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枪的故事”这个征文活动刚刚结束,看了许多战友写的故事,感触自然是有的,当然,从玩具枪到56半,从81杠到95,甚至于03式这样才装备不久的枪械,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感触,有对孩童时期第一次接触玩具枪的喜悦时的回味,也有新兵入伍第一次摸到真枪时的激动,种种感慨,只能用几个字来形容“我们爱我们的枪”是的,哪个男儿不爱枪?从儿时的玩具到入伍后的武器,枪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也随着我们身份的改变而改变,既是保家卫国的武器,又是儿时美好的回忆,相信每个人都一样,无论用怎么样的心情去写,无论文字多少,无论词汇多么优美,都难以表述我们对“枪”的依恋和回忆,是的,我也一样,接下来请让我带着大家一同回味,我和我的枪的故事...

第一节:初拥玩具枪

那还是在87年的时候,我刚满7岁,我父母所在的单位是一家国营中型企业,效益在当时还算不错,我们院子里的孩子除了上课之外,在平时也很悠闲,因此就经常分成两派,互相之间常常玩打仗的游戏,在厂外面有一栋解放前修建的建筑,当时已经废弃,因此,也成为了我们的“司令部”院子里的几十个孩子在假期的时候,在这栋老式建筑里疯狂的玩耍着,当然,也不乏用自制的水枪尽情的向对方射击,久而久之,水枪喷在人身上的快感似乎已经荡然无存,我们几个孩子也开始寻思着是不是玩点新鲜的,在弹弓,沙包等等都玩腻之后,一个稍微大点的孩子提出了让大家都振奋的想法———买枪,当时我们身上最多也就放个2块3块的,哪有钱买枪,但经不住大家的怂恿,我们也就把钱合在了一起,去百货公司里面买了一把枪托是木制的玩具枪,一时间整个院子里的孩子都沸腾起来,打鸟,打灯泡,甚至发展到打比我们小的孩子的屁股,我们对枪的依赖由此产生,唯一不幸的是,枪在我们的一次“破坏”灯泡的行动中被厂里的保卫叔叔收缴之后就一直没再露面,因此,我们恨透了那个保卫,朝他的小屋扔死耗子的事情也就常常发生了,我们没有了枪,心里已经凉了一半,每次路过百货公司的时候,都不住的往里面看两眼,看着柜台里面各种各样的玩具枪,每个孩子的牙都恨的痒痒的,恨不得再买一把,但由于家长对我们零花钱的控制,买枪的事情直到我们小学毕业,都没有成功,所以儿时唯一的那把玩具枪也就成了我们院子里每个同龄孩子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第二节:“孩子造”步枪

