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同一天,第85机步师在广岛县也吃了个小亏。师属侦察营在迂回攻击的途中被一股日军打了伏击,损失虽然不大,但却着实让一路过关斩将、打得颇为顺手的第85机步师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百足之虫、僵而不死,更何况日本人还不是一只已经僵硬了的蜈蚣那么简单。

日军第40师团在广岛佐伯区构筑了一道临时防线。情报称该部日军甚至得到了一个155毫米榴弹炮营的火力支援,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85师贺平师长下令师属侦察营从安芸太田町方向绕道过去,从背后打掉日军这个榴弹炮营,配合正面进攻的师主力突破日军第40师团的防线。只要攻占佐伯区,那么也就意味着中国军队叩开了广岛的西大门。

冬日里的寒风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冰冷刺骨,如刀样的在脸上刮动。尽管这样,岳海波还是打开了车窗,享受着那清新的空气。一路上,满是被炸毁的城市废墟,这让岳海波的心情有些沉重,虽然战争是发生在敌人的国土上,但现代战争武器的破坏性还是让他有些乍舌。

车队刚刚越过中国自动车道,便在天上山一带遭到了日军的伏击。沿303道开进的侦察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突然爆炸的地雷将高速行驶中的前导车炸飞了出去,连带着翻了几翻才轰然的砸在了沥青路面上。尾随而后的另一辆VN-3轮式装甲侦察车连踩刹车,横打过车身,才勉强的稳住。日军密集的机枪火力同时横扫了过来,子弹打在装甲车身上叮叮当当作响。

车队猛然遭到袭击,电台里一片混乱。各车纷纷挂倒档,避免过度的拥挤在一起,同时各种火力也开始向四周泼洒开来。日军的子弹将路面上打得如同开了锅一样,间或着有一两枚火箭弹呼啸而出,击中正在后退中的中国战车。四下飞来的子弹使得中国士兵几乎没处躲藏。只能依托着缓缓后退的战车拼命的反击。战车上的35毫米机炮对着四下里一阵狂扫。

岳海波破口大骂着,日军的突袭使得他被打了猝不及防,还好侦察营也是久战之师,在遭到伏击面前没有慌乱手脚,各种反击的火力很快便快速的展开了。这样一来,侦察营便从刚遭到伏击时的混乱中逐步回过神来。下车步兵和装甲车开始相互掩护着,肃清伏击的日军。

一连对着公路两边的房屋打了几梭子长点,看着那一栋栋建筑被35毫米次口径杀爆弹给炸得浓烟四起,两辆WZ551A轮式装甲车才缓缓驶下路基,尾随而后的步兵不断的用密集的步枪火力封锁住房屋的窗口和大门处。然而被困在房屋内的日军却依旧还以稀稀落落的子弹。

恼火的侦察兵们干脆直接放弃了抓几个俘虏的想法,WZ551A步兵战车转动炮塔,对着房屋那破烂的窗口便是一长串的燃烧弹。轰然而起的大火瞬间便将整栋房子吞没在火光中。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爆裂声中,屋内传来阵阵瘮人的惨叫声。

岳海波恼火地看着瘫死着的车队。沥青路面上四散着黄铜弹壳,被击毁的车辆还在燃烧着,到处都散落着破碎的车体残骸,暗红的鲜血看上去格外的刺眼。两辆VN-3轮式装甲侦察车、一辆WZ551A步兵战车以及一辆‘东风铁甲’被击毁,死伤了17人。

七八个反绑着手的日本人被从附近的一栋房屋内给驱赶了出来,这些家伙被震撼弹的巨响和强光给炫晕的迷迷糊糊,还没回过神来,便被中国军队给俘虏了。怒气冲冲的侦察兵们可丝毫没有给这些家伙一点好脸色,动作稍慢的几个日本人挨了不少拳头。一个嘴里骂骂咧咧的俘虏更是被枪托一阵狠砸,打得头破血流

“妈的,又是这些该死的平民自卫队”看着这些头裹着旭日白布,穿着五花八门的日本人,岳海波就知道是臭名昭著的准军事武装组织-平民自卫队。不过看袭击的手法,倒是不像这些二流货色可以玩出来的。岳海波指了指手“问问他们,有没有正规军!”

