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三集 弈 第四章 黑暗杀机

a13141431143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URL] 林氏集团总部大厦。 位于八十二层上的一间几乎有占据了半个楼面大小的豪华办公室内,一身运动装束的林辛同正动作轻巧地推动着高尔夫球杆,白色小球随着他的动作滴溜溜滚到了二十码外的洞中。 “啪啪啪”衣着清雅的阿竹在一旁轻轻鼓掌:“你现在的球技越来越好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林氏集团总部大厦。


位于八十二层上的一间几乎有占据了半个楼面大小的豪华办公室内,一身运动装束的林辛同正动作轻巧地推动着高尔夫球杆,白色小球随着他的动作滴溜溜滚到了二十码外的洞中。


“啪啪啪”衣着清雅的阿竹在一旁轻轻鼓掌:“你现在的球技越来越好了!”


林辛同捏了捏他吹弹可破的脸颊:“高尔夫是项高雅的运动,自然是象我这样的人才能够掌握其精髓所在的。”


阿竹脸蛋上飞起两抹嫣红,嘴角对远远站在窗边看着夜景的中年人悄悄努了努:“和你说正经的,听说那个林野那里来了很多古怪的人,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林辛同不屑道:“物以类聚,他那样的废物自然会有些废物朋友,依我看都一样......”


几声漫不经心地敲击声自沉重厚实的橡木门上响起,打断了他的话,似乎门外的,是个随意而轻佻的邻家孩子。


“告诉过你们不要来打扰我!”突如其来的怒火将林辛同的脸色迅速地变成了铁青。


橡木门在突兀响起一记沉闷地撞击声后轰然向内倒下,激起的气流将正对着门的办公桌上文件吹得如雪片般飞扬四起。一个中等个头的亚裔老人缓步迈了进来,神色平和地就象是在自家的庭院中散步。


紧跟在他身后,一个年轻人双手插在口袋里懒洋洋地走进,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深蓝色仔裤打扮,充满了野性魅力的明亮眼睛却似乎让灯光都为之黯然失色。


远处窗边的中年人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林辛同的身后,后者正大声咆哮:“谁允许你们进来的?!保安?保安!”


“林先生?”老人坐上了那张桌后宽大的真皮靠椅,慢条细理地道:“我的名字叫做陈进生,旁边这孩子是我们家的小四,这次来得有些冒昧,还请您原谅。”


“我管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外面的那些废物都是死人吗?”林辛同吼道,离奇的愤怒让他失去了应有的理智。


“他们不是死人,只不过是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而已。”小四好奇地打量着阿竹,显然有些迷惑于对方的性别。


阿竹略为惊讶:“陈进生?台湾的陈家?”


陈进生微微颔首:“我想没有第二个陈家。”


“我们对陈家的大名是向来久仰了,只是未曾有缘结识而已,不知道这次来对林某有何指教?”林辛同冷静了下来,神色间显得有些忌惮。


“指教是谈不上的,我难得出来走动,这次却恰巧知道林先生在纽约很是关照我们陈家一个不成器的晚辈,左右没事,也就过来看看了。”陈进生微笑道。


“你们的人?”林辛同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叫陈野,很特别的一个年轻人,我想林先生一定不会陌生。”小四语气遗憾地道:“前面那个电视台的家伙一直在说自己记性不好,被斩掉七根手指后,就连让他回忆小时侯含过奶嘴的颜色,都绝没有问题。”


林辛同脸色变了一下:“陈野?他和你们有关系?”


“虽然在外面被长辈们点拨指教对年轻人的成长是件大有裨益的事情,可无奈的是,我是一个很护短的老人。”陈进生静静地直视着林辛同:“自己家的孩子,哪怕是再顽劣,我也不希望看到别人伸手。”


林辛同身后的中年人不屑地哼了一声,向前跨来。


陈进生刀锋也似的目光在他色泽乌黑的手掌上掠过,望向窗外淡淡地道:“很有意思的功夫,不过善意地提醒您一句,有些愚蠢的事情,就连象您这样的高手也是不能够去做的。比方说,惹上陈家。”


