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雄生活中的趣事一二三

小时候,家里还住平房,那时候天很蓝,没那么多污染,黑夜在院里能看到天上的北斗星,那的自来水也比现在的好,现在喝的开水都一股漂白粉味,记得下学回了家吃完凉馒头再就水管喝点凉水,很惬意的,水还有点甜。那时候国家还没有禁枪,许多人手里有猎枪,是有正规手续的,每年要年检,和现在检车一样。

我们院里有一个很魁梧的人,特点就是长的高,附近再没和他差不多高的人,大家可从后文中看出他的大概身高。此公姓周,是我们那公安局二处的干部,身材高大了,饭量也大,他和别人打赌,让人在他两只伸直的胳膊上摆满馒头,单层,你摆多少他都能吃光。那个年代人们肚里油水少,白面是细粮,没几个人敢和他打这赌,这事我也是听说,虽然是听说但这事是有根据的,因为我爹妈见过。我当新兵时标准的二两馒头我一顿最多吃过12个,我们连的最高记录是20个,遂总结出食物在热量不高的情况人们会在数量上相应补充。所以,两胳膊馒头在70年代后期凡是个壮劳力都能消灭,特别是刚出笼屉的。

刚才说到他吃的能力,现在说说他的枪,我印像中他有两枝长枪,一枝是双管猎枪,平的还是立的记不清了,就挂在他们家墙上,我只有叫下棋或打牌的父亲回家吃饭时才敢到他家门口,只限于门口,看到过双管猎枪和弹带挂在他家墙上的情景,没事是不敢去的,院里人少时我的脚步不敢踏入离他家五米的范围,为什么?他长的忒凶了,大脑回到28年前,能记得的就是他个子特别高,脸上有横肉,还挺黑。不单我一个,院里小孩子们都怕他,老人们说,让小孩害怕的人死的早,兑在他身上一点不假,英雄牺牲时可能不到50岁。快说另一枝枪,对,那一枝是小口径步枪,长的比双管漂亮。有一次夏天睡午觉,别人过年在放炮而自己没有,就硬是给急醒了,醒后还继续听见院里有“炮”声,跑去一看,老周和一群同事兼邻居比枪法,用的就是这把小口径,目标是房檐瓦片上的兽头。就是房檐上面目狰狞一排排的那种,只有住过平房的人才会见过,这东西搁现在都快能当文物了,枪响一声就烂一个,当然,没几分钟,那些准文物就被他和同事兼领居“一整排”地消灭了,比赛到此结束,再去打就是别人家的领地,对方没派出参赛队员的情况下也就不属于赛区了。这人还相当能整,有次把猎回来的鹰头砍下来,用绳子拴上后扔树上当靶子练枪,一点也不环保。而且每次他们“比赛”时我们这些半大和屁大的孩子也处与一定危险的环境中,但那会儿光知道兴奋了,根本不知道害怕。我们还见他做过猎枪弹头,把铅熔化了浇在铜笊篱上,流动的铅水从笊篱眼里钻出去掉在下面的水桶里,铅丸遇水就成型了,这弹头用现在的标准看,也不知是多少号的,应该说是哪把笊篱的。我就看到他家的烧水的旧铁壶里有满满一壶铅弹头!一群孩子还观看过他装好弹试枪的过程,被打中的木板就像现在狗友用电狗扫射过的纸板,全是洞。

在我的记忆当中只要和他在一起时肯定周围有一大群人,要让我单独和他在一起说会话,我想我会尿裤子,有一次他和我父亲等一帮人在院里喝酒,我路过他们旁边,被他突然把我胳膊抓住了,啊呀,我甩开就跑,虽然是逗我,但我也感觉到什么叫毛骨悚然。被他吓倒的事还不只这一次,这次有准备的被吓是群体性的,院里的人都有份,他们家紧邻我们院的厕所,这厕所旁边的房子风水看来实在不咋地,他牺牲后他家人就搬走了,走后有段时间这房子没人住,直到后来有两个年轻民警结婚一人用了一间。大家跟我继续回到厕所,老周家把打伤的猫头鹰拴住腿把绳捆在厕所大门上,这黑夜上厕所,昏暗的灯光下,旁边猫头鹰就蹲在门框上哇哇的叫,现在无论如何是想不起那会儿拉屎的感觉了。对了,他们家门口还用砖砌了个窝,两面安着铁栅栏,有时抓回的活物就关在里面,就像个小动物园,经常更新,记得最清析一次是里面关了只锦鸡,毛色很艳。