蒋聆在参军之前曾是某外国语学校的高才生,那几年大学生投笔从戎成了风,她也就和许多大学生兵一样,还没完成学业便穿上了那身松枝绿。不过和多数女兵不同,蒋聆对什么医护、通讯这类没有丝毫的兴趣,从小就是军事发烧友的她倒是对狙击手特感兴趣,什么《双狙人》、《兵临城下》、《生死狙击》这类的战争大片她没少看。按她的自己想法,女孩子最适合做狙击手了,观察力细致、直觉灵敏、更为重要的是比男兵更能忍受长时间潜伏的寂寞。

既然是外国语学校的高才,所以每次捕获舌头后的口供都是由这小丫头来拿,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手段,每次都将那些日本俘虏在揍得半死的同时,轻而易举的便获得了想要的东西。

岳海波对蒋聆用什么手段来拿口供从来都不关心。看蒋聆那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似乎她好像就从没有动手似的。小丫头倒是依旧冷艳,倒是几个协同审问的男兵个个兴奋的摇头晃脑,连呼揍的过瘾。管他呢,反正对日本人从来都不必将这些禽兽当人看待,真要打死几个又怎么样。岳海波也懒得去问,但是每次有审问,总会有男兵主动要求去做打手。

后来岳海波才听说,小丫头的父母均是做医生的,在市医院的神经科工作。耳濡目染之下,蒋聆自然知道人体神经系统的构造。所以审讯日本战俘时,要想获得情报,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没有人能够受得了神经系统被刺激时那透着骨子深处里的、难以忍受的巨痛。

之所以让男兵协同审问,是丫头从来都不喜欢那种折磨人的感觉。每次审问,她都是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做询问,要是俘虏不好好配合,她也就随手指指某些点,早就在一旁听日语听得头昏脑胀的男兵们立马乐不可支的拥上去。

没用多久,蒋聆便带给岳海波他所想要的东西。从火力如何配置到地雷的埋设技巧、从埋伏位置到反坦克火箭弹的使用,所有的伏击战术都是一名日军特种兵军官教授的,只是这个日本特种兵军官本人并不在此。因为这里只是众多伏击点之一而已。日本人并没有料到中国军队会从这里出现,他们只是盲目的在所有的交通要道处都布置了一定的伏击力量,为得就是提防中国军队可能的侧翼迂回包抄。

当救援直升机赶来搭载走了伤员之后,岳海波咬着单兵水囊的饮水管,在PDA上重新划定行进路线,既然日军在所有的重要地点都设有伏击,那么部队再走大路可就有危险了。在越过天上山之后岳海波果断的决定,部队立即驶下大道,转而沿着崎岖的山路向南,绕道天上山侧翼,从安佐北区方向插过去,而后转向西,摸到佐伯区的背后。

这样临时作出的路线变更,使得侦察营避开了日军在广岛县以北的众多伏击阵地,而从敌人所预想不到的东面插了上来。尽管崎岖的山路使得部队的行进速度放慢了不少,但由于没有遭到敌人的伏击,实际上大大加快了部队到达佐伯区的时间。另一方面由于改走了小道,日本人也没有因此发现侦察营的行踪,这样一来,便因此达到了突袭的隐蔽性。

所有的车辆都隐蔽在一片松树林中,冬季里依然葱郁的松枝恰到好处地将这些战车隐蔽了起来。一辆VN-3/O轮式装甲侦察车悄然地升起了高高的折叠式桅杆,战场雷达和球状观察仪开始窥视起远处的日军阵地。

岳海波对获得的图像清晰度很不满意。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按照得到的情报来看,日军应该是一个155毫米榴弹炮营,而从现在捕捉到的图像上来看,日本人在这个阵地似乎只有一些105毫米牵引式榴弹炮,由于图像的清晰度的问题,无法能够得到更为准确的资讯。

如果无法得到准确的情报,那么突袭这个日军榴弹炮营的最初价值也就失去了。搞了半天打得不是预定目标的话,那只能说明出了问题。要么情报有误,要么就是侦察营逮错了目标,或者干脆就是走错了方向。无论是那种情况都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放出微型无人侦察机,发送目标坐标,要求卫星图像支持!”岳海波果断的命令道。利用微型无人侦察机对日军炮兵阵地做一次系统的侦察,虽然这样做有被日军发现的风险,但情报资料的准确度将会大大提高。几乎没有考虑太多,岳海波便决定了,这样做还是值得的。

一架微型无人侦察机被迅速的放飞出去,这种外形酷似小鸟的无人机由于使用的是电力驱动,所以滞空时间远不能和那些大型无人侦察机相比,后者使用的都是小型涡扇发动机,滞空时间、飞行航程都是微型无人机所能够相媲美的。2001年4月22日凌晨,一架美国空军所属‘全球鹰’从美国加利福尼亚-艾格林空军基地起飞,经过22个小时的连续飞行,最终降落在澳大利亚艾钦瓦勒皇家空军基地,跨越了整个太平洋,大型无人侦察机的战略飞行能力由此可见一斑。但是微型无人机最大的优势却是大型无人侦察机所不具有的。隐蔽性、便携性可以使得这些微型机随时可以出现在战场上任何一个角落,充当起部队的前出之眼,而侦察部队更是对其爱不释手,没有什么比微型无人机更适合隐蔽侦察任务了。

操纵手小心的扳动着操纵杆,通过微型光电、高分辨率红外传感系统的窥探目光,整个日军炮兵阵地顿时毕露无疑地展露在指挥车内战术显控系统上。随着镜头的推进,画面也越开越是清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