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年4月日本侵略者兴高采烈地在上海日租界虹口举行盛大的“祝捷”大会,庆祝4月29日日本天皇诞生之日。为此,京沪卫戌总司令、第十九路军最高长官陈铭枢

事前来到上海,邀请暗杀大王王亚樵密商破坏日军的“祝捷”大会事宜。鉴于日军规定:“祝捷”大会只许日本人和朝鲜人参加,中国人一概不准入内,王邀请在沪的朝鲜独立党党人安昌浩担此重任。王亚樵即送去一枚体积小、威力大、携带方便的定时炸弹,同时还送去4万元活动经费。安昌浩接受任务后,连夜在他的寓所霞飞路宝康里40号召集他领导的朝鲜革命志士尹奉吉、金天山、安昌杰秘密商量了周密的行动方案。

1932年4月29日这天上午,许多日本侨民和朝鲜人身着盛装,带着干粮、水瓶纷纷向会场集中,尹奉吉身穿和服,提着装有炸弹的大热水瓶,同金天山、安昌杰一道走迸会场。金、安两人进场后即在左右两侧的最后座位坐下,以便策应。尹奉吉则带着水瓶径直走到讲台前面,顺手把热水瓶放在讲台下面,返身坐在第一排座位上。日本侵华军总司令白川大将、日驻华公使重光葵等20余名高级官员在讲台上依次入座,尹奉吉走到主席台前装着倒开水的样子。把水瓶里定时炸弹的开关扭开。随即悄悄地离开会场,金于山、安昌杰遥看尹奉吉已经得手,也迅即离开会场。两分钟后,白川正在讲演之际,突然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讲台轰塌,血肉横飞,白川被炸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三天后毙命。重光葵被炸断一条腿,第三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中将、第九师师长植田谦吉中将、驻上海总领事村井仓松被炸成重伤,其他十几个日本人死的死、伤的伤。当时,台上、台下,哭声、惊叫声、呻吟声响成一片,白川的“祝捷”大会成了哭丧大会。

消息传来,大快人心,上海人民奔走相告。同民政府也叫戴笠派胡抱一给王亚樵送去4万元奖金。王即把这笔钱转交给安昌浩,并叫人在圣母院路庆顺里买下了“公道印书社”,让安昌浩及其战友作为栖身糊口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