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春天,当中国和世界都在翘首以待北京奥运会的来临,空气中却开始弥漫着一种无名的焦虑;先是新疆恐怖分子企图炸毁航空客机的企图被发现,然后是西方对中国国内外人权问题的指责急剧升温,然后在中国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公众政治生活“两会”期间,西藏发生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藏独”暴乱事件;众多的无辜平民被袭击,建筑物被纵火,许多人死于非命。国内外各种因北京奥运而起的杂音和事件也不断发生;在雅典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上,有事先精密策划的国外政治组织,对中国的奥运官员的活动进行政治破坏,按照对国际恐怖主义的定义,对各国政治目标采用精神压迫的暴力方式,已经是恐怖主义的行为!

2008年春天,当中国和世界都在翘首以待北京奥运会的来临,空气中却开始弥漫着一种无名的焦虑;先是新疆恐怖分子企图炸毁航空客机的企图被发现,然后是西方对中国国内外人权问题的指责急剧升温,然后在中国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公众政治生活“两会”期间,西藏发生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藏独”暴乱事件;众多的无辜平民被袭击,建筑物被纵火,许多人死于非命。国内外各种因北京奥运而起的杂音和事件也不断发生;在雅典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上,有事先精密策划的国外政治组织,对中国的奥运官员的活动进行政治破坏,按照对国际恐怖主义的定义,对各国政治目标采用精神压迫的暴力方式,已经是恐怖主义的行为!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必须以重拳反击西方

在一些群里和朋友聊天,不少朋友很不解西方反华势力的言行。有朋友问:他们为什么要支持藏独分子?他们为什么要抵制奥运会?他们为什么要侮辱我们华人?其实,这种情况很正常,只有嫉妒心和自私心非常强的人,才会嫉妒和仇恨别人的进步。也只有嫉妒心和自私心非常强的国家,才会极度嫉妒和仇恨他国的强大和进步。我说过,对于西方来说,他们内心是非常清楚的,支持藏独、疆独、台独,都不会成功。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在50年代,在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这么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支持藏独、疆独、台独,都没有成功。在50年后的今天,中国越来越强大了的时候,支持藏独、疆独、台独,还有成功的可能吗?有人说,特别不理解法国德国,说他们不是我们的朋友吗?中法、中德关系这么好?怎么法德这次跳得这么凶,居然抵制奥运会?呵呵,这也很正常,中法、中德的关系是友好,但我们要知道,我们是第三世界国家、法德是自诩为发达国家,他们自诩比我们高一等。呵呵,所以我们也别自作多情。中法、中德,甚至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只能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只能是一种生意上的伙伴关系,只有利益地交换,没有什么深情厚谊和感情可言。这是历史教导我们的事实。对于把

法国华人华侨留学生“4.19万人大型集会”

4月19日(星期六)12时—16时(中国当地时间18时—22时),法国留学生和华人、华侨各界近1万人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举行以“支持北京奥运,反对媒体不公”为主题的集会活动,积极支持北京奥运、捍卫中国形象。这是近二十年来法国规模最大的华人大集会,集会形式包括万人签名、合唱爱国歌曲,华人、华侨、学生代表演讲等。

阅读全文 快照 手段各有优劣,对疆独与藏独的简要对比分析

先说明一下,我是新疆人,汉族,从小在这长大,处在疆独势力一直妄图搞破坏的新疆乌鲁木齐,现在在一家国有企业的宣传部门工作。自工作以后,基本上每个工作环境至少30%以上是维族人,在一起工作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人家能听懂你的话,你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最多是两句骂人的或简单的话。不少维族人很豪爽,也很慷慨,他们过年是非要拉你去吃手抓肉的。但是与他们的闲谈中,一些人还是有很强的民族主义思想的,比如常常无意中说新疆是他们维族的;你们汉族掌握着新疆的各种权力,他们没有什么权;他们把新疆的资源都运到了内地,让内地发展,当地人实惠不多。(这些闲话以后我会深入写一写,探讨一下。)但是总体上新疆的局势还是很稳的,根本不可能出现西藏314那样的情况,(当然不是说疆独不想搞事情,主要是搞不起来,一露头就给收拾了。)因为新疆有一个强有力的地方政府做后盾。一些内地网友眼中新疆好像很恐怖,跟阿富汗差不多,满街维族人拿着刀子乱走,动不动这儿就爆炸,这就像西方人看中国一样,是臆断,不过也充分说明对等的宣传有多么难。一、疆独的硬实力比藏独强,而软实力比藏独差。(这里用“硬实力”和“软实力”有点抬举他们了)疆独一直与基地组织

阅读全文 快照 CNN的对华诬蔑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在我们讨论问题之前,我想,我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西方社会,准确地来说,西方的反华势力,一直是等待着一个攻击中国的时机,而奥运会,成为他们眼中的最佳时机。我们也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这样的攻击,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有的,只不过以往,对于国际社会上这些不友好的声音和行为,大家看不到听不见,但并不代表,这样的事实不存在。而这次一下子被放在了眼前,而且火力如此的凶猛,让中国人的感情遭到巨大的冲击,只是这些,并不是因为一场奥运还有西藏,一个是借口,一个是时机。看到中国国内也有一些辩解的声音,认为这些反华势力,他们反对的是政府,而不是人民,于是他们嘲笑那些在海外街头挥舞着国旗的华人,也嘲笑在网络世界上,中国国内的那些义愤填膺的,被他们称为“愤青”的人。CNN的评论员卡佛蒂在为他自己的言论而辩解的时候,他也说,他针对的只是政府,而不是人民。但是这些为这些声音辩解的人,还有这些自我辩解的人,难道政府和国家还有人民,可以如此清晰的分离吗?我想起了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听到的,美国知识分子中的这样的声音,他们总在感叹,自己正在成为全世界不受欢迎的人,因为入兵伊拉克,因为那些在反恐的大前提下的所有霸道的行为。当

一个中年愤青的一天:4.19的伦敦属于中国

终于等到了4月19号,天气预报说当天伦敦有大雨,一大早起来一看,果然天阴阴的。上次火炬传递是下雪,这次是要大雨,是谁这么冤?10点多从维斯敏寺特地铁站出来,就看见学生门三三两两地聚集。因为等朋友,大概在那里站了半个小时,其间被一个日本共同社的大哥采访,问他怎么知道游行这事的,他说是环球时报上看的。俺赶快教育了他半天,告诉他正当人家欢欢喜喜准备开爬梯前,突然有人来踢馆并往你头上扣屎盆子,学生们在此气氛下自发地组织了这次活动。基于理解东方爱面子文化,大哥直点头,并向我保证一定全面报道。临了,问了我的名字,还要问年龄,说是日本采访的惯例!晕倒!但既然是要爱国的,就大着胆子说出了这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地铁站还碰见一MM,慌慌张张地跑上来,问我大队人是不是都走了,俺让她赶快追,结果人家来了一句,说是下午班的!再次晕倒加感动-上午班没开始居然下午班的已经来排队了!我们属于积极的,虽然没报名只是自发来敲敲边鼓的,但在游行没开始的时候就到了集会地点。CCTV的姐们儿也来的挺早,原来是要赶国内晚7点的新闻联播。游行的地点是议会大厦对面的一个小广场,在同学们排阵型的时候,俺们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