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九天 倒数第九天,15: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九天,15:00之前。 舒梁乘坐的出租车飞速的行驶在西四环的主路上,心里仔细思索着,从昨天开始到现在,自己遇到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今晚和那个叫殷月的女孩儿见到面,可以知道这一切的答案,那该有多好啊,另外,从昨天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再登录过噬魂岛,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新的内容,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九天,15:00之前。


舒梁乘坐的出租车飞速的行驶在西四环的主路上,心里仔细思索着,从昨天开始到现在,自己遇到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今晚和那个叫殷月的女孩儿见到面,可以知道这一切的答案,那该有多好啊,另外,从昨天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再登录过噬魂岛,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新的内容,湿昨天的死,和今天的“复活”,太值得自己去推敲了,虽然引出自己剪向自己喉咙的不是湿,但是告诉自己噬魂岛有鬼,以及那个苛刻可可和平行线一夜情之后的杀人案是湿啊,不管怎么样,一定先到湿的家里看看,好在有警察一起。

。。。。。。

海淀分局的警察也在往恩济庄小区赶来,一共来了两个,都是昨晚上问过童明父母话的警察,两个人在车上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昨晚和刚才发生的死而复活的怪事。

。。。。。。


童明的家里。

童明爸爸躺在床上,还没有醒过来,只不过通过他口鼻之间匀称的呼吸,可以知道他没有什么要紧事。童明妈妈依然直勾勾的盯着眼前,从刚才被童明看过一眼之后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表情。童明也仍然把自己的房门关闭着,他坐在床上,双眼微闭,似乎在享受着什么,窗帘被他紧紧的关严了,屋子里的光线黯淡了许多。

。。。。。。


大约14:30左右。

舒梁来到了恩济庄北里的小区,找到了警察说的那个楼,他看到楼门口外没有警车,也就没有贸然的上去,他想等着警察一起去。毕竟昨晚,那个嘴角下没有痦子的湿险些要了他的命,也许昨晚地铁里、728路公共汽车上、南池子街边的小饭馆的绿脸人,都是那个“湿”派来的。

舒梁忽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将昨晚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和那个漂亮女孩,以及玄灵村里的噩梦归类于没有痦子的“湿”所为之中,原因也不太清楚,只是自己的直觉吧,或许舒梁自己对他俩从心底里没有什么敌意,也正是因为这些,舒梁才对今天晚上10点的和那个叫殷月的女孩的约会有很强烈的好奇和期待。

舒梁在楼下坐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远远的看到一辆警车从小区门口拐了进来,应该就是海淀分局的警察,他向警车的方向招了招手,警车明显是看到他了,目的性很明确的开到了舒梁身边。

“你就是舒梁吧?”两个警察下车了,年纪大一些,皮肤黑一些的警察问道。

“我就是舒梁。”

“我姓陈,这位是我的同事,刘警官。”

舒梁主动的伸出了右手,三个人简单的在楼下说了几句,就上楼了。

电梯里没有电梯工,但是有一张空椅子,老陈警官按下了八层的按钮,三个人在电梯里保持了瞬间的缄默。舒梁觉得有些恐惧,说实话,此时此刻,他很害怕剪刀所谓“死而复生”的湿,就算昨晚没有一边接听着海淀分局打来的童明死讯的电话,一边看着没有痦子的湿,单就死而复生这件事本身来讲,也足够让人毛骨悚然的了。

电梯在八层稳稳的停下了。

门打开的时候,外面迎面进来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面无表情的走进了电梯,警察的职业习惯使得两个人同时回头看着这个女孩,女孩进到电梯里面,直接坐在了那张椅子上,看着门外的这三个人。

“八层到了,你们是去八层吗?”那个女孩开口问话了。声音显得很正常,但是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老陈警官退回了电梯里,低下头对那女孩说道:“你是开电梯的啊?”一副审讯犯罪嫌疑人的口吻。

女孩没有抬头,直接回答:“是。”

“有上岗证吗?”

还没有等女孩回答,刘警官有些不耐烦了,说道:“老陈,走吧,还有事呢。”

“没关系,你等一会儿。。。。。。”电梯门没有等陈警官的话说完,就自动关闭了,刘警官和舒梁在电梯外都看到了,陈警官的手抬起来去按开门键,但是电梯门还是关闭了。

“不好!”刘警官突然大喊了一声,然后迅速的拍打着电梯门,并疯狂的按着电梯的呼叫按钮。刘警官脸色突变,使得舒梁非常吃惊。

“你,别动!”刘警官冲着舒梁大喊,然后自己飞似的冲向了楼下。

舒梁被弄得既惊慌,又紧张,还有些害怕和迷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楼道里凌乱的摆设,和年久失修的墙壁,给舒梁一种不洁净的压抑感,他走道楼梯口,可以清晰的听到急速的下楼梯的跑步声,几乎是几个几个台阶的往下蹦,这一定是刘警官的脚步声。

楼道里除了刘警官的跑步声,就再也没有了,过了一会儿,连脚步声也没有了,四周出奇的安静。

这里是电梯间,电梯出来后,一共有四户人家,801、802、803、804,那个803的房门就应该是童明家了,一面防盗门,是整个包起来的那种防盗门,有一个小猫眼儿,舒梁走过去,因为周围的安静,舒梁不自觉的也就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他盯着猫眼儿,他想起了今天中午在快餐店吃饭的时候和自己对门邻居的对话,邻居就是一个喜欢从猫眼儿往外看的人,那么这里面会不会也有一只眼睛在向外张望着呢。想到这里,舒梁探出了头,他也将眼睛靠近了猫眼儿。

猫眼儿这东西,是不可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除非它是按倒了。

正当舒梁将右眼紧紧的贴近猫眼儿、左眼自然而然的闭上了的时候,忽然右眼前一道光亮闪过,猫眼儿的里面也有一只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舒梁。

舒梁就像被电到了一样,向后急退了好几步,那是谁的眼睛,犀利、阴郁、诡异,还有嘲讽、怒视和复仇,就那么一瞬间的双目交流,舒梁却将这几种感觉一一看到了。

忽然,一身沉闷的巨响,带着整座楼都忽悠忽悠的一震,几秒钟后,从紧闭着的电梯门缝里窜出一股股烟尘。

坠梯了??!!

舒梁也使劲的按下了电梯的呼叫按钮,再也不亮了。打开楼梯门,舒梁也不顾一切的向楼下跑去,几层几层的台阶向下跳着。

。。。。。。

猫眼儿另一端的,是一只能看出来在微笑的眼睛。

。。。。。。


坠梯了。

舒梁跑到二层的时候,就已经被楼里的烟尘呛得喘不过气来了,一边挥舞着手,一边摸索着继续下楼。

到了楼外,看到了刘警官。

刘警官十分沮丧的站在楼下,肩膀上的对讲机讲个不停,大概意思就是不少警察正在往这边赶来。

“陈警官呢?”似乎是明知故问。

刘警官没有回答,只是伤心的一努嘴,指向了电梯。

“为什么是这样??”舒梁真的不理解了。

“为什么不好?”舒梁追问道。

刘警官看着舒梁,他自己也被这两天发生的事搞得五迷三道,刚刚又经历了同事的意外坠亡,恍惚的说道:“我看到那个女孩,她,她,没有眼皮。”

。。。。。。


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一刹那。

。。。。。。

楼上。

803室。

童明的床上是空的,他没有坐在床上。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