中年人冷笑:“只要三十秒钟,我就能把你和你旁边的小子,变成再也不会威胁恐吓的死人。”


“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湖南的岳麓山是个景色优美的地方。西面的山脚下,有个叫做林晚的村庄,里面仍有少数村民在修习着古时传下来的一门功夫,据说是以毒淬掌,很是古怪。”陈进生直视着面色大变的中年人,缓缓道:“如果您仍然不清楚在和谁说话,到明天那个小村子将会鸡犬不留。功夫,或许是很强,但可惜我却代表着黑帮。”


中年人身体急剧颤抖,缓缓垂首后退。


陈进生满意地微笑:“识时务者为俊杰,您倒也算是个中典范了。”


阿竹目光闪动,轻笑道:“这一定是个误会!虽然还不清楚我们是哪方面和陈野先生产生了交恶,但我想事情总是有解决办法的。不管怎样,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陈先生,你说是吗?”


陈进生看都不看他一眼,起身走出房门:“林先生,希望不要再次考验我的耐性!为了那个孩子,世界首富对于我们来说,也一样不过是可以死于飞来横祸下的脆弱生命而已。”


小四凑近林辛同身边,诡笑道:“我二叔就喜欢恐吓人,您别怕,其实你们这里的保安系统还是相当严密的,我们只不过是凑巧控制了整个楼面和地下监控室而已。”望着林辛同几乎要滴出血来的赤红脸庞,他大笑着扬长而去。


“打电话给军方的人还有我们所有认识的黑帮!我要先换个安全的环境,再让他们走不出纽约!”林辛同低声怒吼道。


阿竹微微皱眉:“听口风陈家并不知道林野的真实身份,就算是以后知道了,那也只不过是无凭无据的说法而已。他们只是来警告,说明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你完全没必要自己去处理这件事,亚洲最大的黑帮,就让同样来自亚洲的日本人去对付好了,那火峰家反正有求于你,而且他们的势力也很庞大。”


转过身,看着中年人阴晴不定的神色,阿竹笑道:“看样子陈家为了调查我们倒是花了点心思,阎师傅,要不要把您的家人接来美国?”


阎姓中年人沉默了一会道:“不了,我留在这里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还是先回国去。”他阴沉的脸上现出一丝冷笑:“当然,我先要把别人欠我的讨回来再走!”


大厦脚下,百多个黑色劲装的汉子潮水一般地退去,无声而迅捷。夜,沉寂如水,但却如同他们虎口上刺着的黑色火焰般,带着安静而炽烈的杀机。


※※※


“小姐,能告诉我你们的老板在哪里吗?”一个磁性的男声在忙碌不休的杰西卡身后响起。


作办公室用途的底楼房间内一片狼籍,正在忙着整理的杰西卡恼火地转过了身:“不知道!今天至少已经有超过三百人问我这句话了......”在看清楚面前的那张帅气不羁的年轻脸庞后,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得轻柔起来:“您找他有事?”


小四带着一抹迷死人的笑容接过了她手里砖头厚的电话薄:“您是他的秘书?老天爷,那家伙怎么能让您这样美丽可人的一个女孩子做这种粗重的活!”他随手将电话薄扔到一边,温柔地注视着杰西卡漂亮的蓝眼睛:“这样寂寞的夜晚,一个人在这里孤独地打发时间是件很无趣的事情,不如让我带着您出去散一小会步,或许,我们还可以谈谈心思......”


“我想她在没做完自己的事以前,是不会给你机会的。”一个冷漠的声音打断道。


小四望向门边,正好碰上了林野清澈的目光。


张开了双臂,小四大笑起来:“小野,好久不见!”


林野沉默地走到他面前,紧紧拥抱小四。


“哎呦,我的骨头!你小子轻点,我都快是个三十岁的老人了!”小四骂骂咧咧地挣脱开来,扶住林野的肩膀仔细端详:“你小子几年没见倒变帅了嘛!虽然比不上我,不过也算可以了,咦?怎么还是那么酷?见到我不高兴吗?总得露点笑容吧......”


喋喋不休的小四冷不丁被身后伸来的大手一把揪住衣领:“你小娃娃怎么来了......”


