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589.契丹没有神秘消失

王东镇 收藏 15 1992
导读:1589.契丹没有神秘消失 2008.4.22 为了弥补看守所中的六年给我学习上带来的损失,出狱后我又开始了疯狂的读书。为了不浪费时间,我把读书和听书(MP3)、浏览光盘结合起来,每天除了必不可少的休息、运动和写作时间外,几乎都在学习。 碰巧,通读《二十六史》的同时我也在浏览《百家讲坛》等光盘,由此也发现了一些以讹传讹的提法,如契丹族在我国北方兴旺发达了一段时间后突然神秘的消失了、耶律楚材是辽国的著名丞相等。 其实,契丹族并没有神秘的消失,而是在后起的女真族和汉、蒙民族的共同打击下一部分被消灭和同化

1589.契丹没有神秘消失

2008.4.22

为了弥补看守所中的六年给我学习上带来的损失,出狱后我又开始了疯狂的读书。为了不浪费时间,我把读书和听书(MP3)、浏览光盘结合起来,每天除了必不可少的休息、运动和写作时间外,几乎都在学习。

碰巧,通读《二十六史》的同时我也在浏览《百家讲坛》等光盘,由此也发现了一些以讹传讹的提法,如契丹族在我国北方兴旺发达了一段时间后突然神秘的消失了、耶律楚材是辽国的著名丞相等。

其实,契丹族并没有神秘的消失,而是在后起的女真族和汉、蒙民族的共同打击下一部分被消灭和同化了,一部分逃到了西域,并在西域正经威风了一阵子,后来才被蒙古大军最终吞并,其成员也融合到了其它民族之中。耶律楚材就是元初成吉思汗的著名丞相,他虽然是契丹人,却不是辽国的丞相,上述史实在《辽史》和《元史》、《金史》、《宋史》中都有记载。关于耶律楚材我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加以介绍,全文如下:

1400.元初良相耶律楚材

2007.7.14

国兴离不开明主良相,耶律楚材是元朝的开国良相。

耶律楚材,字晋卿,辽东丹王突欲八世孙。父履,金尚书右丞,通术数,尤精太元。六十岁时得楚材,预言他日当为异国用,因取《春秋左氏传》楚材晋用之语以为名字。三岁孤,母杨氏教之学。长大后,博览群书,提笔成文,如同胸有成竹一般。金国的制度丞相的儿子可以通过考试直接补官,楚材不就。金章宗特敕应试,中甲科,试用期满授开州同知。金宣宗南渡,完颜成晖留守中都,行尚书省事,表楚材为左右司郎中。元太祖(铁木真)克金中都,访辽宗室,闻其名,召至行在(住处)。楚材身高八尺,美胡须,音如洪钟,太祖伟之,谓曰:“辽金世仇,朕(我)为汝(你)雪之。”楚材对曰:“臣祖父皆北面事金,既为臣子,敢仇君父耶!”得到元太祖的赏识,留在身边,呼为长胡子。有一个制造弓弩的名匠西夏人常八斤自以为国之奇才,看不起楚材,对楚材说:“国家尚武,而明公欲以文进,不亦左(差)乎?”楚材曰:“治弓尚需弓匠,岂(难道)治天下不用天下匠耶!”元太祖听说后更见亲用。(元太祖)十四年,从太祖征西域。二十年,又从征西夏。二十一年冬,大军克灵武,诸将争取金帛,楚材独收集书籍和大黄(一种药材)、雨驼。既而瘟疫流行,得大黄辄愈,人始叹服。当时州县官都有生杀大权,燕京留守长官咸得卜(人名)尤贪暴,杀人盈市,楚材闻之泣下,立即奏请州县官不奉玺书(皇帝的命令)不得擅征发(调派人、财、物),囚当大辟(死刑)者,必待服,违者死罪。燕京多盗,一到晚上就出来劫人财物,不给就杀。睿宗监国,派楚材和中使(内廷官)前往查办,结果发现全是势家子弟。有人贿赂中使乞求从轻发落,楚材曰:“信字咫尺未下,不严惩此辈,恐大乱起。”中使惧,从其言,戮十六人于市,民始安堵。

