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海水 楔子:失的 (三)

红色猎隼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2/[/size][/URL] “1排长注意了,1排长注意了!不要贪嘴,把羊放进来再说。”虽然以八连1排的战斗力,吃掉这一个班的叛军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一个空降兵们一个冲锋便可以轻易的扫荡那些被称为“草莓兵”的对手。但是作为整个空降部队的尖刀,八连所担负的任务并非只是扫荡这些侦察部队而已。“老龚,这样合适吗?上级给我们的命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2/


“1排长注意了,1排长注意了!不要贪嘴,把羊放进来再说。”虽然以八连1排的战斗力,吃掉这一个班的叛军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一个空降兵们一个冲锋便可以轻易的扫荡那些被称为“草莓兵”的对手。但是作为整个空降部队的尖刀,八连所担负的任务并非只是扫荡这些侦察部队而已。“老龚,这样合适吗?上级给我们的命令是尽快拿下机场。”面对着龚威的决策,身为连指导员的谢保正显然有些异议。

“把敌人放进来一口吃掉的想法自然是好的,但是敌人不上当怎么办?现在部队刚刚着陆士气正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啊!”谢保正是山东人,身为连指导员,谢保正的工作认真负责,在战士中口碑和人缘不错。此时他的提议也不无道理。对于坐拥机场外围坚固阵地的叛军来说,实在没有足够的理由主动出击,与空降兵们进行一场主客易位的遭遇战。

“老谢,你就别担心了。等着咱们八连吃肉吧!”面对老战友的提醒龚威选择了笑而不答。作为一名已经有了近八年军龄的老兵,龚威坚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更坚信自古相承的中国军人的智慧。由于地形地貌的限制,叛军在进行防御作战之中,各据点之间被河流及山脉自然分割孤立。虽然有了现代化的高速公路贯通整个战区,但是在全面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之下,一旦遭到围攻各据点往往仍会出现支援不及的情况。因此叛军长期以来提倡独立作战方向建军,以军团为最高战术指导单位,希望各部队能各自独立支撑一个方向的作占,所有独立旅或混合旅都因作好孤立于一个战区进行长期对抗的准备。

CCK机场是叛军在战线中部最为重要的战略枢纽之一。如果与驻守这里的叛军指挥官换位思考,龚威相信任何有责任心的军人都会作出和自己一样的选择。作为内线作战的叛军,自然而然拥有相对较强的情报收集能力,只要在大肚上的山顶布置几个对空哨,甚至在当地居民之中发放一批对讲机,叛军方面便可以轻松的了解八连此次空降的规模和大致方向。作为CCK机场防御方的军事主官,对手应该在八连着陆的同时便清楚,自己所面对的不过是一个加强连的兵力。

面对这样一支兵力远少于自己的对手,叛军方面无非有两个选择,固守待援或者主动出击。面对着我军强大的电磁压制和空中打击,要想清楚的了解目前整条战线的局势并不容易,固守待援的结果极可能是错过最佳的出击机会,放任对手的空降兵巩固已有的登陆场并不断的投送兵力,最终形成合围之势。因此趁敌立足未稳便主动出击,似乎便成了唯一的选择。

虽然两岸一直以来都以对方为假想敌,但是毕竟真实的交手机会并不多。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对手。先派出一个班的兵力发起试探性的攻击,不失为一个谨慎的选择。如果遭到对方强有力的反击,那么即便全军覆没也不伤筋动骨,而一旦进展顺利,便可以将主力悉数投入战场,一举荡平对手。早已看透了对手如意算盘的龚威,此刻自然而然的选择了故意示弱。以求将对方的主力一举吸引出机场地区。

“前锋部队进展顺利。对手毫无招架之力。”在CCK机场外围的阵地之上,一辆辆早已整装待发的坦克和装甲车此刻早已发动。轰鸣的发动机声中,一队队荷枪实弹的步兵正迅速登上各自的战车,毕竟战争已经打响,此刻每一分钟的变数都由可能决定整个战局的成败。但是负责指挥整个机场防御工作的许国正此刻的心中却依旧有些忐忑,虽然得到了自己所派出的侦察部队进展顺利的通报。但是多年深植于内心深处的印象却令他对眼前的这种反常充满了狐疑。

“空降部队号称是精锐中的精锐,应该都是足以以一当十的精锐。怎么可能如此不济呢?”作为1个机械化步兵营的指挥官,在许国正的军旅生涯之中,准备随时可能爆发的直接军事冲突一直是他的信念。而机械化部队反空降更是许国正长年以来所主要研究的主要课题。“……一旦己方的海、空力量被压制,面对着对手庞大的登陆船团。机械化步兵要在日益强大的空对地火力杀伤之下开赴滩头,只能重演纳粹德国在诺曼底战役中的惨败。因此现在战争条件之下,面对濒海地区的防御任务,机械化部队的重点应该不再是直接冲击滩头,而是在战区纵深迅消灭对方的垂直登陆的空降部队,巩固战线并组织起纵深防御……。”

正是由于是这个方面的专家,因此对于世界各国空降兵的建设情况许国正一直留意收集。而其中中国空降兵更一度被许国正认为是足以匹敌美、俄两大军事强国伞兵的劲旅之一。“这次仅空投了一个加强连的规模已经是一反常态了。还如此不堪一击更是让人出乎意料啊!”按照战前许国正的预测,对手至少会在第一攻击波次成建制的空投一个加强营到一个团的兵力。对己方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因此将部署的重点放在机场外围的环行防御之上。但是从大肚山顶对空哨传来的消息却多少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现在再不出击无异于坐以待毙,很显然敌军这是在投石问路,用一个加强连的兵力试探我军的防空火力。如果不趁他们立足未稳全力出击的话,很快他们后续的大部队便会源源不断的空投下来。届时面对拥有伞兵战车的敌军重装部队,我们在装备和兵力的优势将不复存在。”与许国正的谨慎小心相比,以“监军”身份在CCK机场活动的宪兵部队指挥官刘宗义却显得信心十足。

“空降兵也是血肉之躯,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又选择在林区伞降,我想现在他们还有至少一半人在‘挂腊肠’呢!”纳编原属“空军防警司令部”的基地警卫部队之后,叛军的宪兵部队接替原空军防警任务,全面负责了机场警卫勤务。这支“军中之军”一向自视甚高,为了“配合”陆军方面的行动,刘宗义还特地从自己不满编的1个宪兵连里抽调出1个排来协同进攻。

“现在也只能放手一搏了。”面对同僚的紧逼和战场上日益恶化的局势,许国正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在他的前方在10辆坦克的掩护之下,2个连的机械化步兵分乘着数十辆装甲战车全速向敌方的登陆场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