小四大怒,挣扎不休:“混蛋!放手!我是你们老板的哥!”好不容易转过头时却瞠目结舌地见到一张野人似的脸在对他大笑:“老子是他的教官!”


“老虎!你又怎么来了?你这家伙不是去云游四海了吗?”小四惊喜不已:“奶奶的,走!去喝几杯!”


在前导师和前教官的一再胁迫下,林野无可奈何地和他们来到了第五大街边的一家高级西餐厅,地方是小四选的,理由是——这里美女比较多。


“那个谁,过来!”小四兴致勃勃地拍着桌子,环布着鲜花与烛光,安静幽雅的餐厅气氛被他破坏的一干二净。


看着周围举止优雅的男女们纷纷投来责备的目光,小四眼珠转了转,笑道:“龙哥,虎哥,怎么感觉那边有几个人好象在笑你们的打扮啊?”


张虎看看自己身上的旧夹克,火冒三丈地转头道:“妈了个巴子,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


张龙兄弟俩瞪大了眼睛,凶光毕露的目光四下一扫,顿时客人们吃饭的吃饭,小声聊天的聊天,再没人敢往这边瞄上一眼。


小四心中偷笑,表面却不动声色,对着走到桌边的侍者飞快道:“四瓶马爹利VR,香草牛油炒虾、法国肥鹅肝枇、烟肉蒜茸生蚝、薯条鳕鱼加四份牛排,头盘不用了,快去快去!”


侍者望着他牛仔裤管上几个明晃晃的大洞,迟疑着小声道:“先生,您所说的酒已经停产了,我们这里是还留着几瓶,可是......很贵。”


小四惊讶地看看他,然后从牛仔裤的兜里挖了半天,捧出一团卷在一起的大面额钞票笑道:“那就多来四瓶。”


张龙张虎兄弟酒喝得很猛,口到杯干,但却不怎么吃菜。


小四埋头切着牛排:“小野,你是怎么得罪那帮卖报纸的?他们好象在不惜成本地帮你的保安公司打广告。”


“一些小事,我自己会处理。”林野淡淡地道。


小四并没有觉得意外:“还是这么倔!行了,就知道你不会说,我也不打算插手。以后准备怎么办?”


林野沉默了一会:“人活着,总是要吃饭的,我想慢慢把保安公司形成规模,问题是如何去打开这个局面。”


“倒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行业里,实力和报酬成正比。最关键的一点,你要比对手或是同行都要强!”小四笑道:“你现在手下这么多人,总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我手上有个朋友托来的活,你知道的,我整天一刻不停地在忙......”


“这些拳手们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有些甚至不会开枪。”林野心中感动,却拒绝了小四的提议。


小四对着远处座位上正注视着他的一个单身女郎回了个俊朗的笑容,心不在焉地道:“唔,其实也不是很难的委托,你叫几个行事稳重的人去办就可以了,训练归训练,你先起步再说......”


一直闷声喝酒的张虎抬头:“我们兄弟俩倒是可以教那帮小子玩枪,罗达以前那点破玩意还真比不过我们,只管放心去办你自己的事!”


林野默然了一会,微微点头。


“对了,有没有找到你的小女朋友?”小四笑嘻嘻地问起他一直感兴趣的问题。


“或许,等我做完一些事情以后。”林野语气淡漠,眸子里痛楚之色一闪而没。


小四干笑几声岔开了话题,神色黯然。自从今天刚见到林野时,小四就敏锐地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这个一贯喜欢将自己情感深深隐藏起来的年轻人变得沧桑而事故,痛苦对他来说,似乎已经完全习惯于去承受。


喝完第七瓶酒时,林野留下了最后一瓶,他什么也没说,直起了身。


张龙兄弟紧跟着站起,小四却懒洋洋地递给林野一张名片:“这是那个委托人的电话,这几天你自己去联系,我再坐会儿,就直接回纽约的黑火分部了。”


林野沉默地接过,转身迈步。


“小野。”快出门时,已经坐到那个美女桌上去的小四叫住了他,“二叔说,你哪天厌倦了在外面流浪的日子,就回来,他一直在等你。”


林野的身躯僵硬了一下,缓缓推门而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