当初太祖曾经指着楚材对太宗(元朝的第二个皇帝)说:“此人天赐我家,尔后军国之事当悉委之。”蒙古的传统帝王继位由宗王会议确定,时太宗虽有太祖之前命,犹遵国俗,召诸王驸马及诸大将会议。众议多拥戴拖雷(时监国,且蒙古国俗少子守父遗产),太宗亦固辞,于是犹豫不决者四十余日。楚材对睿宗说:“此宗社大计,宜早定。”睿宗说:“事未集(意见不统一)宜别择吉日。”楚材说:“过是(今天)无吉日矣(日久生变)。” 斡赤斤(太祖弟)与察合台(太祖次子)乃决计遵太祖前命,扶太宗即位。

蒙俗,兄弟之间没有跪拜,楚材对皇兄察合台说:“王虽兄,位则人臣,礼当拜。王拜,则莫敢不拜矣。”察合台率宗王、大臣拜于帐下。既退,察合台抚楚材背说:“真社稷臣也。”蒙古尊属有拜礼自此始。蒙古各部首领来朝由于不重视宫中的规矩冒禁应死者众,楚材奏曰:“陛下新登宝祚,愿无污白(蒙古国俗尚白)道子(规矩)。”从之。

蒙古无赦令,楚材屡言之,始设。又条奏便宜十八事颁天下:请各路(政)设长吏牧(管理)民,(军)设万户总兵,使势均力敌,以遏骄横之渐;中原之地,财赋所出,宜存恤其民,州县非奉上命敢擅行科差(劳役)者罪之;贸易借贷官物者罪之;蒙古、回回(时为上等人)等人种地不纳税者死;监主自盗官物者死;应犯死罪者,具由申奏,命下然后行刑;贡献礼物者禁断。帝悉从之,惟贡献一事不允,曰:“彼自愿奉上者,宜听之。”楚材曰:“蠹害之端,必由于此。”帝曰:“卿所奏,朕无不允,卿不能从朕一事耶?”楚材乃不敢复言。

自太祖讨伐西域,仓禀府库无尺帛、斗粟,中使别迭(人名)等言:“汉人无益于国,宜空其地为牧场。”楚材曰:“陛下将南伐,军需宜有所资,诚(如果)均定中原地税、商税、酒、醋、盐、铁、山泽之利,岁可得银五十万两、绢八万疋、粟四十万石,足以供给,何谓无益?”帝曰:“试为朕行之。”乃奏立十路征收课税使,以名士为首。因从容进说周孔之教,谓:“天下得之马上,不可以马上治之。”帝深然之。由是儒者渐获进用。三年,帝幸(到)云中(地名),十路威进廪籍(府库账目)及银绢。帝笑谓楚材曰:“汝不去(离)朕左右,而能使国用充足如此。”亲以大杯赐酒。即日拜中书令,事无大小,一委楚材。

宣德路长官太傅(官衔)秃花(人名)失陷官粮万余石,自恃勋旧,密奏乞免。帝问:“中书省知否?”对曰:“不知。”帝取鸣镝(哨箭),欲射者再,叱之出,使白(告诉)中书省偿之。仍敕:凡事先白中书省,然后奏闻。中使苦木思不花(人名)奏拨山后一万户,开采金银、种植葡萄。楚材言:“太祖遗诏,山后百姓与蒙古人无别,缓急可用。不如将河南俘户贷而不诛(杀),使充此役,且可实山后之地。”被采纳。楚材又奏:“诸路民户疲乏,宜令蒙古、回鹘、河西人分居诸路者,与民户一体应输赋役。”事亦施行。

四年,从帝幸河南。诏:陕、虢等州山林洞穴逃匿之人来降者免死。有人认为降民反复,宜尽杀之。楚材奏:“人给一旗执之,使散归田里。”全活无算(数)。

国制:凡攻城,城中发一矢石,即为抗命,既克,必屠之。汴京垂拔,大将速不台(人名)奏言:“金人抗拒日久,多杀士卒,宜屠城。”楚材驰入奏曰:“将士暴露数十年,所欲者土地人民耳!得地无民,将安用之。”帝犹豫未决,楚材曰:“凡工匠及厚藏之家,皆聚于城内,杀之则一无所得矣。”帝始允之,诏除完颜氏(金皇族)一族外,余皆原免。时城中一百七十万户,楚材奏选工匠及素业儒、释、道、医、卜者迁于河北,官为瞻给。又遣人求孔子后,得五十一代孙元措,奏袭衍圣公,与以林庙之地。荐名儒梁陟(zhi4)、王万庆、赵著等,使直讲于后子。置编修所于燕京,经籍所于平阳。由是文治兴焉。

