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解放战争中,我军和国军进行了很多大规模的决战,其中,又以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等战略性决战最为著名,那么,到底是哪一场战役是共和国的定鼎之战呢?

我们先来看看平津战役,该战役发起前,可一说就胜负已定了。那时,东北的辽沈战役、徐、蚌方面的淮海战役都已经胜利结束,敌平津的傅作仪集团处在我东野、华野及华北野战军的战略包围之中,已成瓮中捉鳖之势。该战役体现了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共中央领导集体超迈古人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政治、军事智慧,成功地实现了和平改编。这是最理想的结果。战争期间,东北野战军迅速切断敌出海口,29小时攻克天津,击碎了傅集团的最后幻想,也对和平改编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平津战役,为解放战争提供了“北平模式”,大量的歼灭、改编了国军的有生力量,使东北、华北、华东根据地连成一片,战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要称其为定鼎之战,时机不当,分量略嫌不够。

再说说渡江战役,该战役发起之前,“三大战役”已经胜利结束,人民解放军从数量、质量方面都超过敌军,在士气上更有云泥之别。(说到士气,我认识一位唐姓老人,属东北野战军的,从东北一直到了广东,在战争中历任连、营长,曾和我说起我军一个连敢把国军一个师追得仓皇逃跑,真是不可思议,或许这就是对兵败如山倒的注解。)所以说,这是未战就可以预见到胜利的。虽说是解放了江南板壁,意义重大,但也不能算是定鼎之战。

解放战争初期,我党就高瞻远瞩,把东北列为战略重点,抽调了大量人力、物力,并制定了“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方针,在以林彪为首的东北局具体领导下,逐步发展,由弱变强,由守转攻。而国军连换四将(杜聿铭、熊式辉、陈诚、卫立煌),其间由于种种原因,(如能力问题、私心杂念等),导致每况愈下,在战役开始前,敌我双方力量对比,我方稍优。

党中央、毛主席根据东北的具体形式,组织、发起了辽沈战役,这是国共双方的第一次战略会战。“先克锦州、关门打狗”充分体现了毛主席的高屋建瓴,攻锦战役、塔山阻击等也充分显示了东野将士的勇猛善战,这些都毋用赘言。辽沈战役的胜利,其战略意义十分重大,它是国共的第一次战略会战,它的胜利极大的鼓舞力我军士气,提振了民众的必胜信心,它使我方首次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业(尤其是重工业)发达的战略后方,提供了丰富的战争资源。他大量的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使解放军第一次在数量上超过了国军,也使东野成了我方一支可以灵活机动的战略预备队,这对国民党的各战略集团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就战略意义来说,是十分巨大的,但是仍未可称定鼎之战。原因是那时国军还有相当的余力,整个战局还没一战而决。

真正的定鼎之战,我认为是稍后的淮海战役。(国军称为徐蚌会战)该战役并不是双方事先有组织计划发起的,国军方面,出于守江必守淮的原因,在历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徐州附近集结了大量兵力。我方在放弃了过江袭扰国统区的计划后,粟裕大将提出了在这附近相机歼敌的“小淮海”计划。由于在一场遭遇战中,双方身不由己的投入兵力越来越多,党中央决定集中中野、华野两大战略集团在此与国军决战。一场双方投入近150万兵力的大决战开始了。

对于我方而言,胜利可大量歼敌,同时占领淮海地区后,可随时渡江,彻底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如果败了,中野、华野两大战略集团将受到重创,后果不堪设想。对于国军而言,失“淮”则“江”难保,直接面临着覆灭,是双方都输不起的大决战,是关乎到国运的定鼎之战。

战前,兵力对比,我60万对敌80万,未能占据优势。虽说我两大野战军对敌有钳形夹击之势,可是由于中野千里跃进大别山后,较长时间处于无根据的作战,重武器严重缺乏,战斗力打了折扣,这时如果敌置被围兵团于不顾,分兵西向,与我中野主力决战,结果会怎么样?也许刘帅有办法。这点请高人智士指点指点我。

还有,武汉的白崇禧集团,拥兵数十万,附近好像没有我军主力进行有力牵制,它可以随时派出有力兵团加入淮海战场。白崇禧外号“小诸葛”,是有名的智将,难道看不清当时的形势?为啥没在第一时间发兵?为什么在蒋介石的催促下,仍旧延迟了黄维兵团半月之久?那时一切都晚了。虽然知道他与蒋有隙,可我方到底有几成把握,判断他不及时出兵?是天命吗?难道真有天命吗?

有一点优势我是清楚地,那就是“将能而君不御者胜”。“上下同欲者胜”。我方做到了,可蒋做不到。

无论哪个战役的胜利,都是先烈们浴血奋战的结果,我们都应向参战的解放军将士致敬,每一次战斗,都是解放战争的有机组成部分,并无高下之分。闲谈完毕,最后,借毛主席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词,来缅怀先烈:“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