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全球贸易黑色通道内幕:被诱骗劳工遭奴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月9日深夜,泰国警方在截获的一辆集装箱卡车内发现119名缅甸非法劳工,其中54人因窒息死亡。路透



日益繁盛的全球贸易黑色通道将数千万人诱骗到强迫劳动中,成为全球化时代的新奴隶。上周新近发生的一起事故中,54个缅甸人被闷死在前往泰国路途中的货运集装箱里,成为最新牺牲品。


付巨额费用出国打工,发现每月只挣14美元


一些世界头号电脑生产商极力不让你知道“当地技术产业”公司,这是一家典型的马来西亚公司,是生产当今市场上每个名牌电脑都在使用的硬盘驱动器上各种镀铝部件的众多小制造商中的一个。然而,问题恰恰出在这儿:这是一家典型的马来西亚公司。


“当地技术产业”公司160名员工中约60%来自国外,公司一名主管人员说他深深同情这些外来工,“他们被蒙骗上钩、排队前来然后沉沦”。这个要求匿名的主管人员说,因为该行业的其他厂商不喜欢他向媒体透露内幕,“他们如同牛马遭受奴役。”不过,他坚持认为,这并非“当地技术产业”公司的错,而是国外寡廉鲜耻的劳工掮客,用高额薪水诱骗工人前来,“他们说能够得到每月3000林吉特(约950美元)的薪水”。但是,这位经理说:“我们怎么可能付那么高的薪水?如果我们那样,我们就会立马破产。”


那么,这些外国劳工为何不甩手不干?因为他们不能,即便他们发现自己受骗了。马来西亚法律要求外来工签订多年合同,并将他们的护照交给雇主保存。那些从工厂逃走但仍滞留马来西亚的人,就自动被列入非法外来人口之列,在被驱逐出境之前,会遭到逮捕、监禁,有时候还会遭到鞭打。一名在“当地技术产业”公司工作的孟加拉人说:“护照,公司拿着呢。”像这则报道里的其他工人一样,由于担心可能的报复,他拒绝透露姓名。“他们说,你来这个公司,就必须为这个公司工作,不能到其他地方工作。他们说,如果你去其他公司工作,警察会抓你。”他在孟加拉国支付给掮客3600美元,得到了“当地技术产业公司”的这份工作。但等到达目的地,才知道扣除房租、膳食和税,他每月挣114美元。再减去掮客的费用,他每月的净收入是14美元,如果他自己一分不花,3年劳工他总共挣得504美元。


这是全球化故事集里的新篇章:日益增长的流动劳动力陷入了奴隶边缘的悲惨境况。20世纪90年代,耐克公司因为与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的血汗工厂签订协议,遭到了媒体的强大压力,这些血汗工厂都是使用当地劳工的典型性转包厂。如今,在业已超越了早期发展阶段的国家或地区,例如马来西亚,本地劳工价格日益上升,因此从更贫穷的国家——如柬埔寨和菲律宾——输入更廉价的劳工。这些移民劳工在自己的家乡,被掮客们信口允诺的高工资所引诱,但是,这些远道而来的工人经常发现自己置身于语言不通的土地,身背沉重的债务,被剥夺了回家的护照。马尼拉的菲律宾大学“争取劳工正义中心”主任雷恩说:“旧的奴隶制是,奴隶主名正言顺地拥有你。但现在,合法的招聘者和雇主合谋欺骗这些在异乡文化里脆弱而孤独的工人,迫使他们接受苛刻的条款。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天的强迫劳动到处蔓延。”


强迫移民劳工的兴起是新近才被意识到的,很难追溯这种趋势的范围和根源。最权威的研究来自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2005年的报告,据称现在约1230万人身陷强迫劳动——强迫劳动的定义是,利用精神压力、债务束缚、欺骗、身体拘禁、或暴力、逮捕、监禁、驱逐等威胁诱骗工人劳工。而其他人估计这个数字最少400万,最多2700万,没有人确切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强迫劳工被诱骗入境。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全球市场上,作为强迫劳工的“新形式”的诱拐现象也日益升级,国际劳工组织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美国国务院2007年的“人口诱拐报告”估计,每年全世界有80万人被诱拐,他们航程的风险堪比300年前非洲和美洲之间的奴隶贸易船只:上周新近发生的一起事故中,54个缅甸人被闷死在前往泰国路途中的货运集装箱里,成为人口贩子的最新牺牲品。


