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九十年代初,在无锡的太湖边一个炮兵师部当兵,先在新兵连待了3个月, 分在了通信连,又在教导队学习了8个月回到了通信连,这时已经是第二年的老兵了.通信连就是为师部机关通信做保障,每天就是在通信机房子值班,和地方上一样三班倒,正常的上下班。

回到正题,通信连比我们早一年的有一个是湖南的老兵老刘,我回连队时他已经是第三年要退伍的老兵.他老是和我们吹牛,他在老家是怎么样的英俊潇洒,在高中和多少女孩子谈过恋爱,并且还和其中几个发生过性关系,特别到了晚上9点部队熄灯睡觉的以后,更是把那么男女之间点故事讲的宿舍里5个人加上一个结过婚的志愿兵个个都流口水,我们这些没有谈过恋爱拉过女孩子手的新兵更是整夜都都睡不着觉,夜里胡思乱想早上起床个个都跑马了(遗精).不仅我们班就是全连90几号人个个都把他当成恋爱专家,刚刚分过来的排长,写信给新交的女朋友都先请教他情书怎么写才能吸引女朋友.老刘成了通信连的刘专家.我们师部有一个宾馆也可以叫招待所不过是仿三星级的,里面的服务员都是地方上的女孩子,有安徽的有苏北的,宾馆的后门就对着我们连部,,我们几个起哄,你老刘不是有谈恋爱本事吗.去招待所泡个小妞啊,在我们的鼓舞下,老刘利用他不错的外貌,从招待所的后门进入,到招待所里小卖部买东西,竟然不到2个月就泡到了一个安徽的女孩子小丽,老刘经常晚上9点半干部查完哨后.从招待所的后门爬墙进去(9点以后招待所和部队大院相连的后门也要关了),那个小丽把晚上宾馆酒席多下来的剩菜和喝了一半酒留给老刘吃,到了11点钟左右老刘吃饱了,有时候还带个他又吃剩的菜和小卖部廉价的9毛钱一瓶的啤酒到班里,给我们打着手电吃,然后就吹牛,什么今天亲个小嘴啊,摸摸什么关键部位啊,听的我们几个边吃边咬牙切齿的,突然浙江兵小张讲,你怎么没有和她睡觉啊,老刘听后很生气的说,妈的, 小丽的宿舍有4个人没有机会下手. 小丽在酒店部上班,开不到客房部的房间,其他又没有地方可以下手,上海兵小姚说我们连队菜地旁边的小山上有个荒废掉侦察连的观察哨,有三、四间房子(无锡的太湖边都是几十米高的小山)没有人住,我们几个在上山的唯一的小路上帮你望风。老刘听了很满意,大叫你们几个够意思,明天晚上事成后熄灯后请大家喝啤酒吃烧鸡。

方案定了,第二天下午3点半,我们全班顶着夏天高温提前去菜地浇水(老刘去约小丽到山上玩),我们几个匆匆的把水浇好了,看到老刘带着小丽往小山上走,我们几个分工,小姚到山路的一半的地方望风,小张在上山的小路旁边台阶上假装乘凉,我一个人在田里干活,还要观察有没有干部来菜地检查(不过8月份的夏天干部要到5点以后才会到菜地里检查),我一个人也没有的心情干活,心思都在山上,过了不到半个小时看见老刘满脸痛苦的下来了,小姚和小张跟在后面,我们都问怎么样了,只听老刘对我说你快到师部医院找你老乡帮我找点云南白药和纱布,不好了出血了,我听了赶紧往师部医院跑,边跑边活动大脑,怎么招待所的女孩子出了名的开放,小丽还是处女,把处女搞出血了.再利用我那么有限的生理卫生知识想,老刘让我要的云南白药是不是往小丽的屁屁上用,还有纱布在小丽的屁屁上怎样包扎啊,我跑到医院找老乡要了云南白药和纱布,急急忙忙的到了山下的小树林里,老刘见到我来了,赶紧脱下裤子,掏出小弟弟,我一看,不好小弟弟的外面皮上在滴血,我递过云南白药,老刘倒在小弟弟上,再用纱布包好。我们很关心的问老刘太猛了怎么把小弟弟搞断了,老刘还强忍着痛说不要紧。把老刘送回宿舍休息,还好到了晚上不流血了,老刘光说小弟弟痛。第二天我把情况问我医院的老乡,他大笑说老刘肯定是个处男,并且包皮过长,昨天和小丽过性生活时,过长的包皮翻裂了,所以出血了。我一听,原来老刘才是处男,回到宿舍把情况讲给了大家听,原来老刘是情场吹牛专家.这也成了我们师部出了名的处男笑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