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七 天 五 夜 (五) 陆军11师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纪实 (之五)

七 天 五 夜 (五)

陆军11师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纪实 (之五)

原作者/牛俊熙 编辑 .发布 / 查丕波( QQ姥爷 )

(接前文) 查阅本篇前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bbs.tiexue.net/post_2758313_1.html

http://group.tiexue.net/leiting/post_2758313.html

十一. 现地勘察 调整布署

17日上午,印军飞机不停地在我们头顶飞来转去,显然是印军在进行空中侦察。师指挥所立即组织营、团指挥员现地勘察。余师长对大家说:“我们沿途已经打掉印军5个据点,前边登班是最后一个据点,也是最关键最重要的一个据点。从前面打的几个据点经验来看,印军是不勘一击的,(在我打击下)已成了惊弓之鸟。但是,我们不要麻痹,一定要高度警惕。因此,33团要坚决果断歼灭登班之敌,尔后迅速夺取拉洪桥,这是我师完成断路、切尾任务的两个关键,千万马虎不得。你们夺取拉洪桥后,迅速直插公路,对邦迪拉形成对敌正面(之势),要不惜一切代价,顶住敌人的反扑。32团留一营为师预备队,其余两个营(含31团配属的1营) 随33团之后,待切断公路后,向德让宗发展进攻,阻敌向邦迪拉靠扰,堵住打拢宗山沟道路,防敌外逃,配合藏字419部队歼灭德让宗之敌。”

现地勘察后,各团按照师长的布置,立即行动。余师长对32团团长孙振英、政委李向广说:“走!咱们到七连去看看。”孙团长、李政委紧跟余师长来到旁边密林凹地处,七连干部战士刚吃过午餐。连长李保国把队伍集合好,向师长敬了军礼,然后站到队列里。余师长对大家说:“我们昼夜兼程,走了七天五夜,打掉敌人5个据点,同志们很辛苦,现在又要投入围歼敌人的战斗,你们连单独由这里出发,向右翼沿山腰丛林小道插到桑提,明天,即18日早晨7点钟由北向南直冲德让宗,配合你团主力歼灭该地之敌。”师长活音刚落,情绪高昂的干部、战士齐声答道:“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十二. 拔掉印军最后一个据点

登班位于拉洪桥北5公里处,是高山腰部突出台地,与邦迪拉山口隔河相望。该地仅有狭窄山路一条,北通旁马、拉干、东日则,南经拉洪桥与山腰公路相接。台地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坡度较大,林木茂密,杂草丛生,为敌纵深地区的右翼屏障,是保障公路和邦迪拉防御安全的重要阵地。因此,印军调遣其所谓的精锐部队---第48旅近卫联队第5营,于11月16日进至该地构筑工事组织防御,企图阻止我军前进。

归33团指挥的31团2营,在副团长王化贵和副政委梁继承率领下,担任前卫,夺取登班。于17日17时10分,五连一排行进至登班以北5公里处,发现敌人约1个排的兵力正在构筑工事。全排勇士迅速散开,利用土包、塄坎,隐蔽地向敌运动,行约百米被敌发现。该排立即展开,占领有利地形,先敌开火。乘敌慌乱之际,在火力掩护下发起冲击。迅速夺取了敌人警戒阵地。敌人一面向我射击,一面向登班主阵地溃逃。此时,五连主力赶到,乘势加入战斗,尾敌猛追。当全连追至距敌防御主阵地约500米时,遭到敌人机枪、迫击炮火力封锁,前进受阻。王营长命令82迫击炮排迅速占领阵地,以简便射击,连发16发炮弹,压制了右前方敌集群目标;75无座力炮排此时也主动在破房子处占领了阵地,仅以两发炮弹就压制了敌火力点。

