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征文:[枪的故事]有一种感觉叫热血沸腾

总想穿上那绿色的军装,总想紧握那冰冷的钢枪,总想亲历那铁血交织的战场,总想实现那个绿色的军营梦想。

我出生在70年代,跟许多男孩子一样,对枪充满了渴望。那时,我几乎所有玩具都和枪有关,所有游戏也以枪为主要道具。当兵,穿上绿军装,扛上钢枪成了我最大的人生梦想。由于条件所限,我所有的玩具枪差不多都是自己动手制作。最简单的木头枪,稍复杂的火柴枪,甚至曾私造过火药枪(嘿嘿,现在可是犯法的哟)。最终的结果是这些枪无一例外地被父母收缴,销毁,而我本人则在手上留下了道道伤疤(几乎都是造枪时受的伤,有十几道呢)。什么时候能拥有一把真正枪,哪怕摸一摸也好啊。

算起来机缘巧合,到目前我一共只摸过三次真正的枪,但仅有的这三次经历却让我永生难忘。

第一次是我7、8岁那年,姑姑与一位军人订了亲,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和摸到枪。这位未来的姑父是部队干部,也不知怎么就带着枪到我们家了。这是一把半新的56式半自动步枪,立在地上比我还高半头。因为年纪小,大人只是让我摸一下,扛一会,但那种冰冷沉重的感觉让我印象深刻。以后几天,大人们拿枪去打野鸭,我成了跟屁虫,负责后勤。虽然眼馋大人打枪,但心里也挺美的。因为摸过真正的枪,这也成了我向小伙伴炫耀的资本。

第二次是上初中时候。爸爸的一个好友是派出所长来我家作客。偶然我发现他的衣襟下面有点特别,是手枪?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就不时地围着他转,观察他。也许他发现了我好奇,就把衣襟撩开,呵,真是手枪!暗黄的牛皮枪套,还别着五颗黄灿灿的子弹,枪把上一条牛皮带神气地摇晃着。看我这么喜欢枪,他把弹夹卸下来,让我把玩了一会。这是一支五四式手枪,很重,据说有二斤半,烤蓝褪得很厉害,有的地方已经磨白,握在手里跟我自已用木头做的手枪简直是天壤之别。

其实这两次我都只是摸枪,没有真正打枪。只有第三次经历才让我过足了枪瘾。

几年前,我进机关成了一名公务员。按照规定,所在机关的适龄公务员都属于民兵,每年八一节都要组织参加一次军事活动。听同事介绍我们还可以进行实弹射击,我尘封已久对枪的渴望,这时又异乎寻常地强烈起来。办公室的日历上“8•1”这个红色的日子被子我重重地划上了个标记,接着我就开始数着手指算日子,过了六月,熬过七月,终于,八一这个盼望已久的节日姗姗走来。接到参加军事日的通知后,我兴奋了好久,头一天晚上就把那套迷彩作训服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整整,放在了枕边,然后辗转反侧,一直等着天亮。

第二天早晨,我们办公室全体民兵成员一律统一着装,到当地武装部集合,参加军事日活动。刚一进大门,就听到: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

一阵熟悉、嘹亮的军歌又一次让我热血沸腾。

到了下午,我热盼许久的实弹射击训练终于到了。

刚进靶场,我就被一簇簇整齐支架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56式冲锋枪吸引住了(手都痒啊)。方言浓重的教官为我们讲解了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的基本性能及操作常识。

“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由刺刀、枪管、瞄准具、活塞及推杆、机匣、枪机、复进机、击发机、弹仓、木托十大部组成……”(看着没那么复杂啊,思想有点溜号)

“五六式冲锋枪全长是0.878M,全重是3.61公斤,口径是7.62毫米,子弹初速是760每秒,在100米距离内,可以击穿0.1毫米厚的钢板……。(乖乖,要是打在人身上,还得了,又溜号)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教官的讲解,准确地说,是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教官手中的枪,而他的讲解根本没往脑子里去。