现在该说他打猎了,记忆中他经常骑着军绿色的长江750出去,枪套着枪衣放在挎斗里,近处去郊区的山上,远了走个100多公里到关帝山、管涔山,长大后来才知道他的座骑是借来的,他自己没有配,有时还真是“借”的,被“借”的车主等第二天发现时他已经在百公里以外了,那个年代,也联系不上,庆(声)等着吧,第二天或许第三天就能得到老周还车时送给的山鸡、野兔一类的山货,还一赠一?没那好事,车就自己洗吧,听一个车主讲,时间长了咱就习惯了,不习惯也得习惯呐!现在就纳闷了。看来没车就得想法子,要不猎打不成,现在一想,他哪来的钥匙.........。会打猎的人应该心很细,听父亲讲,当然父亲也是听他讲,有一次老周到了一个山头,就见半山不远处卧着一只豹子,他纵然是双枪单摩,也赶紧小心加慢慢地走了回头路,没敢打,他可不是爱护野生动物,这主也心里也明白,他复装的猎枪弹是对付不了这只豹子的,小口径也就能对付个野鸡大小的小牲口。大家别以为他胆小,野外遇到豹子不慌不忙原路返回没几个人能做好,还得不发出声,否则..........。不光打猎,这主还甩鱼,用甩杆,钩子是用整根不锈钢焊条做的,外形像个船用的锚,锚钩还要放在模子里浇上铅水,为的是加大重量,渔线是0.6MM的,一根线上拴3、4个钩子,甩出去就转轮子收线,全靠碰运气,属于熟练工,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是急性子的人干的,还得劲大,劲小了甩不出多远。附近的公园他们就在半夜光顾,天亮回来,远了和打猎一样,骑摩托,也曾被当地的公安在屁股后面撵过,水库的鱼是公家的,一同被撵过的还有我爹,这也是后来听别人讲的,他们还骑车飞越过小水渠,估计像比例缩小的飞越黄河,就是车大了点,三个轮。我问过我爹,让人在后面追心里虚不虚,我那可爱的爹说,开始虚,跑开就好了,我们还调头等他们追近了再跑。后来才知道,那个年代县城里的公安局,那有好车来追有他们,就是有个偏斗或212的也不会有老周那高超的技术。有时间再把听到的乡公安追市公安飞越水渠的事说说。

再我记忆中,他生活中的事就这些了,也许以后还会想起,想起再说吧。

说到这,但愿他的孩子们看到这别生气,英雄们平时也是凡人,也会办错事,我不是在诋毁英雄,我爹也常和周英雄在一起活动,坏事也有他的份。我这是让逝去的英雄继续活在大家心里。

他牺牲的经过我大概的听父辈们讲了.......

这次抓捕的是一名持枪逃犯,当时该犯躲藏到一栋即将建好的楼内。他们逐层逐屋搜寻,正搜着,大家先是听到老周喊“在这呢!”,然后枪就响了,比较糟糕,这枪是罪犯开的,好像正中老周的脖子部位,更糟的是这颗子弹穿出他硕粗的脖子后又射中了后面一位同志的头部,二人全部牺牲,再后来,罪犯被武警扫了。据事后分析,因为是新楼,地上有灰,而罪犯进了厕所的脚印被老周发现了,他如果还像碰到豹子那样心细些就好了,他是害怕过凶悍的豹子,但是这次他没怕持枪的罪犯,他当时就喊“在这呢”,里面的罪犯顺喊声开了枪,打中他的脖子,他个子高,脖子的高度位正好是后面同事的头部,这五一弹的穿透力,强啊,一枪两命。刚上在网上看了看此事的经过,我与官方文章有些出入,我是听父辈们讲的,我宁愿相信自己人。

再后来他被隆重的安葬在革命公墓,级别相当的高。上小学时学校组织扫墓我还到过他的墓前,特别大,石头砌的,咱那会儿小,不懂事,他在世的时候我怕他,这会待在他墓前没怕,但也没给他磕个头,担心老师说咱不听话,后悔了。事隔30年,前段时间梦到去了他墓前,陵园看门的不让进,我说我给我大爷上坟来了,梦里的人办事也认真,这才放行,我给他带了瓶白酒,顺的墓绕了圈给他把酒全撒上,算是把酒敬了,印像中他爱喝酒。他要还话着,真是个活宝,虽然我怕他,但他的确像老玩童一样。

附:

周喜柱

周喜柱(1933—1982),男,1933年10月5日生,山西省榆次市人,汉族,高小文化,中共党员,生前系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二处民警。1950年12月参加工作。曾荣立二等功一次。1982年4月10日在搜捕犯罪分子时牺牲。同年5月7日被公安部追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同年6月26日被省人民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