在炮火支援下,五连迅速通过敌炮火封琐区,推进至道路拐弯处,即令一、二排向敌右翼迂回;三排、火力排和营加强的4挺重机枪从正面压制敌人。此时,王营长命令四、六连从敌左翼攻击。并以3门82廹击炮和2门75无后座力炮进行支援。激战已进行了45分钟,五连一排轻机枪班(5人),大胆尾敌警戒分队追击,竟使逃敌成了自己的“掩护分队”。他们首先逼近距敌右翼40米处,利用地形架起机枪,压制敌人密集火力,掩护排主力继续接敌运动。此时,敌人企图以4挺机枪的火力压制该班机枪,副班长中弹牺牲,副射手也负重伤,一、二排冲了上来,距敌阵地40余米处,由于我火力减弱,敌人疯狂地向我射击,一、二排被廹停止,三排前进也遇困难。敌见我后续部队还未上来,先以一个班的兵力向我一排左翼实施反击,敌投来的手榴弹落在一排长脚下,他一脚把手榴弹踢下沟去爆炸了。立即组织 冲上来的仅3名战士,以排子枪击退敌第一次反扑。随后,二班也赶了上来,敌又以约一个排的兵力进行第二次反扑。一排就地组织火力还击,连长指挥重机枪支援。顿时轻、重机枪、冲锋枪、手榴弹一齐开火,当即毙敌十余名,余敌鼠窜而逃。第二次打退了敌人的反扑,我一排勇士乘敌溃逃之机,跟踪冲入敌阵地。二、三排也相继发起冲击,突破了敌人的防御阵地,继续向敌纵深扩张,夺取了敌人的炮兵阵地。

在五连与敌右翼激战的同时,四连和六连即向敌左翼实施突击。33团五连也投入了战斗。登班守敌见我主力相继赶来,随即溃乱逃入密林中。17日18时,我军占领了敌人重点阵地登班。此次激战毙敌52名,俘虏2名,缴获81,51廹击炮共计7门,各种枪支84支。我阵亡11名,负伤41名。

十三. 夺取拉洪桥 抵达最终点

当登班战斗还在激烈进行的时候,余致泉师长命令33团团长田启元率2营即速前进,夺取拉洪桥。2营从敌右翼投入战斗,冒着敌炮兵挡阻射击和步兵密集火力,如猛虎下山、涌潮般直插拉洪桥。

在距登班约5公里的深谷,地尖河上有座宽2米,长10米的木架桥,这就是拉洪桥了。桥下河水非常湍急,非桥不能涉过。因此,印军派了一个排的兵力把守。由于我33团四、六连的勇士们猛冲猛打,速度出敌意料之外地冲到了桥头,打得守敌昏头晕向,丢盔弃械,争相逃命。桥下预先挂埋的四个大炸药包,没有来不及拉火。

19时我军顺利通过拉洪桥,爬坡疾进。于23时10分到达印军的拉洪修理厂。师指挥所立即向空发射红色信号弹,宣布我师已按军区首长要求的“务于11月18日零时到达迂回终点”的命令。且比预定完成任务时间提前了50分钟。

尾 声

我师经过七天五夜连续行军作战,参战人员除了武蔬弹药外,还携带了四天生粮、三天干粮,人均负重达30公斤以上(炮兵则近40公斤),翻越4500米以下的大峻岭12座;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工兵爆破开道78处。架桥2座,修复加同桥梁13座。挺进途中,披荆斩棘,忍饥受寒,昼夜兼程,边走边打,通过60余公里的无水区,以藏耙(即炒面)充饥,以冰水解渴。在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区走过了我师史上未曾走过的艰难险阻、崎岖坎坷的250公里的胜利之路。单刀般插入敌后180余公里。克服了重重难以想象的困难,势如猛虎扑食般,连克泽拉山口、彼辛山口、东日则、卡拉、拉干、登班等据点时,节节遭受敌人抵抗和火力拦阻,终于提前50分钟,胜利完成了大迂回“断路、切尾”的任务。使印军的那条“一字长蛇阵”,变成了一条断蛇、烂蛇、死蛇。

由于我师大军突然出现在敌后纵深,切断印军后路,直如神兵天降,是印军高级指挥官万万没有想到的。战后,世界上有军事家评论指出:“中国军队行动是战争史上的奇迹。”

西藏军分区前指接到我师抵达迂回终点的电报后,使日夜焦急的张国华司令员心上的那块悬着的石头落了地,满脸露出轻松的微笑。他深情地对身边的人员说:“11师不愧为英雄的红军部队。”军区前指党委发来了表扬、鼓励电报,师指立即传达到全体官兵。参战部队沸腾了,大家好像忘记了7天5夜,昼夜不息兼程,浴血苦战的疲劳,精神更加振奋,斗志更加昂扬,人人与日月星辰争时间,和印军比速度,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光荣传统,前进!前进!奋勇前进!投入到下阶段“关门打狗、瓮中提鳖”的战斗中去!

