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四三章 解体


这时,高庸涵与凤匀闲的打斗,早已惊动了整个龙门镇。包括铁洛酋、玉寒少等高手在内,一众源石族武士迅速将这家酒楼团团为主,就连明古溪和巨磷川、铁南等人也急匆匆赶了过来,一看究竟。


审香妍从高庸涵的第一次出手时就已惊觉,由于一直担心陶慎言会使诈,所以极为警觉,一听到响动便跃出石楼客栈,恰好看到了拒孽灵符击空。她可不会高庸涵那种腾云术,但是速度也不慢,刚刚跃上对面酒楼房顶时,正好是高庸涵击出聚象金元大法之时。接着,就看见旁边的那个凤羽族人出手,合力夹击高庸涵,这一下,审大小姐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一甩手就是几粒金丹击向凤如醉。


金丹击出之后,审香妍就看见了令她意想不到的一幕,“陶慎言”居然出手攻向凤如醉,两人随即隐入虚空。金丹一直飞出老远,才在镇外炸开,轰鸣声在整个戈壁回荡。审香妍回头就见高庸涵陷入到危急之中,正待上前施以援手,却被呼啸而至的鬼魂缠住,待到解决掉鬼魂,高庸涵已经和凤匀闲双双受伤对面而立了。


从两人散发出的气势,铁洛酋就清楚地感知到,楼顶上的两人都是修真者,而且修为都自不低。铁洛酋一见争斗的两个一个是人族,一个是凤羽族,旁边还有一个人族少女,虽然不知他们为何在此比拼,但对于三人均无什么好感,当即下令,等他们打完便将其拿下,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铁洛酋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因为手下回报,说在矿井之中,暂时还没有找到任何虫人的踪迹,这令他大为恼火。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件,虽然规模远不及此次,但是按照常理而言,虫人决不可能消失的这么干净、这么彻底,这其中显然是大有文章。刚才,铁洛酋正和几名心腹商议此事,了无头绪时,又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斗法给打断,怎能不心烦?况且,和人族近年来争斗不休,而铁红岩又是失陷在凤羽族手中,所以干脆两不相帮,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站在一边指指点点。


玉寒少在一旁冷眼旁观并不出言阻止,无论是人族还是凤羽族,他同样没什么好感。他只关心一点,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修真者,是否和西岭戈壁目前混乱的局势有关。无论两人谁输谁赢,是死是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局面,如何才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同时又能借此机会从铁洛酋手中夺取大权。


倒是铁南和巨磷川匆匆赶来之后,一见到屋顶上与人剧斗的,居然是恩公高先生和审姑娘,顿时就急了。两人均想,高、审二人于自己有救命之恩,当此情形自然要出全力相助,但是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深知这种情形根本就插不进手,惟有恳求铁洛酋。


于是两人一起来到铁洛酋身边,齐声说道:“大统领,房顶上的那个人族修真者,就是曾救了我等性命的高先生,旁边那位则是审姑娘,还望大统领能网开一面,助他们一臂之力!”


铁洛酋也听说了一路北来,众人遭到朔金齿袭击一事,讶然道:“你们口中的恩人,原来就是这两人?”


“正是!”


“嗯!”铁洛酋虽然不甚看得起人族,但是却不失为恩怨分明的汉子,当下连连点头:“咱们源石族一向都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既然如此,我答应你们就是!”


铁南和巨磷川闻言大为宽心,可是却没见到铁洛酋有任何动作,狐疑道:“大统领,咱们眼下这是?”


“你们不要急!”铁洛酋既然身为龙门镇大统领,修为当然不弱,眼光自然比二人高出许多,目光如炬于场中情形看的十分清楚,胸有成竹道:“那位高先生修为很高,不会输的!”


此时场中情形又是一变。高庸涵依靠灵胎之力,强行将三魂七魄的伤势暂时压了下去。手腕一抖,临风剑“铮”的一声激射而出,长剑带起阵阵风雷之声,如闪电一般刺向呆立的凤匀闲。高庸涵跟着一声大喝,一式聚象金元大法击出,也不管是否击中对手,随后身子猛然动了起来,围着凤匀闲不断出招。由于身法太快,竟然出现了残影,仿佛数十个高庸涵同时出手,一时间金光大盛。


铁洛酋和玉寒少忍不住相视动容,心中均想,原来此人是玄元宗弟子,以源石族和玄元宗的渊源,倒真的不能袖手旁观了。


凤匀闲比高庸涵恢复的速度慢了片刻,见对手先一步出手,一咬牙强行催动灵力,眼睛几欲滴出血来。临风剑瞬间到了眼前,身边的那个鬼侍一爪朝剑身拍去,鬼爪寸断,临风剑也被击上了半空。凤匀闲又是一口墨绿色鲜血喷出,接着闭目低头急念咒语,尚在十几丈开外的那个鬼侍,应声没入虚空。


转瞬金光已到了面前,凤匀闲大骇之下,双手法诀翻飞,周身触须伸展到极致,撑起一片血光。至于身边的那个鬼侍,则在一旁苦苦抵挡,只是纯阴的体质,哪里是玄门正宗绝学的对手?鬼侍周身不断化成血污,层层剥落,随后被金光熔化,终于“砰”的一声爆裂,金光也随之一暗。