军还,遣民被俘者多亡去。诏居停逃民及资给衣食者灭其家,并连坐乡社。逃民无所得食,多踣死道路。楚材从容进曰:“河南平,其民皆陛下赤子,去将安之!岂有因一俘,杀数百人者?”帝悟,立除其禁。金亡,惟秦、巩二十余州久不下,楚材奏曰:“吾民逃罪者,皆聚于此,故冒死抗战,图延命于旦夕。若赦之,则不攻自下矣。”从之,诸城果开门出降。

六年,诏括中原户口。忽都虎(人名)等议以丁为户,楚材不可。皆曰:“本朝及西域诸国法如此,岂有舍大朝成法而在袭亡国之政者。”楚材曰:“自古中原之国,未有以丁为户者,若行之,丁逃,则赋无出矣。”卒从楚材议。时将相大臣所得俘户(时蒙古尚保留奴隶制残余,战俘分赏为奴隶),往往寄留诸郡,几居天下之半。楚材因奏括户口,籍为良民,匿占者罪死。

七年,朝议以回回人伐宋,中原人伐西域。楚材曰:“中原、西域相去万里,未至敌境,人马疲乏,兼水土异宜,必生疾疫,宜各从其便。”争论十余日,议始寝。

八年,有奏行交钞(一种纸币)者。楚材曰:“金章宗时初用交钞,与钱并行,有司(政府有关部门)以出钞为利,收钞为讳(hui),谓之老钞,至以万贯易一饼。今日当为鉴戒,印造交钞,不宜过万锭。”从之。

秋七月,忽都虎(人名)上户口簿,帝欲裂州县赐亲王、功臣。楚材曰:“裂土分民,异日有尾大不掉之患。不如多以金帛赐之。”(后来满清就采用了这个良策,避免了许多内乱。)帝曰:“朕已许之,奈何?”楚材曰:“请朝廷置吏收其赋税,与之,使勿擅科征可也。”帝然之。始定天下赋税:每二户出丝一斤,给国用;五户出丝一斤,给诸王、功臣。地税,上田三升,中田二升半,下田二升,水田五升;商税三十分而一;盐价银一两四十斤。永为定额。朝议以为太轻,楚材曰:“异日必有以利进者,则今已为重矣。”

国初,盗贼充斥,周岁不获正贼,令本路民户偿其失物,前后积累万计。又官吏贷回回银本,年息倍之,次年并息又倍之,谓之羊羔利,往往质妻子不能偿.楚材奏请悉以官银代还,凡七万六千锭,仍奏请无论岁月远近,子本相侔,更不生息。

中使脱欢(人名)奏请选室女,楚材格其事不下,帝怒。楚材曰:“向所刷室女二十八人,足备使令,令又行选刷,臣恐重扰百姓,欲复奏陛下耳.”帝良久曰:“可。”随罢之。

帝欲收民间牡马,楚材曰:“汉地宜蚕桑五谷,非产马之地,异日必为民害。”亦从之。

九年,楚材奏曰:“制器者必用良工,守成者必用儒臣。儒臣之效,非积数十年之久,殆(dai)未易见也。”帝曰:“可择其人官之。”楚材奏命宣德州宣课使刘中(人名)随路校试,以经义、词赋、论分三科,士俘为奴者,亦令应试,其主匿不遣者死。凡得士四千三百人,免为奴者四之一。又请汰三教冒滥者,僧道中选者给碟住寺观,儒中选则复其家。楚材初言僧道中避役者多,合行选试,至是始行之。

时诸路官府,自为符印,僭(jian4)越无度。楚材奏并仰中书依式铸造,于是名器始重。因奏时务十策,曰:“信赏罚,正名分,给俸禄,封功臣,考殿最,定物力,汰工匠,务农桑,定土供,置水运。”帝虽不能尽用,亦择而行之。

