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三集 弈 第三章 身为男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随着覆盖全球范围的通讯卫星讯号,这档以“罪犯俱乐部?保安公司?”为题的新闻报道,赫然通过CNR电视台的三个国际频道直播到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然而就连林辛同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被他这次举动唤醒的并不是一条冻僵了的蛇,却是一头噬人恶虎。

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一家小酒馆里,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正醉醺醺地倚在吧台上和女招待调笑着,他的两只眼睛从一开始就死盯在面前那波涛汹涌的美妙地方,显得颇为急色。

“玛莉,我以前是个有钱人!非常非常有钱!”汉子又干掉了一杯啤酒,大着舌头道。

姿色平庸胸部却骄人的女招待咯咯浪笑:“得了亲爱的,要是有钱的话你早就淹死在酒里了,我可不想听你说传奇故事,”

汉子似是有些气恼,把手往吧台重重一顿,发出了一声怪异的脆响:“他妈的!我用得着骗你?告诉你,几个月前我还有五十......”

不知怎的,他突然顿住了话语,望向了吧台内的电视,那上面的漂亮女播音员正流畅专业地播报着一则来自纽约皇后区的新闻。远角切入的几幅画面里,一个巨人正抱着杆霰弹枪擦拭,几个穿着黑色保安制服的家伙懒洋洋地靠在门口晒太阳。伴随着屏幕下面打出的字幕,女播音员义愤填膺地痛斥着血债淋淋的“魔鬼”们和美国无能的司法制度,当最后的画面定格时,一个束着黑色长发的年轻人正迈出了大门。

那汉子哆嗦着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手臂一连扫落了吧台上的好几只酒杯。他看都不看一眼旁边惊讶的女招待,望门外急步走去,口中发出了低低的咆哮:“妈的,阿塔尔的电话我放哪了?感谢上帝!他......他居然还在美国!!!”

英国,巴斯城西郊。

一幢带着十八世纪建筑风格的巍峨古堡里,几百个衣冠楚楚的男女们正站在二楼宽阔的回廊上饶有兴致地望着底层大厅。两名穿着短裤的强壮拳手分别从两边侧门进入,静静地踏在暗红色的华贵地毯上,各自的经济人正在场边紧张地注视着他们。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尊敬的彼得盖尔爵士阁下初次来到我们这个小镇子上做客,现在让我这个老朽的镇长带领大家一起举杯,向这位声名显赫的绅士表达最诚挚的敬意。”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带着雍容笑意向站在身旁的中年人端起了酒杯,在所有人的祝酒声中,两人浅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微笑着将视线投向了楼下。

与往常不同的是,两名拳手并没有识相地立即开打,把这场洋溢着真挚情感的欢迎仪式完美承接下去,反而......

“妈的,你小子还没死啊!还以为你早就挂掉了!”左侧一个两米多高的白人大汉恶狠狠地道。

另一个脸上生满横肉的亚裔汉子冷冷地道:“你他妈的这么弱,能活到现在可真是个奇迹。”

两人互相瞪视半晌,突然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操你妈的,你这家伙怎么跑来了英国!”亚裔汉子大力拍打着对方的脊背,眼中湿润地吼道。

白人大汉呵呵傻笑道:“经纪人说要赶场子,我也不懂的,反正每天都在换地方。”

亚裔汉子笑道:“本来今天打算打完这一场就去美国的,现在不打了!走,我们现在就去订机票!”

“美国?那边现在拳赛正处在淡季,奖金不是很高......”白人大汉迟疑着道。

“你不知道吗?”亚裔汉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在纽约!昨天晚上我换成人台时无意中看见的!”

“哪个他?你在说什么?”白人大汉困惑地望着伙伴眼中狂热的光芒,渐渐身体开始抖了起来:“你是说他?!”

亚裔汉子沉下了脸:“妈的,那条报道我没仔细看,就感觉着有人在和他作对似的......”

白人大汉一把拖起他的手就往外冲,眼睛已经变成了可怖的血红色。回过神来的老镇长大声咆哮着,然而却并没有人愿意为了他的高贵礼仪,去试图留下那两个满面狞恶的杀人机器,一个都没有。

中国,香港新界。

“强森”美式摔交馆内此时正是如火如荼的表演时间,香港本埠观众原本对这种假打假闹的泊来品颇为不屑,但自几年前所有的美式摔交比赛转为地下后,变得野蛮血腥起来的风格渐渐吸引了大批的观众参与赌博,不再有故作玄虚的高难度动作,不再有赛前的相互漫骂,留下来的,就只有杀戮而已。

海啸般的声浪几乎让整座“强森”都战栗起来,这座有着完美隔音设备,建在市郊的“室内篮球场”最多时可一次可容纳2000名观众,而现在,这些疯狂的赌徒们正异口同声地呼唤着一个名字——狂豹兄弟!

