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枪的故事]我把56半自动步枪给劈断了

好不容易新兵连结束了,可是一点也不轻松,总队竟然要在“八一”搞阅兵,更不幸的是中队被定为步枪方块,还是用56半自动的那一种。前些日子,中队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一批56半自动步枪。被选去参加阅兵的兄弟们人手一支,这56半拿在手里面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人家是鸟枪换炮,咱们是炮换鸟枪。指导员发现兄弟们的牢骚不少,立即就召集大家,说你们不要少看这56半自动步枪,此枪现在是作为礼宾枪来用的,你们看三军仪仗队,那一个是拿81自动步枪的?支队安排我们中队搞步枪方块,就是对咱们的信任,咱们可是第一方块,这个荣誉别的中队能争取到?

指导员就是指导员,几句话就让兄弟们眉开眼笑了。随后全中队就进入到了训练中去,六七月份南方的太阳可是能把人烤干的,这还不算,每天单调地练习操枪、分列式和刺杀更人让兄弟们都脱一层皮。兄弟们一直想不通,端枪这个动作为何一定要用枪托把胯骨给劈响了,开始都还好,只可惜胯骨是人身上长的,和这木做的枪托经常猛力地接触,不肿那才怪呢?

可班长说,这样才能体现出动作的整齐和杀气,可兄弟们想,要杀气也不应该自虐吧。这时班长火了,随即做了一个示范,“啪”的一声,枪托狠狠地撞上了胯骨,那声音虽然不能回肠荡气,但也能吓人一跳。见兄弟们全部傻在哪里,班长说,就按这个标准!兄弟们这时傻得更厉害了。

过了些日子,中队长抽查各个班的训练效果,发现咱们班兄弟一个个不要命地用枪托猛砸自己的胯骨满意地笑了笑,就在中队长要离开的时候,小河北的裤腿里掉出了一本《队列条例》。中队长一检查,班里的兄弟们裤子里面全都夹了一本。原来这些天兄弟们的胯骨都肿了,为了应付训练,小刀我找了一本《条令条例》偷偷地夹在胯骨外侧,这样胯骨就不用直接挨枪托了。这不,给班里的兄弟们见到了以后,大家立马都仿效起来。

这就是你带的兵,先进班就是你们这个样子?中队长朝着班长摔了这一句话就走了,兄弟们见到班长的脸色不对头都不敢吭声。所以课间休息的时间兄弟们都不敢休息,一个个操着枪还在操场上练习,心想还有一会就开饭了,挨到开饭时班长总该消消气吧。班长也不说话,一个人回去宿舍喝水去了。

这时兄弟们埋怨起小刀来了,说要不是你先这样,大家也就不会学你这样,班长也不会给队长批评,咱们先进班也不会丢人。这帮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又没让你们这样,现在出了事就来怪我?

小刀一火说不就是劈枪吗?别以为我就是软骨头,我现在正正规规地做一个给你们看,说完了一用力“啪”的一声,枪托运狠狠地砸在了胯骨,随即有了眩晕的感觉,眩晕过后便是刺骨的痛,火气功都撒在枪上了。随即小刀我便后悔了,因为枪托断了。

从入伍的第一天起部队教育枪是士兵的第二生命,现在的第二生命在我的手里断了,那我这个士兵还不成半死?怎么办?我顾不得胯骨钻心的痛,手里拿着断成两截的枪在那里发傻。

报告班长吧,兄弟们七嘴八舌地说。这个时候报答班长那不是找死,他可是在火头上,这不是火上加油吗?后来兄弟们一想了也对,班长火起来遭罪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因为我们一向都是一个人做错全班的人陪着一起挨修理的。

这时我再端详起这断了两截的枪,发现断口那里的断得不平整,可以把把两边插上去,好像也不怎么看得出来。随后有醒目的兄弟找来了透明胶纸在断口上又绕了几道,两截的枪托好像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当我们做完这一些之后,开饭的哨声已响,兄弟们跑回宿舍将枪放好,随即列队开饭去了。小刀心想,反正下午还要训练,枪暂时不用交回枪库,先混过这一关再说吧。

中午的饭当然是吃不下了,虽然暂时蒙混过去,可毕竟是损坏武器,蒙得了一时蒙不到一世。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理。这时班长还以为我不舒服,说要不要给卫生员那里看一下。我连说不用不用,兄弟们都知道我是为何事,只有班长不知道。

午休时候,我拿着枪发呆,我想纸是包不住火的,不如现在先向班长汇报吧。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好过现在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决心一下就告诉了班长这事。

当我把经过告诉班长以后,班长叫起了班里的兄弟问清楚情况,证明是在做动作是砸坏的以后,叫我在班里不要乱跑。随后拿起这把断的枪跑去连部,过了一会,班长回来了,说枪已经交上去了,等中队长处理。说下午训练前中队长会宣布处理结果,让我先休息。

我那还睡得下,心想要生要死都爽快一点,这样等结果简直是一种拆磨。迷迷糊糊睡着了以后还梦见自己给抓上了军事法庭,就要宣判的时候,起床的哨音将我从军事法庭上救了下来。我又问班长,说中队准备怎么处理我?班长主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只好硬着头皮集合训练了,全队列队完毕以后,中队长叫我出列。这时我心里“搁登”了一下,死了!只见中队长拿着断枪说话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见他的嘴地动,总之他说什么我是听不进去的,心想这肯定最少是处分了。

可是一会,下面竟然响起了掌声,我还一头雾水,当兵这么久还没见过处分谁大家会这么热烈鼓掌,难道中队的兄弟们就那么喜欢我受处分?迷迷糊糊中,队长又拿着一把好的枪递过,我还傻站在那里。中队长又说了,怎么对这个表扬还不满意?表扬,怎么还会受表扬,不是处分吗?怎么处分?我刚刚说的你没听清?快拿着枪给我下去!中队长朝我吼了一下,我慌乱地接过了枪入列。

原来中队长听说此事以后不但没有处理我,还说这是刻苦训练的良好表现,说这个操枪训练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敢下狠劲,并号召全中队的兄弟都向我小刀学习。刚才就是宣布这样,由于我一心认为中队长是要处理我,所以没听清楚。想不到我竟因祸得福,哈哈!

此事一晃已经十几年了。

本文内容于 2008-5-4 16:10:49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