上初中之后,电视里正在热播《乌龙山剿匪记》孩子们再次被剧中人物手持钢枪与土匪周旋在深山老林中的身影所感动了,几个孩子凑在一起商量了小半天,终于做出了一个让当时每个孩子在当时兴奋,事后却后悔不已的决定———自己造枪,是的,当时我们着实是冲动的一点,但在内心中枪,尤其是真枪对我们的呼唤远远大于家长的明令禁止,当然,枪不是那么好做的,为此,我们也不免费了一番周折,在翻看了一些美术书上对枪的大图描绘后,我们几个孩子也做了一下分工,我负责找弹簧和扳机,卫国负责找钢管和撞针,其他的孩子去找各种钢筋,铁块,当一切都被我们准备好之后,撞针和扳机的问题就再次摆在我们面前;立强,立威两兄弟自告奋勇的去家里找了一口小铁锅,为了避免大人发现,我们将东西全部转移到了河滩边的废弃小屋里进行制作,把炉子里的火烧到最旺的时候,我们把实现准备好的钢筋夹在火钳上面放了进去,之后几个孩子一同扇风,加炭,加柴,吴兵就在门口放风,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那根字拇指样长的钢筋已经被烧的红通通的,学着电视里铁匠的样子,我们把钢筋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反复的敲打,成型,在敲打一段时间后,我们又放进火中烧红,反反复复3天之后,钢筋终于成了我们理想中撞针的样子了,之后我们将钢筋打造出的“撞针”交给了立强去打磨,直到打磨的很尖为止。之后就是扳机了,铁块和钢筋比起来似乎好打一些,不到一天,铁块就被我们做成了想像中扳机的模样,一头扣上了弹簧,还真像那么回事,之后就是那根钢管了,当时我们还不清楚做枪需要无缝钢管,以为但凡钢管就可以做枪,正是这个幼稚的想法,酿成了后面的惨祸,在用粗铆钉做成枪栓后,我们的枪已经快做完了,剩下的就是子弹的问题了,在将那支比我们胳膊稍微细那么一丁点的枪固定在木柄之后,我们又在弹簧后面放了一个细铁管子,看起来总算跟枪差不多了,又过了一周,火药和玻璃瓶全部找到了,说是玻璃瓶,其实也就跟现在的藿香正气液瓶子差不多大小,我们根据自己想像的比例往里面加了火药,铁沙和石灰之后,第一枚“孩子造”子弹横空出世了,接下来,我们又做了20多发一模一样的子弹,终于等到试枪的日子了,之前的兴奋到了现在已经成了怯懦,没有人敢试枪,我们只好让立强上,他顶好膛火之后,将一根引线插入了我们的子弹,我们一大群孩子全部趴在河滩的几个大石头之后,立强刚点完火不久,一声巨响,之后,我们全部跑了出来,立强双手是血,被火药熏黑的脸上有几个玻璃碎片,当场就吓哭了十多个孩子,因为这次的鲁莽,立强算是“破像”了,一直到一年前才结婚,为此,我们整个院子里的孩子都感觉对不起他,要是我们的火药还加的猛一点,那么现在的立强或许早已失去了双手,事后,闻讯赶来的家长将我们一顿好大,学校得知后也做了点名批评,这一次事故之后,再也没有人提起造枪二字...

第三节:81杠

中学6年,我一直处在对那次事故的恐惧中,每当看见街上的孩子玩枪,我都远远的躲开,直到入伍之后第一次打靶...

那是在新兵连的第一次打靶,此时已经是98年,一把把崭新的81杠发到了我们的手中,按照班长,排长事先将的要领,我们上子弹,装弹夹,子弹上膛,调整瞄具,瞄准,一切都做的很顺利,当排长下令射击的时候,其他战士都一鼓脑的将5发子弹打完,我迟迟没有扣动班机,我怕我跟立强一样,的确,那次事情带给我的不止是内疚,还有恐惧,排长点了我的名,问我为什么还不射击,班长也在不远处瞧着我,我回了回头,班长给我使了个眼神,当时我脑子上的汗水已经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我一咬牙,扣动了扳机,砰—-砰—-5声枪响之后,我的肩膀有了些酸疼,之后,我回到了队列,第一次打靶给我的不仅是恐惧,还有羞愧,那次,我成绩是全连最低,5发子弹,12环,我感觉到莫大的耻辱,老兵们也时不时的对我指指点点,之后,我请教了许多人,班长,班副,老兵,但凡愿意教我的人,我都一一请教,在班长的指导下,我学会了用眼睛的余光进行虚瞄,陈老兵也教给我一手,水壶挂枪管,装满水的水壶挂在枪管上,练习手力,平稳,我一直练了1个多月,在下连的考核中,总算打到了33环的成绩,之后,我又开始学习长短点射,出快枪,后倒射击,单手射击等等技术,我几乎把精力都放在81杠射击和锻炼体能上面,就是凭借我单手射击的准确率和体能上的优势,我转了志愿兵,老兵们的教导,班长的关心都使我在射击上不断取得了长进,甚至超过了一部分老兵,81杠也伴随着我走过了军旅生涯的许多时间...

后记:直到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前的一个多月,我才用95打了实弹,在部队和军校中的历练让我感触了许多,同时,枪也给了我很多的启示,无论是机枪手还是神枪手,还是普通的战士,在装甲部队中,枪就是装甲步兵的生命,没有战车的庇护,我们或许还有枪,但如果没有了枪,我们将一事无成,当钢枪上肩的那一刻,注定了我们肩负着神圣的使命,热爱枪械,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每一款枪械,都有着不同反响的历史,都会开创出令人自豪的未来...

仅以此文,献给所有热爱枪械的战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