高高搭起的拳台上,两个戴着狰狞豹头面具的汉子傲然并肩挺立,赤裸着的古铜色上身砌满了强悍凸起的肌肉,一眼望去,竟如远古魔神般狂野凶蛮。

碗口粗的护栏被拉开,拳台的另一侧爬上了他们的对手——两个高大魁梧的黑人,混合式双人摔交在这里,一直是最受欢迎的项目。

“狂豹!狂豹!狂豹!!!”观众们全都站了起来,自一个月前这神秘的二人组来到“强森”后,已超过了100人死在了他们的手上,无论是多么强壮的对手,在这神秘的狂豹兄弟面前,都直如纸扎般的脆弱。

台上的双方还未接触时,狂豹兄弟中的一个突然做了个手势,跳下拳台走向休息室。另一个望着黑人对手愕然的表情,面具下发出了一阵沉闷的笑声:“妈了个巴子,我哥突然肚子痛,来来,你们俩也不用接力不接力了,一起给老子上罢!”

一分钟还不到,黑人中的一个就被戴着豹头面具的汉子一记凶狠的摆拳砸碎了头骨,白花花的脑浆爆了满地都是。另一个倒霉的家伙则是被他几乎是炫耀似的高角度喉轮落折断了脖子,软软地倒在了台上。

在四起的欢呼声中,豹头汉子大笑着走下拳台,刚来到休息室门口时却和正好奔出的另一个汉子撞了个满怀。

“哥,你抢火啊!”豹头汉子怪叫道。

另外一个汉子已经脱去了面罩,斜过一道巨大伤疤的脸上神情焦急,不由分说地将拖进休息室。

一台破旧的彩电里正在播报着那则新闻,豹头汉子扯下了面具,浓眉慢慢皱起:“这两个家伙怎么感觉在哪见过似的......”

台湾,新竹。

一幢摩天大厦的顶层,巨型落地窗内的一张狭长会议桌旁,坐满了西装革履神色肃穆的壮年汉子,居中的主位上,一个面目平凡的老人正在缓缓说着些什么,偶尔目光转动间,冷锐如电。

“碰”的一声大响,会议室的门猛然间被大力推开,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旁若无人地冲了进来,野性帅气的脸庞上挂满了惊喜交加的表情:“二叔,二叔......”

老人沉下了脸:“你看你象个什么样子!刚回来没几天就故态复萌,这是在开会!你要干什么!”

年轻人一脸贼笑地凑近老人耳边说了几句话,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平日沉稳如山的老人脸上渐渐浮现出难以遏止的怒色:“知道在哪里就好!我倒要看看,是谁要来惹我们陈家的孩子!”


巴赤很恼火,极其恼火。

他在看到那条新闻报道的时候正在啃着一只热狗,十秒钟后却差点被粗大的香肠噎死。

三个新任保安倒是挤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在镜头里的英俊扮相,林野远远地靠在墙边望向电视,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巴赤将手中没吃完的半块热狗狠狠扔在地上,闷声不响地往外走。

“回来!”林野冷冷地道。

“哥!”巴赤吼道,牙齿咬得咯咯响。

林野走到了他面前缓缓地道:“那个人这样做,就是要打压我们,时间一长,却会疏忽对我们本意的警惕。这,反而是件好事。”

巴赤似懂非懂,但却仍是火大,气呼呼地冲进了地下室,随即那里立即响起了沉闷不断的撞击声。

“老板,我们什么时候有事情做?”胡恩贼笑兮兮地道,两只眼睛叽里咕噜转个不停。

安东尼奥有些纳闷地望着林野:“林先生,我要的那些材料怎么还没到?”

杨灭看着手中的莫斯伯格AP5式霰弹枪,扁了扁嘴道:“老......老板,这枪怎么玩啊?保安标准配备,打出去就是一大片,近战还凑合,远距离就......就是个小孩我也得死在他手上。”

林野看着面前这三个有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不由隐隐有些头痛,难道坦白地和他们说自己银行帐户里的钱已经不多了?

似乎是受了负面报道的影响,几天内这座六层建筑的保安公司完全就没有任何委托人上门,反倒是有过几个隐晦的电话打进,大体之意就是询问这些杀人狂们是否愿意另投东家,这让巴赤更是气得暴跳如雷。

懒洋洋地看着冷冷清清的大门口,巴赤郁闷地叹了口气,或许,偷偷跑去雪莉家找些好吃的会是个好主意。

巨人刚跨出门口,却在门口转角撞上了两个行色匆匆的大汉,正一肚子气的巴赤梗着脖子刚想骂人,却被一边一个抱住了。

“巴赤教官!我的天!真的是你!”