媒体把注意力大都集中在诱拐妇女卖淫上


大多数被诱拐的工人最终命运的落脚点在全球供应链的末梢:工厂、种植园、渔船,在这些地方为全球各地的主流消费者服务。美国国务院2007年中的报告警告,购买强迫劳动产品的消费者们,“经常完全不知道”这些商品的来源。黑暗的全球强迫劳动市场之所以被忽略的原因之一是,大多数媒体将注意力集中在诱拐妇女从事卖淫,即便那只是相对次要的问题,全球被诱拐的娼妓现在据说大约200万。报纸注意性剥削,是因为性和暴力有助于报纸的销量,但实际上,劳工的诱拐已远远超过了这个,日内瓦国际移民组织的官员里查德·丹齐格说。


亚洲国家已经成为全球主要的劳工输出地。去年,4个主要的劳工出口国——菲律宾、印尼、孟加拉和柬埔寨,共送出250万劳工。他们大多数被送到较为发达的邻国或地区,这些国家或地区为了保持对劳动力低廉的中国大陆和印度的竞争力,对外来工缺乏基本的法律保护,使他们沦为盘剥的方便的目标。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在打击诱拐劳工的努力中,中国香港和韩国处于第一层级,新加坡、泰国、中国台湾排在第二层级(正在努力但尚需付出更大努力),缅甸旁边的马来西亚的情形最为恶劣。


到目前为止,阻止强迫劳工诱拐的努力大多数还局限在指望各行业自愿行动。他们并没有从源头上打击强迫劳动,招聘者仍然不受惩罚地到处招摇撞骗。在印尼的西加里曼丹省,诱渡人口的规模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在新加坡,一名劳工掮客在东南亚到处招募移民,送到渔船上工作,每月报酬是130美元。根据记者掌握的几份劳工合同,这些船员在公海上节衣缩食3年后,每月才能得到50美元,在那3年里,他们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没有加班费,船长可以随意将工人从这艘船上卖到另一艘船上。他们的合同规定,船员无论何种原因停工,都将面临2000美元的惩罚。


一些劳工出现在离消费者不远的服务行业。26岁的朱伦是一家公司的清洁工,每天上班13个小时,该公司承包了Tesco旗下的吉隆坡各超市的清洁工作。他每月挣200美元,只有2006年他离开孟加拉村庄前被允诺的报酬的一半,而他为食物、住房和工作安排所掏的钱则是其工资两倍。他将家庭储蓄、出售一小块稻田所得和借的高利贷都投入到支付掮客的3000美元费用中,朱伦计算,他3年节衣缩食只能净赚600美元。为Tesco保洁的其他4名合同工的故事与之类似。他们在吉隆坡与其他12名保洁工共用一间卧室,朱伦说,他本来想让母亲过上更好的生活,给孩子们留下点东西,没想到却进入了“一所监狱”。仅次于沃尔玛和家乐福,作为全球第三大零售商的Tesco说,它遵守马来西亚当地的劳动法,否认使用强迫劳动,并且“经常检查”,以确保外国工人得到公平的待遇。


联合国业已通过不少于6个禁止人口诱拐和强迫劳动的协议和公约,但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劳力输出国、东道国还是国际社会,都在控制偷渡上没有采取有力的步骤。作为对国际舆论的回应,马来西亚已要求暂时终止从孟加拉进口劳工。在输出管道的另一端,达卡政府则信誓旦旦要调查那些说孟加拉的劳务输入实际上是合法化的奴隶贸易的指控。但是,全球化新奴隶的解放仍然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