中印边界反击战结束后,张国华司令员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汇报战况时,毛主席不时插话,他说道:“这次反击战打得很好,前面防守,后面不防,跑到(印军)后面它就完了。前面可以打进去,古今中外都怕抄后路,这次还击战,主要是11师两个团跑到敌人后面去了。”毛主席还赞扬了西藏参战部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1963年5月,我们师副政委秦明同志代表全师指战员,进京接受毛主席、刘少奇主席、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邓小平总书记以及党中央、中央军委其他领导同志的接见。并参加了总政治部组织的中印反击战巡回报告团。当年保卫延安的游击队队长、现任33团团长田启元同志参加了报告团的现身说法,他那率领尖刀团直插印军敌后,直至听到印度境内火车汽笛的响声时,才停止挺进的英勇事迹。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赞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师1962年11月对印反击战示意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印军越过所谓的“麦克马洪线”侵入我国境内设的据点

左下图:反击作战前,印军飞机频繁入侵我国领空。

右下图:东线反击作战,我11师部队强渡冰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上图:1962年11月19日,11师33团攻占鹰窠山口中国领土,逼近中印边界习惯线。

右上图:反击作战胜利后,中国边防部队单方面主动停火、后撤。11师为首批后撒部队。

左下图:11师师长余致泉(中)在沙盘组织战斗。余身后右侧为牛俊照。

右下图: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右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主席接见参战英模。前右第三人,为我师副政委秦明同志

(全文完)

2008.5.4.

说明:全文至此总算发布完结,希望版主给予评定。

写博以来,从未没有这么辛苦过,但愿能如战友牛俊熙同志的意愿。更希望能为铁血军网增加一点资料。还希望网友们浏览。

本文内容于 2008-5-4 23:20:29 被QQ姥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7楼xxm930

我父亲是1955年当兵在11师32团,参加了中印自卫反击战,任师警卫排长,名字叫徐茂请,有他的战友或谁的父亲也在11师请联系我,我的电话13700266018.现在汉中供电局退休。现年已77岁,说起那段军旅生涯,老爷子总是精神焕发,滔滔不绝。一直想回师部看看,回忆那段峥嵘岁月。

28楼xxm930

我父亲是1955年当兵在11师32团,参加了中印自卫反击战,任师警卫排长,名字叫徐茂请,有他的战友或谁的父亲也在11师请联系我,我的电话13700266018.现在汉中供电局退休。现年已77岁,说起那段军旅生涯,老爷子总是精神焕发,滔滔不绝。一直想回师部看看,回忆那段峥嵘岁月。

前辈可认识侦察连火力排的梁邦义?四川梓潼兵,55年兵,以前是师政治部主任的警卫员。64年转业的。

26楼fede

老首长啊~咱们师在西藏的烈士陵园恐怕多少年都没人去祭拜过了吧

 以下是引用QQ姥爷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纵马天山 在第10楼的发言:
关于解放军步兵第十一师,还有个小插曲,是我在部队时了解的,但绝对真实


阿三在中印自卫反击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释怀,一直对我11师有敌意,


一些参加过中印自卫反击战的阿三老兵一直在他们国内媒体上叫嚣要找11师报仇,再见高下,


85年部队裁军,11师本来也在裁减部队的序列内,但就因为阿三说要找11师报仇,所以军委为了不示弱与人


决定11师不裁撤了,一直以甲种步兵师编制保留了下来,直到99年才裁减了一个团,就是文中写到的33团,裁减下来的部队,其中有一个营编入我的老......

1998年12月7日国防11师被兰州军区党委命名为红军师。

红11师之所以被保留下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你提到的原因也许只是一个次要原因吧。真正的原因应该是当年毛主席提到的:11师(前身)是(当年)刘志丹同志创建的陕北红军留下来的唯一部队了,代表着红军组成的一个方面,要保留的。

我记得好像是在1952年全军大整编时在议到一野四军时说的。(可能我记忆有误)如此以来,就把当时四军所辖的有陕北红军老底子的部队都划归了新组的步兵11师。当时我所在的原10师30团是刘志丹创建的陕北红军老底子,就整团划归了11师,番号改为31团。原11师31团(红军团)改为32团;原32团(红军团)改为33团。如此以来,新组成的步兵11师就囊括了全部陕北红军留下的红军连队了。成了名符其实的红军师。而这支部队自组成以来,几乎没有脱离战斗,自建国始,年年投入平叛、剿匪,1959年3月奉调入藏又投入平息西藏叛乱的坚告战斗中。直出对印反击作战,直打过鹰窠山口,进入印度境内(因中印间没有边界标志)直到听见齐斯普尔的火车叫声,才发现可能已打到印度了。田启元团长赶紧命令部队“停止前进”。经请示军委,得知已确实“越境”时,才后撤至鹰窠山口一线的。如此军威,印军岂能不“记仇”?

红军师就是低调,飞兵贝利小道堪称经典,也是反击作战的最大亮点。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