“妈的,你这个笨蛋,我早说了是教官他们,这下没话说了吧!”

巴赤面前,戈尔森和阿塔尔的两张脸几乎已经笑得下巴脱臼。

就象产卵期游回河流中的鲟鱼群一般,自戈尔森两人来到后,源源不断的彪形大汉们涌入了这幢不起眼的建筑,他们衣着普通,肤色各异,有的孤身一人,有些则三五成群,手中挽着简单的行囊,眉宇间俱带着难以掩饰的冰冷杀气。

当看到那个挺拔孤独的身影时,他们无一例外地眼眶湿润,挺胸敬礼,然后默默地站到一边。到了下午,楼房门口的院落里已黑压压地站出了一个整齐的方阵,林野静静地注视着这些分隔已久的汉子们,心情复杂。

“立正!请教官训话!”戈尔森吼道,声音嘶哑。

“轰!”所有人大力跺脚,齐声吼道:“请教官训话!”

林野逐一注视着眼前每一张激动的脸庞,在这个完全不同的环境,这些虎狼汉子象以前一样挺直如林,钢铁般的臂膀在队列中由于哽咽而抽搐。在此时,他知道,唯一永远不变的,是他和他们的心。

夜晚,楼房内部史无前例的喧闹起来,仍然有来自各地的拳手们陆续赶来。巴赤显然是最为兴奋的一个,他跑上跑下,把新来的汉子们安排到各层的房间。而可怜的三个保安前辈们首次接到林野下达的命令居然是——采购食物!

胡恩颇有些郁闷地跟在闷声不响的两名同伴身后,嘴里不停地小声嘟囔着,似乎这次处女任务让他的心情很是不爽。埋头走过了两条街后,一只大手突然搭在了胡恩的肩上:“哎,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

胡恩气恼地转过身来,两个几乎长的一模一样的威猛大汉小山般矗在他面前,其中一个正在和他说着极不流畅的英语。

“把你的爪子拿开!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又知道我的身价是多少钱?”气急败坏地胡恩吼道。

说话的汉子愕然:“你在说什么?”

胡恩傲然指着他的两名同伴:“你知道我们三个加在一起值多少钱?100面额一张的美金足够能把你这样的傻大个埋起来那么多!我的肩膀也是你能拍的?”林野所付出的巨额保释费一直是他心中得意洋洋的地方。

而他的两个同伴的反应却颇为尴尬——杨灭木讷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过来帮腔的意思。安东尼奥的眼睛,却已经瞪得比牛的还要大,他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钻到钱眼里面去的丢脸家伙。

那汉子怔了一怔,眼中突然煞气一现:“妈了个巴子,老子问你路,你却在钱不钱的,敢情是讹到爷爷头上来了?”他蒲扇般的大手一伸,立时就把小鸡般的胡恩拎了起来,“是不是他妈的想死?!”

胡恩直吓得屁滚尿流,可偏偏那汉子后面的两句话又是他完全听不懂的他国语言,只得拼命蹬着两条短腿挣扎着,徒劳地望向了身边,而两个伙伴却不约而同地把头转向了远处,似乎那里正有着什么新奇古怪的物事般聚精会神。

“小陈野,小巴赤,给老子滚出来!”两个汉子站到了楼房门口,胡恩仍然被他们其中的一个拎在手上,脸色紫涨得象个熟透了的番茄。

林野从三楼的窗户中探出了头,却完全愣住:“教官?!”

喊话的汉子哈哈大笑:“小兔崽子,居然真的是你!”

张龙张虎兄弟大刀金马地坐在沙发上,他们的容貌几乎没怎么变,人型坦克似的强悍身形,留着浓密虬须的粗豪脸庞,铜铃大的环眼顾盼之间仍旧霸气十足。

房间里挤满了看热闹的拳手们,每个人都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两个据说是教官的教官的汉子。胡恩哼哼唧唧地站在远处,心里直把这些不识他尊贵身份的野蛮人骂得一无是处,当然,只是在心里而已。

“我们俩在外面跑了这么长时间,累了,到你小娃娃这里来混口饭吃。”张虎大大咧咧地说道,他的兄长一直在旁沉默地看着林野,因为伤疤而显得有些狰狞的脸上,一如看着当年那个瘦小的孩子般带着和蔼怜惜的神色。

林野没有说话,他已一句话都说不出。

在这个遍布着丑恶万物的世界上,这个试图将自己心灵紧紧封闭的年轻人并不认为有多少值得去珍惜的东西,但男人之间铁血真挚的情感,却让他觉得,哪怕是用生命去回报,也在所不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