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多人都认为部队的生活枯燥无味,我却不这么认为。我一天到晚忙得很根本没有时间感到无聊。但八十年代部队的伙食却不怎么好,这样我就和几个战士经常到处找吃的。好在有好几个男兵分在战士食堂和几个病号食堂,所以方便很多。一日我对医院的鱼塘大感兴趣,纠集了几个男兵还有小潘半夜去抓鱼。晚上12点以后我躲过值班医生的眼睛溜出了宿舍,到了约好的地点和他们碰头。找了一个烂鱼网就去捞鱼了。我们几个人都不会使用鱼网,也不知道鱼怎样才会游进我们的网兜里,在那里折腾了老半天也没有抓住一条鱼。毕竟是做贼心虚,我一边忙着抓鱼,眼睛还忙着四下里巡视。忽而我发现有人过来了,仔细一看是院务处王主任巡夜。我马上给他们几个打了个暗号,也不管他们是否明白拉着小潘就跑到一边隐蔽起来了。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不见了,等他们反应过来主任已经走到面前了,于是他们几个就被抓住了。张壮飞在院务处当通信员,在他的顶头上司面前没有作丝毫抵抗就全部交待了。早上,领导们在院务处开例会散会之前,张壮飞悄悄找到我,告诉了我让我有个思想准备:准备挨批!我一听他竟然出卖了我,又生气又好笑就开始调侃捉弄起他来:你这家伙真是太不象话了,竟然不作丝毫抵抗就投降了,你这个软骨头、叛徒、这要是日本鬼子来了,你一定是汉奸。张壮飞笑道:“嘿嘿!别这么说嘛!我也是没办法,那是我们主任啊!”我说道:哦!是你们主任你就出卖我,人家一威胁、一利诱你就什么都招了,我敢保证人家还没有威胁利诱你,你就已经叛变了,你应该学那泰山顶上一颗松,巍然屹立傲苍穹!张壮飞被我弄的苦笑着说:“你学学那泰山顶上一颗松,巍然屹立傲苍穹给我看看!开玩笑!”嘿!你还有理了,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培养拖不垮、打不烂、有钢铁般意志的军人的熔炉,不是培养告密者的地方,你这家伙是怎么混进革命队伍中的?简直是混进革命队伍中的阶级异己分子!我开始满嘴胡说八道、胡搅蛮缠了。“哎哎哎!我反正告诉你了,你自己有个思想准备,我走了,不跟你这蛮不讲理的人说了。”他走了,刘主任回来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小李子!昨晚抓了几条鱼呀?鱼大吗?好吃吗?”啊!天地良心,一条鱼都没抓到,连鱼鳞都没摸着,还吃呢!吃什么呀?王主任一来跑都跑不及!刘主任笑了起来说道:“你跑的还挺快,以王主任那样的贼眼睛居然没看见你,不过你也是的,怎么不找个够义气、有骨气的哥们去呢!找了个那么容易出卖你们的人去,真够苯的!”啊!我有些吃惊,没想到主任会这么说,我开始得意起来:就是吗!下次我要考虑、考虑了,不过这次我也不会放过他的。“啊!还有下次?”这回轮到主任吃惊了,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拍了拍我的脑袋就走了。我没想到主任竟然没有训我,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说。小潘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怎么样,挨训了没有,听说我没有挨主任训,羡慕的直吧嗒嘴,她告诉我她被他们战主任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我们都管战主任叫战老头,那个小老头可厉害了,门诊的人都怕他,他是我们科护士长的老伴。后来他们把那次例会上王主任的话学给我听:“昨天半夜有一群新兵,去偷鱼,还跟着两个女兵,门诊的小潘就不用说了,经常半夜在外面晃荡,护理处范主任巡夜就看到过2次了,半夜和男兵遛弯,怎么四内科的那个小兵像个小尾巴似的也跟在后面呢?好好的兵都叫他们带坏了,跑的还挺快,我居然没看见她!”那天去偷鱼的几个家伙气不过的说:“哼!我们带坏了她,其实都是她带的头。”哈哈……我得意的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