十年,天下旱蝗。帝问御灾之术,楚材建议停征全年租赋,帝恐国用不足,楚材奏仓库之储可支十年,帝允之。

初籍天下户口得一百四十万,至是逃亡者十四、五,而赋仍不减,天下病之。楚材奏除逃户三十五万,民赖以苏。

富人刘忽(人名)笃(du3)马等扑买天下课税,楚材曰:“此剥下罔上之奸人,为害甚大。”奏罢之。尝曰:“兴一利不如除一害,生一事不如省一色事。”世称为名言。

先是,楚材定课税之额,每年银一万锭,后增至二万二千锭。译史(官名)安天合(人名)谄(chan3)事左丞相镇海,引回回人奥都刺合蛮扑买课税,增至四万四千锭。楚材曰:“虽取四十四万亦可得,不过攘夺民利耳,民穷为盗,非国之福也。”帝不听,楚材反复辩论,声色俱厉。帝曰:“汝欲搏斗耶?”楚材力不能夺,乃太息曰:“民之穷困,自此始矣!”

楚材每陈天下利病,生民休戚,词气恳切,言与泣下。帝曰:“汝又欲为百姓哭耶?”

帝嗜酒,楚材屡谏不听,乃持槽铁口进曰:“曲蘖能腐物,铁尚且如此,况人五脏!”帝悟,语近臣曰:“汝辈爱君忧国之心,有如吾图撒合里者耶。”以金帛赐之,敕近臣日进酒三钟而止。

楚材初拜中书令,引镇海、粘合重山为同事,权贵不能平。咸得卜尤嫉之,谮(zen4)于宗王皇叔曰:“楚材多用南朝旧人,必有二心,宜奏杀之。”宗王遣使奏闻,帝查其诬,责使者遣之。后有咸得卜不法者,帝命楚材审问,奏曰:“咸得卜性倨傲,又昵群小,易得谤。令将南伐,他日治之未晚也。”帝私谓左右曰:“楚材不较私仇,真长者,汝辈宜效之。”有道士诬其仇为逃军,结中使及通事杨惟忠执而杀之,楚材按治惟忠,中使斥楚材违制。帝怒,暴系楚材,既而自悔,又以臣无罪而释之,楚材不肯解缚,进曰:“臣备位丞相,陛下以臣有罪而系之,又以臣无罪而释之,反复轻易如戏小儿,国有大事何以行焉!”众失色,帝曰:“朕宁无过举?”乃温言谢之。转运使吕振、副使刘子振以赃抵罪,帝责楚材曰:“言之孔之教可行,何故有此辈?”

对曰:“孔子之教,万世由之,如天之有日月也。岂得缘一人之失,而废发万世常行之道乎!”帝意乃释。

十三年冬十一月,帝崩(去世)。皇后以储嗣问,对曰:“此事非外臣所敢议,且有先帝遗诏,遵之则社稷幸甚。”皇后称制,奥都刺合蛮(人名)以贿得执政,大臣悉畏附之,惟惮楚材沮其事,以银五万两贿赂之。楚材不受。皇后以御宝空纸付奥都刺合蛮,使便宜填行。楚材奏曰:“天下者,先帝之天下,号令自先帝出。今如此,臣不敢奏诏。”寻有旨:奥都刺合蛮奏准事理,令史不书者,断其手。楚材曰:“君国之事,先帝悉委老臣,令史何与焉?若事不合理,死且不避,况断手乎?”因厉声曰:“老臣事太祖、太宗三十余年,不负国家,皇后岂能无罪杀之。”后虽怒其不听话,亦以先朝勋旧,深加敬惮焉。

皇后称制三年夏五月,楚材故去,年五十五。有小人谗言于后曰:“楚材为丞相二十年,天下贡赋半入其家。”后命中使验视,仅琴十余,及古今书画、金石、文字数十卷,无它物。

楚材从释万(人名)受佛学。一日万造访,楚材正在吃饭,惟以菜根蘸油盐而已。其俭于自奉如此。

楚材精通天文历算医卜之书,预言常验。至顺元年,赠经国议制寅亮佑运功臣、太师、上柱国,追封广宁王,谥文正。

史臣论曰:蒙古初入中原,政无纪纲,遗民忐忑不保旦夕。耶律楚材以仁民爱物之心,为直寻枉尺之计,委贽仇邦,行其所学,卒使中原百姓不致践刈(yi4)于戎狄,皆其人之力也。所谓自贬损以行权者,耶律楚材也。

翻译古文、查找字典,比撰写自己的文章累上几倍。然而,好的文章和事迹又不忍放过,只好勉为其难。

为忠实史记,又不能翻译过多,大家凑和着读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