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警校军训生活

先给大家介绍下我的学校吧,我的学校——江西省司法警官学校(原江西省劳改干部学校),地址为于江西南昌新建县,学校正对江西省监狱管理局,两边给塑料厂监狱和女子监狱围着。在我们学校这有一大特点——那就是警察比公安多,(这里我所说的警察是司法警察,学校周围有4座监狱,看监狱的都是司法警察再加上我们这些学员,人数就可想而知咯),所以当年读书的时候觉得比公安牛多了。


本人是96年去读书的,那时侯学校没有搞扩招,招生是非常严格的,大家不光要通过成绩考取还要通过政审这一关(成绩再好政审过不了也白搭)。我所就读的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所谓军事化管理,实际内容就是所有学员一律早上六点半出早操(跑步),晚上十点半准时熄灯,每天定期检查寝室内务卫生,每个星期再搞次评比,就读期间男女生不许谈恋爱、不准抽烟喝酒等等。对从小在部队长大的我来说 ,这实在算不了什么,但是同学有不少叫苦连天,这让我非常的不理解,也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们。


我们新学员报完到,就到后勤科去领作训服、被子等生活用品,第二天学校组织我们去做体检,报到的第三天学校便要组织我们新学员军训,我们军训的内容也是及其简单,就是踢正步、站军姿、整理内务、出操一类。军训刚开始校长白马京先给大家训话,接着就介绍了学校和给我们军训的教官们,而后把我们256名学员分成了4个方块队,完毕后开始正式军训(本人由于深得校长滴欣赏,被教导队大队长黄俊任命为第一方块队小队长,当时那个神气劲头都抬到天上去了)。军训的第一个科目是站军姿,给我们训练的杨教官先把站军姿的要领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就开始了。南昌是全国四大火炉之一,室外温度高达40多度,站在无遮无拦的如火骄阳下一动不动的,我们穿着的作训服一下子都湿透了,风一吹又干掉,大多数人的作训服上就留下一层厚厚的白边汗渍。记得训练站军姿才不过25分钟,就有4、5名女学员陆续晕倒,教官说可能是中暑了,就让我们中的几名男生帮着把晕倒的女生抬到旁边的阴凉处去休息 ,当时我就在想这些女生体质也太差劲了,平时在家肯定是娇生惯养,我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们,觉得吃不了苦的人不会有大出息。


站军姿训练结束后,紧接着就是训练齐步走和踢正步。练习踢正步动作要领,大家裤腿被要求卷上去,只漏膝盖下半部分,随着杨教官一声口令,大家同一侧的腿要在第一时间同时踢出去,在同一个高度定格,然后就那样保持不动。最可气的还不是训练内容,而是杨教官那些损透了的话,踢正步的时候,我们站在地上的那条腿逐一被杨教官用小木棍挨个敲着,他背着个手走过来走过去的说,看看你们腿上全是肥肉,都是不锻炼的结果。练习齐步走的时候就更有趣了,我们方块队中一名男生不知道怎么地总是同手同脚,我们大家都看着别扭,可这位老兄却走得非常的顺,杨教官看着气就不打一处来,把这哥们拉出去在操场上众目睽睽之下单练(这哥们后来跟我分到了一个寝室,他的这件糗事一直成为我们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军训生活最让我难忘的事——晚上的紧急集合。军训搞了10天左右,由于白天高强度的训练,到了晚上大家洗漱完后都早早的上床睡觉了,大约晚上12点的样子蒙蒙融融的听见刺耳的哨声,寝室内不知哪位兄弟大喊了声紧急集合,顿时寝室内就乱成了一锅粥(紧急集合要求哨声响后一分钟之内穿好衣裤,把被子打好包后到操场整队集合),有人把裤子当衣服穿的;有人找不着捆绑被子用的背包带的;更甚至有人穿错鞋子的(左右脚穿错)。等我们全体学员从寝室跑到操场整队集合时,大家都哈哈大笑(大部分人一手拎衣服、一手拎着被子,有人还站在那找鞋子)。教官看着我们也是无奈的笑了笑,让整好队后各自回寝室睡觉,但临走时说的一句话让我们都绷紧了神经——以后这样的紧急集合还会经常有的,大家都做好思想准备(就为了这句话,害我们寝室8个兄弟整整一个星期晚上睡觉时都穿着衣服,并在睡觉前把被子打好包放在一边,不过我个人估计其他寝室的兄弟姐妹们也是如此)。


整理内务是一件很单调且枯燥无味的事情,第一整个寝室内的物品要整齐化一的摆放,第二要把几公斤重的被子弄成有棱有角的豆腐块,难度可想而知(被子都是学校统一发放的军被)。记得当时交我们叠被子的是我们一位师兄(很凑巧这位师兄正好是我的老乡),这位师兄很聪明,在给我们宿舍示范时挑了一条最薄的被子,几下子就把它整理的服服帖帖,让我们惊叹不已,于是我们以没有看清楚动作要领为由,让他把我们寝室8个人的被子全整了。他可不傻,装模作样的训导一番就准备撤退,这时我这个老乡就发挥作用了,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师兄不得以将我们寝室8个人的被子全部整好。结果第一次内务检查,我们寝室就获得了全校内务评比的优秀;可惜好景不长,晚上睡觉被子总是要盖的,由于我们上次师兄交给我们叠被子时大家没怎么认真去记叠被子的要领,结果一寝室的被子都整得跟块肥肉似的!第二次内务检查时,教导队的金教官来到我们304寝室检查,指着一寝室肥肉似的被子奚落我们,你们这些被子叠得可真有水平,一个个都跟豆腐渣似的,说完就黑着脸把我们全寝室的被子从床上一一丢到了寝室外的走廊上,大家可想而知这次检查的结果,我们304寝室成为了全校内务最差寝室,为此中队长在班会上还对我们304寝室点名批评。受了这次批评和奚落以后,我们304寝室8个兄弟决定攻克这个难关。寝室的8个兄弟想尽一切办法,有事没事就把被子拆来整去的,于是经过简单计算,大家把被子叠放时需要折叠出直边的几个部位用手掌切了又切,终于切薄了这里的棉花,于是几下子就整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先把寝室的地给拖干净,而后把被子切好边平放在地上,被子放好后把从床铺上拆下的床板压在被子上,再往床板上放上装满水的桶以增加重量来压出被子的型)。第三次内务检查,我们学校的领导也来了,看着我们寝室内物品整齐化一的摆放以及床铺上的那些“豆腐块”,当时就表扬了我们寝室滴8个兄弟,金教官在一旁也乐得跟朵花似的。以后我们304寝室的内务就成为宿舍的骄傲(这个光荣一直保持到我们毕业为止)。


军训结束时,我们学校搞了“阅兵式”,老学员和我们新学员一起参加比赛,我们的方阵虽然比不上国庆阅兵方阵,但是看得出学校领导还是相当满意的,至少为他们军事化管理我们奠定了良好基础。“阅兵式”完毕后,我们的新警服发下来了,中队长通知我们第二天全体新学员换上制服,在上午8点30分到操场集合,学校领导要给我们授衔(学员衔),并参加入警宣誓。


转眼一过已经从警校毕业参加工作10年了,但我还时常想起在警校的军训生活和在警校读书时2年的点点滴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