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汤姆指着自己身边的三个人对无为说:“你加上我们四个,轮流坐庄玩德州扑克,敢不敢?”

“哈哈,当然可以。”无为笑着答应了,他心里说我是德州扑克大赛的世界冠军,你们真是撞枪口上了。无为紧接着又问:“你们要赌什么?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

汤姆想了想,对无为说:“我们用泥码赌,每个人五百元的泥码,如果你输了就请你离开安尔拉岛。”

“好,我同意,如果你们输了怎么办?”无为平静地问。

“如果我们输了,你赢多少泥码我们就付给你相同数额的钱怎么样?”

无为摆摆手,笑着说:“我不要你们的钱,如果你们输了,从今天算起,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内你们四个人必须听奥丽娜的话,无偿的帮助她干一年的活,你们同意吗?”

四个年轻人一听这话马上点头同意了,他们巴不得有接近奥丽娜的机会,能帮助奥丽娜干活对他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酒巴里的人也被他们奇异的赌注吸引了,随即跟着起哄,大声叫嚷着赶快开始。小岛本来只有几百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之间都很熟悉,都知道这几个年轻人的心思。

大家纷纷闪开,让无为和四个年轻人在牌桌边坐下,周围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挣抢着来看热闹,平常小岛上很少有这样的吸引人的事情。

老费勒给每个人发了五百元的泥码,都是十元和二十元的筹码,摆放在五个人的面前。

汤姆跟奥丽娜要过来一副崭新的扑克,自己亲手打开,把大小王抽出来扔掉,然后把扑克洗了两边,最后让每人抽一张牌决定由谁开始坐庄。

无为笑着对汤姆说:“不用抽了,你先来做庄吧。”

听无为这么说,汤姆也不客气,他把手里的扑克又重新洗了一遍,然后合起来握在左手心里,用右手开始发牌,他先扔掉最上面的一张牌,随后按顺序给四个人,包括自己每人两张底牌。

汤姆发完牌后,把手里的扑克放到桌子上,拿起自己的两张底牌偷偷看了一下,然后等着左侧的人开始下注。

无为前面有两个人,一个下小盲注,一个是大盲注。小盲注下了五元,大盲注十元,轮到无为下注的时候,无为根本就没看自己的底牌,他平静地说:“我们不用麻烦了,我把这五百元全押了,大家摊牌吧,就用这两张底牌比大小。”

所有的人都用惊奇的眼神望着无为,还有三张公牌没有发出来他就要求摊牌,这也太心急了吧,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赌博的。

无为见大家都看自己,他微笑着说:“我的底牌是一对老K。再发出三张公牌来也是我的为大,不信你们可以打开看看。”

周围的人都看到无为没有动底牌,心里都在想难道这个中国青年是神仙,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底牌?无为身后一个人忍不住伸手掀起了他的底牌,果然是一对K。

有几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惊呼了一声,“啊,上帝,真的是一对K。”

汤姆和另外三个人面面相觑,愣了一会儿,汤姆把自己的底牌朝桌子上一摔,用手指着无为说:“你一定是在作弊!”

“愿赌服输,大家都看到,是你发的牌,而且我根本就没动这两张底牌,请问我怎么能作弊?”无为的话让汤姆张口结舌反驳不上来。

“好吧,为了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我让你们四个每人坐一次庄,如果有一次我输了,我就马上离开这里。”无为心平气和看着四个人说。

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心想这个中国青年也太狂了吧,就是赌王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如果说他赢一次大家还能相信,要连续赢四次真的是有点天方夜潭了。

第二个人从汤姆手里接过扑克,他反复洗了四五次牌,然后开始发牌,等他把五个人的底牌发完后,四个人都抢着摸起自己的两张底牌偷偷的查看。

无为还是没有动自己的底牌,他把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望着四个人笑着说:“这次我的底牌是一个十点一个J,如果后面把公牌发出来,我就能组成同花顺,依然赢你们。”

坐庄的年轻人不相信地看了看自己手里还没有发出来的扑克,随后一下子坐到了座位上,正如无为说的那样,如果把牌发出去,他刚好是一副同花顺。

“My God.”(我的上帝)周围的人忍不住惊呼起来。

无为望着惊愕不已的四个人,轻声问:“还要赌吗?”