接下来,我们发枪进行分组训练,教官讲解示范卧姿据枪、瞄准、射击的动作要领。

“我终于拿到真正的枪了”。接过枪,嘿,好重哦,可是那种久违的坚实厚重的感觉非但没有让我感到恐惧,反而觉得特别踏实,安全,我感觉心中有股火在燃烧,热血在奔流涌动。仔细端祥着手中的钢枪,虽然烤蓝已经褪色了,护木的油漆也已经斑驳了,但沉甸甸、冷森森的感觉一下子让我狂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一股神圣庄严的感觉充满了胸臆。也许这是一线部队撤装下来的枪,也许它已经换了不知多少个主人,也许它曾参加过对印、对越作战,也许它曾在某个主人手里立下过赫赫功勋,可这一刻它真实、安静地停留在我手中,象准备出征的战士,跃跃欲试,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杀气充盈我的全身。

卧在射击位上,我紧紧握着还散发着枪油气味的半自动步枪,心脏仍在激动地狂跳不止,我不敢再溜号,认真听着教官讲解,紧盯着他的示范,仔细体会每个动作要领。

“卧姿据枪,左手托握表尺下方,左肘向里合。右手握枪颈,食指第一节靠在扳机上,大臂略成垂直。两手协同将枪托确实抵于肩窝,头稍前倾,自然贴腮。”

“ 瞄准,右眼通视缺口和准星,使准星尖位于缺口中央并与上沿平齐,指向瞄准点。”

“ 击发,右手食指第一节均匀正直地向后扣压扳机,食指力量不变。屏住呼吸,预压板机。”

“准确射击的要诀是,稳固持久地据枪、正确一致地瞄准、均匀正直地击发、三者正确地结合。”

这些对于真正的军人来讲是再寻常不过的了,而对我来说却是全新的知识和体会,我如饥似渴地学习着,生怕漏掉一个字,反复体会动作要领,生怕做错一个动作。

“实弹射击准备!”一声响亮的口令过后,我们按照事前演练的程序,迅速进入射击位置,教官为我们每人压好5发子弹,进行第一轮试射。

“预备,射击!”

“砰、砰、砰砰……”枪声响成一片。一股呛人的火药味弥漫开来。我没有首先击发,在别人开第一枪时,又回想了一遍动作要领。然后据枪瞄准,靶子距离500米。咦?怎么枪老是晃,瞄不准呢?这近视眼镜真碍事!缺口、准星、靶子三点一线,我心里默念着,确定无误后,才深深地吸口气,扣动了板机。“砰”枪声在耳边响起,显得格外震耳,强大的后坐力顶得我肩窝发麻。接下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连连扣动板机,一口气把剩下的四发子弹统统发射出去,直到射击结束,我还沉浸在枪声的震憾中。验靶时,我兴冲冲地跑到靶位前。咦?怎么只有一个7环,难道我是天生的神枪手,五枪都打在一个洞,不会吧?那也应该都在10环上啊。哈哈,看别人也差不多嘛,还有一根毛都没捞着的呢。

回去后,我又认真请教了教官,请他帮助查找原因,主要是我抵肩位置不正确,两手用力不适当造成肌肉紧张、用力方向不正和击发时机掌握不好。原来看似简单的射击也有这么多学问,看来真正的神枪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是至理名言啊。

在接下来的实弹射击中,我及时纠正的自己的错误动作,成绩提高了不少,10发子弹打了65环(对战士来说这是差得不能再差的成绩了吧,可我这个近视眼却很满足了)。

那天,我们一路高嚎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回家了。

难忘的军营一日,难忘的一日之兵,这段记忆将永远珍藏在我的脑海里,铭记终身。虽然现在我已经人到中年,但握枪的那一刻依然让我热血沸腾。

枪是杀敌利器,更是男儿豪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