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部队医院食堂的2个男兵王石宏、祝固强去市场卖菜回来,带回来2只小白兔送给我。因为我属兔,所以我很喜欢它们。我常常都会说那小白兔就是我。我每天都会给它们找来它们爱吃的草喂它们。我怕它们失去自由会不开心,所以我将它们放在院子里自由活动。小白兔在我的精心照料下长的很快。病区的几个小病号也很喜欢它们,全科里的人不管是医生护士还是护理兵、炊事员,包括病号在内都知道那2只小白兔是我的宝贝。每天我下班以后出去散步都会抱着它们两个,我和潘英一人抱一个,白白的、毛茸茸的可爱极了。因为我太喜欢兔子了,科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一些病号有时会叫我“兔子。”可我坚决反对他们这么叫我,我很认真地告诉他们:古时候,人们把那些喜欢男宠的男人叫“兔子。”所以,他们不能叫我“兔子。”

小白兔长大了,王石宏和祝固强就开始打它们的主意,想杀了吃肉,和我商量过几次,都因为我坚决反对没杀成。它们就趁我上班顾不上看着小白兔的时候偷偷地杀了它们。我下了班和潘英吃完饭回来打算带它们出去散步,却怎么也找不到它们。我到处找,喊着:小兔兔,小兔兔,潘英和恢复区的病号们也到处帮我找兔子,王石宏和祝固强则躲在食堂里不敢出来。我找到我们科的食堂里,一进去就看见了兔子皮,我哇的一声就放声大哭。追着王石宏和祝固强又踢又打,他们两个被我追的满院子跑,值班医生和护士都跑来劝我。我在医生的办公室哭的惊天动地、死去活来。我的哭声惊动了所有人,包括病区的病号。那几个小病号听到我的哭声后在病房也哭了起来,我们的哭声是此起彼伏。恢复区的病号们同情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我像个小孩子似的哭闹,非说兔子就是我、我就是兔子,它们杀了兔子就是杀了我。我的无理取闹让许多人感到好笑又无可奈何,以至于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他们还在取笑我的孩子气。王石宏和祝固强事先知道杀了我的兔子我会生气,但没有想到我的反映如此之大,后悔莫及。我足足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把下了班的刘主任也哭来了,主任知道是怎么回事后说他们俩人:“你们也是,杀她的兔子干麻,没事找事!”然后又是吃的又是喝的哄了我很久。

几天后,王石宏和祝固强为了弥补他们的过错,从市场上带回2只小白鹅给我。他们不敢送兔子给我了,怕我说兔子就是我,我就是兔子。2只小鹅也很可爱,我每天都喂它们,也是在院子里放养。这回他们有了上次的经验,再也没有人敢说要杀了我的鹅吃肉,那2只鹅一直到我复员还在科里养着呢!小鹅长大了,白白的,像天鹅一样,但不会飞。我别出心裁的在鹅的脖子上栓上红绳子,和同宿舍的战友一人牵一只得意洋洋地去散步。好多男兵都看着我们俩神气活现的样子议论纷纷,那种情景挺有意思,俩个女兵牵着2只白鹅在山间悠闲的散步,逗极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