凤匀闲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暴喝一声,身形一缩跟着暴涨,然后也爆裂开来。


其实凤匀闲自高庸涵抢先出手那一刻,就痛苦地意识到,高庸涵的修为已非他所能抗衡。他刚才默念那段咒语,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以便招架不住时,可以借那个没入虚空的鬼侍,将自己的灵胎保存下来。可是凤匀闲却非常的不甘心,自己苦修数十年,今天居然败在了一个,一年前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的修真门徒手中,这使得他心中的暴戾之气暴增。当下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拼个两败俱伤,甚至,为了能做到这一点,不惜解体爆裂。聚象金元大法威力何等强大,凤匀闲被金光环绕,身在其中可谓是苦不堪言,惟有拼尽全力勉力抵挡。正所谓盈不可久,他在等高庸涵的攻势减弱之机。


高庸涵同样是有苦说不出,这般施法灵力耗损的极快,饶是他迭经奇遇,也不可能支撑太久。果然,鬼侍爆裂之后,由于受到反震手下一滞,灵力颇有些难以为继,而受伤的魂魄也隐隐有破碎的趋势。凤匀闲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肉身解体时,带着无尽的怨毒反扑过来。高庸涵终于承受不住,聚象金元大法再也无法施展,灵胎感受到危险,本能地勉力护住紫府及周身要害,可是整个人则被震得倒飞出去。


高手比拼,而且以命相搏,其中的凶险不言而喻,但是时间却很短。两人的争斗之惨烈,气势之盛,在审香妍而言闻所未闻,以她的修为连场中的情形都看的不甚清楚,也就更谈不上出手相助了,所以只能在一旁焦急的等待。


一见高庸涵倒飞出去,来不及查看场中形势,审香妍大惊之下飞身而起抱住了高庸涵,随后轻飘飘落回地面。一落地,便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了两粒丹丸,喂进高庸涵嘴里。这种情形在会间集也曾遇到过,高庸涵朝审香妍点点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然后运功化解药力。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铁洛酋和玉寒少,都没有发觉在凤匀闲爆体而亡之后,从虚空中伸出了一只鬼爪,将他那只硕大的眼睛悄悄拿走。


众人慢慢围了上来,通过口口相传,多数人都知道了这两个人族修真者,在前几日救了整个商队。而且在明古溪的暗示下,商队中的那些杂役、武士更是有意夸大其词,以换取龙门镇百姓的好感。而源石族向来都崇尚武力,对于强者有一种特殊的敬重,四周负责警戒的源石族武士同样充满了好奇,也慢慢围了过来。


铁洛酋知道刚才那一通厮杀,高庸涵也定然受伤不轻,将围观的众人驱散,接着命人抬起高庸涵,并邀请审香妍一道进入到石城。


这时,离屋顶不远处,夜空中突然出现一阵扭曲,碧影从虚空中踏了出来。踉踉跄跄稳住了身形,看见审香妍的身影在石城门边一闪而过,略微一愣,随后翻身飘回到房中。


碧影一进房间便倒了下来,陶慎言知道,这一次碧影受了很严重的伤,顿时大感心痛。两步跨到身边,将碧影扶起关切地问道:“碧影,你伤势如何?”


试着运了一下灵力,碧影勉强答道:“这一次,我只怕要休息一两个月了。”


陶慎言心中一沉,因为碧影的强悍为他所熟知,以前出手即便是受伤,最多也就修养几天,而这一次却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想见刚才的拼斗何其惨烈。接口道:“好,你只管养伤,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其他的我自会料理!”


碧影点点头,续道:“究意堂实力极强,那个凤如醉修为之高超乎想像,这次没能把他留在这里,只怕日后会有极大的麻烦!”


“无妨!”究意堂乃是堂堂九大修真门派之一,陶慎言虽知这次的麻烦不小,但是为了万仙大阵的法阵图,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沉声道:“如果究意堂真的要找麻烦,我也有办法对付他们!”


碧影微微一呆,随即明白了陶慎言的意思,涩声道:“宗主,能不招惹那些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那些人的来历实在太过神秘,一旦把他们牵扯进来,只怕后果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


“我明白!”碧影这么样子为自己考虑,陶慎言突然有些感动,一时间情难自己,低声道:“碧影,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一直心存芥蒂,你不要往心里去!”


“咳咳,”碧影咳了两声,摇头笑道:“宗主,你不必自责!我虽说当年是不得以归在你手下,但是多年来蒙你器重,视为心腹,自当尽心尽力。这件事太重大了,心所谓危不敢不言,还望宗主三思才是!”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如非不得已绝不去招惹那些人!”陶慎言随即笑道:“再者说了,你将养也就一两个月,这点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


碧影默默点头,心中暗道:“希望如此吧!”只是刚才凤如醉退却前的那股冰冷的眼神,着实令人难以放心。不过此时自己已是重伤在身,想也无益,只得抛在一边,身形一晃重新变回陶慎言的影子。与常人相比,唯一有所区别的,就是这个影子淡了许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