四个年轻人知道今天遇到高手了,再赌下去结果还是一样,汤姆好奇地说:“我们输了,我们遵守刚才的约定。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您怎么会知道底牌?”

无为扶着桌子站起来,答非所问地说:“我累了,需要上楼休息了。”说完慢慢朝楼梯走去。

酒巴里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无为,希望能从这个神秘的东方青年身上看出点什么来。不知道是谁忽然说了一句,“赌王,他一定是赌王。”

老费勒的酒巴里有个赌王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安尔拉小岛,岛上的人聚拢到酒巴想一睹赌王的风采。

无为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却再没有出来,因为年轻气盛,同时也想教训一下几个年轻人,所以才露了几手,不过无为心里挺后悔,不应该显要小技巧,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另外无为想起奥丽娜说过她不喜欢赌博,无为担心自己这样会让奥丽娜失望。

第二天早上,老费勒敲开无为的房门。无为对这个救自己的老人很尊敬,急忙请老费勒坐下。

老费勒微笑着望着无为,高兴地说:“年轻人,我把你从海里捞上来,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真想不到你有这么高的赌术。”

无为来到安尔拉岛已经半个月了,住在老费勒的酒巴里,老人却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身世,也没问自己为什么受伤,无为知道老费勒有大海般宽广的胸怀。现在见老人对自己提起昨天的事情,所以不想对老人隐瞒什么。

“费勒大叔,让您见笑了,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赌术,我昨天用的就是一些小魔术,这些东西在赌场里一点用都没有。”无为诚实地说。

“哦?真的吗?我亲眼见到你赢了他们,怎么说不是赌术?”老费勒好奇地问。

“哈哈......我说的是实话,我妈妈是个魔术演员,我从小是看着妈妈玩扑克长大的,所以看牌记牌的能力很好,汤姆他们洗牌的方法不对,我能看到每张牌的位置并且记住它们。而赌场里的发牌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他们洗牌时根本让人察觉不到牌的情况。我使用的只是技巧而非赌术,这些技巧跟普通人在一起玩可以用,但是在赌场里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哦,原来是这样,我真的以为你有高超的赌术,大家都认为你是个赌王,都想跟你学点技术准备去赌场赌博。”

“费勒大叔,我对讲实话,千万不要相信有什么赌术,这些都是骗人的小把戏,进赌场后没有任何用处。”无为说着话从旁边拿过一副扑克来,演示给老费勒看。

“大叔您看好了,我可以把任何您想要的牌发给您。”无为边说边发出来了皇家同花顺在老费勒面前。

随后又把扑克收起来,快速的洗了几遍,然后把扑克在桌子摊开,从A到K的一条龙又展现在老费勒眼前,望着无为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老费勒惊叹不已。

“这些只是技巧,我妈妈玩的比我还厉害,许多魔术师都会这些,根本不是什么赌术。我的确也常在赌场里玩,但是靠得却不是这些东西。”

老费勒发自内心地说:“年轻人,你很诚实,我很喜欢你的为人。有这么好的技艺却不欺骗人,很难得。”老费勒说完就离开了无为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奥丽娜默默走进无为的房间,无为看着单纯美丽的姑娘,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奥丽娜,我......我没对你说自己会赌博,请你不要怪罪我。”

“你不用责怪自己,我以前也没有问过你,看你玩得那么熟练,一定经常在赌场里赌博了?”奥丽娜不冷不热地说。

“我......我......”无为在奥丽娜善良无私的目光的注视下根本无法撒慌,他更不敢看奥丽娜那清澈的眼睛,只好低下头轻声地说:“是,我以前常在赌场里玩。”无为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在赌场里赌博是件说不出口的事情。

奥丽娜一句话没有说,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