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达半世纪以来,一直为北韩政权代言并作为北韩的对南特工基地展开活动的朝总联(旅日朝鲜人总联合会)最终面临着破产危机。

在日本政府的债权整理回收机构(RCC)对朝总联提起的诉讼中,东京地方法院勒令朝总联全额支付申请金额627亿日元,并批准对朝总联中央本部的建筑和土地实施“临时执行”措施。此前,朝总联东京本部、朝总联地方本部和学校等29处设施中的9处被整理回收机构扣押,剩余的20处设施今后也很有可能被扣押,届时朝总联有可能失去在日本国内的活动据点。 相当于朝总联司令部的中央本部建筑位于东京市中心千代田区的富士见。距离日本天皇居住的皇宫非常近,距离靖国神社也只有50米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勒令朝总联全额偿还约4719亿韩元公共资金,警方正在朝总联本部前把守。照片=美联社 s&vREx(

正如“富士山尽收眼底”的说法一样,这是建在2390平方米黄金土地上的地上10层、地下2层(总建筑面积1.17万平方米)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本打算将该建筑用作日本和北韩建交时的“北韩驻日大使馆”。此次败诉在很大程度上是朝总联自己造成的。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朝总联的16个信用组织陆续破产。日本政府以保护储蓄者等名义投入了总额超过1万亿日元的公共资金。导致信用组合破产的最主要原因是,朝总联利用加工等名义进行非法融资。据推断,贷款金额的相当一部分流入“金正日的统治资金”中。 yp%结果,无法回收的金额达到627亿日元,收购这些不良债权的整理回收机构便提出了要求偿还的诉讼。在至今为止提出的18起诉讼中,整理回收机构全部胜诉。法院完全没有削减整理回收机构申请的金额。

朝总联已经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1“旅日大韩民国民团”将试图与朝总联“和解”的前民团中央团长河丙钰除名。此举可能是旅日同胞社会采取的一种自救措施,目的是为了躲避日本国内舆论的枪口。河丙钰去年发表了宣布与朝总联“和解”的所谓《5.17联合声明》,但他却在民团地方组织的强烈抗议下被赶下了台。新任民团执行部今年曾发表了内容为“同朝总联的和解宣言是意图利用民团帮助北方统一战线的阴谋”调查报告书。

北韩强行进行核试验并发射导弹以后,朝总联的立足之地逐渐变小,据日本当局透露,全部旅日同胞中属于朝总联的人还不足10%。实际上,积极活动的人仅为20000~30000人。做出判决之前,朝总联曾试图和第三方签订土地、建筑买卖合同,转移所有权,从而躲避扣押措施。在此过程中,朝总联动员了“公安调查厅”前任厅长、日本律师联盟主席等重量级律师,发挥了政治影响力。但是,在没有收到转让资金的情况下,所有权转移之事于5月31日败露,东京地方法院特别调查组展开调查后,交易本身已经变得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