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腰上随时背着一把菜刀,只要那个发现我的犯罪行为,我就杀死谁。”4月13日,施甸县公安局通过密侦查,案发31个小时后,成功破获“4.12”入室抢劫杀人案。抓获犯罪嫌疑人杨史,男,17岁,施甸县水长乡人。面对办案民警的讯问,犯罪嫌疑人杨史一脸冷漠的如是回答民警的讯问。

案发边远村寨

4月12日清晨8时许,寂静了一夜的小官市村,开始沸腾了。原本王季家幸福祥和的农家小院里却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寨邻妇女宋惠准备到王季家的小买铺买洗衣粉,见其家商店没开门,就绕到王季家的大门口,边推门边喊着王季妻子冯芹的小名。宋惠喊了三、四遍见没人答应,以为冯芹睡着了,就径直走到商店的门前,也是边喊叫着冯芹的小名边推门。推开门后,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宋惠看到冯芹躺在地板上,其身上和地面上全是凝固的血液。吓得魂飞魄散的宋某,跌跌撞撞地跑到冯芹的哥哥家,告诉了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8时40分许,水长派出所接到死者哥哥的电话报称:“我妹妹冯芹,不知什么原因被人杀死在自家里,你们赶快来看一下现场。”水长派出所民警接警后立即驱车赶赴案发现场,发现冯芹被人用利器杀死在自己家商店内,全身被砍数刀,呈开放性状态,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因案件重大,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派出所民警一面保护现场,一面将案情向局领导及刑警大队汇报。刘院生局长、杨朝勇副局长听取汇报后,带领刑警大队全体民警亲临现场进行指挥侦破工作,并成立了“4.12”专案组对该案进行侦查。侦查人员在案发现场提取到了相关重要的犯罪证据。

由于案发现场位于村寨的边缘,且死者丈夫王季长期在外跑运输,小儿子在施甸县城上学,大儿子宋义(化名)刚好在4月11日晚到保山上网。同时由于案件发生在深夜,经民警一天的走访周边群众和调查死者生前与他人有未发生矛盾纠纷,均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案情分析会上,民警对该入室抢劫杀人案分析得出:犯罪嫌疑人应该非常熟悉死者冯芹家的家庭情况,极有可能是受害者家人的熟人作案,同时排除流窜作案的可能性。

4月12日晚的案件分析会上,主管刑侦工作的杨副局长决定从发动群众工作入手,对小官市村委会15—55岁的重点男性村民进行排查犯罪嫌疑人,但要侧重于案发地的西寨村民小组。同时对死者冯芹大儿子宋义的社会关系进行走访、摸排。

4月13日下午17时许,经民警侦查,确定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杨史为重大作案嫌疑人,民警将其传唤到水长派出所,进行进一步审查。另一队侦查民警当场在犯罪嫌疑人的床下搜出作案时的相关重要物证。

经审讯,在铁的证据面前,杨史如实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4月11日下午,杨史得知受害人冯芹的大儿子宋义到保山城里上网,晚上不回家。杨史和宋义俩人是相处要好的朋友,平时常常到宋义家中玩耍,熟悉宋义家的商店存放有一定数量的营业款,想到这几天手头拮据,遂起盗窃之念。4月12日凌晨0时30分许,杨史身带菜刀,翻墙进入到冯芹家的商店内,准备行窃时被异物响动惊醒的受害人冯芹发现。杨史怕冯芹将今晚的事告诉父母和他人,于是又遂起杀人灭口的恶念,丧心病狂地用菜刀将冯芹砍倒在血泊中。盗得240元钱后,杨史又将凶器抛在受害者家得粪池里。潜回家中的犯罪嫌疑人杨史将作案时穿的衣服和鞋子藏匿于床下面。经审讯,犯罪嫌疑人供述的作案情节与现场勘查及尸体检验结果完全相符。

目前,犯罪嫌疑人杨史已被施甸县公安局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追根溯源:都是溺爱惹的祸

杨史被押上了警车,小官市村全村群众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民风淳朴的村寨,会发生这样惨厉的悲剧,但确实发生了,谁也没能想到,一个刚初中毕业的未成年人,并且还是受害人儿子的亲密朋友,竟会是这样的冷血,用这种恶劣的手段杀害朋友的母亲。最终,杨史用240元钱,换来了法律对他的严惩和一生的牢狱生活;用240元钱,葬送了他美好的一生,同时也葬送了两个美满幸福的家庭。面对事实杨史的父亲痛哭着一遍遍告诉民警“都是溺爱惹的祸,真后悔以前对儿子不多些严格管教和约束,不应纵容,由着他的性子,让他养成花钱大手大脚的坏习惯。”

罪恶绝非来自一念之差。犯罪嫌疑人父母亲沉迷于赌博,一味满足儿子金钱和物质要求,而忽视了对未成年人人生观、价值观的正确引导。父母的溺爱和犯罪嫌疑人冷淡灰暗的心理促使杨史走向绝路。事情已经过去了,但它却留下了一道人生的考题,留给人们去思考,留下了一串长长的问号,让人们用心灵去回答……

注:文中出现的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