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维护世界和平的军人没想到这么好战啊。”“总司令”笑着说,“确实可以这样,但是你不认为我们应该给日本人一个机会吗,即使在日本人当中,也有一些好人,帮助因为日军遗留化武受害的国人打官司的日本律师,那些声援他们的日本人,甚至当年抗战时期,也有不少日本人加入我们的队伍一起抗击侵略者,或许这个民族已经不可救药,我们可以看着他堕落下去,直到毁灭,但是我觉得为了这些和我们并肩作战的人,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个反省的机会,毕竟日本人跟美国人是有区别的,美国人在911后把自己视为最大受害者而忽视了对整个阿拉伯民族几十年的肆意侵略和殖民统治,所以他们之后的反恐战争只能越反越恐,最终导致跟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直接对立,或许在今天凭借他们强大的国力他们可以肆意欺凌对方,但是当有一天美国的国力只要有一丝衰弱,他们就会遭到对方积攒了数十年仇恨的攻击,甚至那时都不会有人去同情美国人,只能说他们自作自受,美国人记住的只有911的那3000无辜的人,他们不会会记得美国人为了买油便宜点而杀死的几十万阿拉伯人,所以他们只能祈祷在今后的日子里不要走错一步,但是在今天的日本还有有些人在反省他们所做的事情,即使这个声音在今天的日本已经很难听见了,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看看有什么后果,毕竟上帝在用洪水毁灭人类前还是叫诺亚同志造了一条方舟的,况且今天的中国人并不想打仗,只想做生意赚钱,我们没有权利让他们参加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战争。”

“这些国际大事似乎不是我们该思考的。”“剑齿虎”转身向后走去,“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回那些文件,让日本人的丑陋显形出来,同时挽救那些在日军遗弃化武上的同胞,至于这个该死的国家的未来,管他呢,即使他明天就沉进太平洋,我们只要几条皮划艇就能划回中国去。”

“总司令”回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如果不能去了解敌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你就无法达到真正的知彼,也就不能得心应手的对付敌人。”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总司令”不慌不忙的拿起手机,“……好,我明白了,不要着急,这事情急不来,现在她正在有一个矛盾冲突,是听从她爷爷的教诲还是听从自己的感觉,没关系,让战狼继续和她交往,时间一长,冲淡她的回忆,现在反正没有人在旁边给她灌输右翼那一套了,时间我们还有,先让她恢复过来,然后让她亲手把我们要的东西交给我们,这是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法……好,你注意点就可以了,日本政府那边,我们会小心的,他们找不到我们,即使他们发现了这里,我们还有下一个地点,对我们来说不成问题,但是对他们就比较糟糕了,这次他们的损失可不小啊。”……

“柳哲,你这个饭桶。”幸田愤怒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这几天,外务省的电话就没断过,英国,法国,德国,甚至韩国等国家的抗议和质问已经让那里忙得不可开交了,针对东京酒店的袭击即使美国人不国问,其他国家也非常愤怒,而且各国的情报机关都开始了调查,假如这一切都是在你抓住了对方的基础上还好,我们可以把矛头趁机指向中国,但是现在你连个毛都没抓到。”

“对不起,总裁,我们正在努力寻找,但是最近的芥子气泄漏事故已经让我们开始有些……”

“芥子气泄漏不用你管,卫生省自然会负责,你派一些人回收那些芥子气炮弹就可以了,从上面的编号我们已经可以确认这些确实是隐藏在中国的芥子气炮弹,根本不是什么遗留在日本的炮弹,那就是说那些中国人正在用这些炮弹来吸引我们的注意,绝对不能中计,被这些芥子气泄漏给扰乱了视线,必须主动出击,寻找他们的踪迹,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总之给我找出他们来,然后带到新闻发布会现场让他们现形。”

“是,总裁,我一定把他们抓住。”看来内阁给幸田的压力也是不小。

“现在你有什么调查方向?”

“是,我们之前在酒店里发现的假身份已经确认了,对方似乎是通过黑客手段将个人资料强行插入我们的电脑系统,然后伪造证件,这样实际上就等于完全变成了日本人,而且一旦被发现,他们又可以动用另一个身份,无论是在日本做什么都不会引起怀疑,所以我们打算核实电脑记录和真实的情况,找出所有的这些假身份的人,然后仔细观察这些人的行动,相信可以找出他们,同时已经有了他们所有人的素描画像,虽然他们的长相都异常普通,甚至没有任何可以描述的出的特征,即使发通缉令也很难根据这些模拟画像找到真人,但是对比相关的资料还有情报部那边的信息,我们相信可以找到一些线索的。”

“日本1亿多人口,凭借那些根本没有任何特征的照片,你打算用几年的时间来查?”

“如果有各地警方以及各地人口管理部门的全力协助,大概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能查出来。”

“那好,我再给你一个月,到时候如果还不能查出来,那么你要有心理准备,所有的责任都是你的。”电话断了。

柳哲心有余悸的挂上了电话,眼下,他连切腹的心都有了,没有任何的线索,对方也再没有联络过,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的芥子气中毒者和那已经接近400具的尸体还躺在冰冷的停尸房里,还有地铁线里依然近似疯狂的搜索以及东京更加拥挤的交通。

“去联络藤田,他现在应该在名古屋,看看他那里有什么线索。”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