Recasting the Long War as a Joint Sino-American Venture)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反恐持久战的终极目标就是把那些仍排斥在全球经济之外的国家纳入到全球经济体系当中,为全球经济提供更多的廉价劳动力。美国的军事力量可以打败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军队,但是由于核武器对军事战略的长期影响,美国已完全丧失战后重建的经验,缺乏战后恢复政局稳定和重建国家的力量,无法赢得和平,造成交战国如伊拉克和阿富汗长期政局混乱,给自身也造成巨大损失。相比之下,虽然中国的意识形态与西方不同,但中国的国家建设模式是当今世界最成功的,美国的模式在世界各地则纷纷失败。中国对那些仍自外于全球化过程的国家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而这些国家正是五角大楼的反恐持久战的目标国。因此,中美联合实乃珠联璧合,可为全球化的顺利开展保驾护航。

第一、 美国反恐持久战的终极目标就是把那些仍自外于全球经济的国家和地区纳入到全球经济中。

巴内特认为,布什政府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失败就是缺乏战略想象力,它准确地选择了敌人,却没有与中国等正在崛起的大国结成联盟,共同对敌,从而给美国人民造成一个美国正在与全世界对抗的错误印象。

美国针对穆斯林基本教义派所发动的反恐战争,终极目标是使拥有20亿人口的穆斯林国家能够实现与世界经济的接轨,把世界上治理最差的国家和地区纳入全球经济。然而,在全球化过程中,欧洲那些老牌西方国家、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却把全球的警戒任务统统分包给了美国,拒绝承担警戒的责任。西欧正在集中精力实现与前苏联国家的经济融合,中、印新兴大国把绝大部分精力用于实现与落后的资源和能源供应国家的经济融合,这些国家分布在非洲国家、中东国家、加勒比海沿岸国家、中亚国家和东南亚岛国。这些国家尚未实现与全球经济的密切融合,巴内特把它们称作全球化的断裂带地区。

五角大楼的反恐持久战的战争对象就是集中于断裂带地区,按照美国人的定义,它们要么是独裁国家,要么是流氓国家和失败国家,吸引着跨国恐怖分子,或由于种种原因支持恐怖活动。

鉴此,反恐持久战的最终目标就是扩大全球化核心地带、缩小断裂带或使断裂带地区成功纳入全球经济。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局势可以看出,这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需要大量人力。

第二、美国缺乏战后和灾后重建和稳定局势的能力,而中国恰恰拥有最成功的国家建设模式,中美联合可无坚不摧

1. 美国可以成功侵略一个国家,却无力实现战后重建和稳定政局,赢得和平。

美国有能力发动任何一场传统战争,打败任何国家的军队。然而,在当今全球竞争时代,打败传统武装的军队只是战争的第一阶段,真正的胜利取决于第二阶段,即如何在战后使战败的断裂带内的国家成功纳入全球经济,稳定政局,使当地廉价的劳动力接受外部资本的“剥削”,获取高于当地的工资,以便实现长期和平。

美国最大优势:战争能力无与伦比,并具备了决定其他国家是否可以发动战争的默认权力。但是,美国缺乏第二阶段的能力,即“系统管理”力量,通过有效的稳定和重建计划赢得和平。在第二阶段,这一力量更依赖于民间而非军队,需要私人投资,而非政府援助。这不是美国单独能办到的。美国的错误就是与恐怖势力单打独斗。这一阶段,美国的敌人拥有超越美国的“系统管理”的能力,哈马斯与真主党就是例子,他们现在根本不参与第一阶段的战争,而集中力量在第二阶段尽情发挥,以期削弱美国实力。

2. 中国拥有战后或灾后国家建设方面的最成功模式、力量和经验。

要赢得第二阶段战争的胜利,就要求助于中、印,它们在“系统融合”方面是行家里手,拥有充分的人力物力。与战后和灾后环境有关的稳定局势与国家重建行动要求大量人力,既需要陆军士兵又需要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开展基础设施的建设,并建立基础的政府管理机构。中印两国拥有几百万人的军队,又愿意把自己最优秀的军人和从不惜力的公民派往世界各地,寻找经济机会。

坦率地说,实践证明,当今世界最成功的国家建设模式是中国模式。虽然中国模式不符合美国有关民主和人权的标准,但是,它远胜于美国模式。例如,美国主导的索马里、海地、阿富汗、伊拉克重建处处失败。中国在世界各地特别是非洲采取经济商业手段处处占尽先机。相比之下,优劣立现。

二战后,美国在西德、日本、韩国的军事干预模式非常成功,然而,这一模式在其他国家已经失灵。或许由于核武对军事战略的影响,自越战开始,美国已逐渐丧失了战争第二阶段所具有的知识和经验。

3. 美中模式珠联璧合。

鉴此,美国应该向“革命战争”之父中国寻求答案。在第四代战争中,敌人的目标根本不是要打败我们,而是零打碎敲消耗美国的力量。在对付一个失败国家的反叛力量方面,中国拥有最成功的经验,处处受到各类政权的欢迎。

美国是一个为发动战争而不计较原则的国家,中国是一个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投资而不计原则的国家。如果美中两家联手,优势互补,把美国巧克力(军事干预、道德教化)与中国花生豆黄油饼(经济干预,一切从实际出发)结合起来,美中就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超强霸权,既可以赢得战争,又可以赢得和平,在政治上战胜全球化的敌人,把断裂带的人民纳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做到无坚不摧。

注意:欢迎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字 - 劳玉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