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可以远距离地通过枪口发射,悄然地用炸弹发射器,给目标的船身上都装上了高爆炸弹。有关炸弹的技术参数值是相当高的,这是一种二次性的爆炸炸弹。在第一次爆炸时,它将在附着的地方炸开一个口子,紧接着第二次的爆炸就是致命的。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极力开发小型的高爆炸弹,而核弹的小型化也在改进的范畴之中。

经过卫星在高空探测扫描得来的资料表明,中国远洋公司的那艘商船一切都很正常,惟一的缺乏是:没有轮机手去将它启动。另一小组的人员就是对海盗停泊在港湾里的船只进行爆破任务。那些由海水里游到那艘商船边的战士们,依靠着一种小型的,由充电产生出吸附作用力的吸附器,悄然地爬上了商船。其中两名战士立即朝商船的动力机舱奔去。 紧随其后由海里爬上码头的突击战士们,则继续听从潜艇朝他们发来的指令,去一一对各种目标物进行着定时炸弹的安置。

可是在港湾里只除了以色列生产的六艘炮艇之外,港湾里应该还有一艘驱逐舰的呀!但是现在只有两艘,而另一艘驱逐舰竟然不见了。静静地停浮在相距40海里的蓝盾号核潜艇,对其不断地进行电子干扰波束的发射。同时,分析着高空中的卫星,通过红外线拍摄传输而来的图像资料。在半个小时之前,还停泊在港湾里的另一艘驱逐舰也不见了,所有的分析员对这一情况顿时感到了相当严重。

而在基地的要塞里面,分析员们早就对这种情况做出了一种肯定的解释。将卫星拍摄的资料定格下来,进行细细的分析,的确不见了。不过以前停泊在港湾里的驱逐舰,这会儿竟然出现在岛的外沿,它没有从港湾里出来,就到达了小岛的另一边,也许有一条秘密的水道,也许是一个天然的溶洞与海岛的另一边相通。不然的话,卫星是能够拍摄出来的。四艘驱逐舰及六艘炮艇,将是蓝盾号核潜艇将要锁定摧毁的目标,放过任何的一艘,它都将给行动造成致命的危险。

在基地总指挥室里,海军中将与一位进来汇报最新分析结果的分析员,就桌面上的资料探究着,两人的头几乎碰到了一起。

“只有一种最为合理的解释。”分析员说道。

他起身来到了屏幕的面前,因为在它的上面,这时候正好出现了,整个海盗盘踞的小海岛的鸟瞰图。他拿起一个射光讲演棒,由它的一端发射出去的一束细光投射到屏幕上,把海岛港口处的那座大山给圈了起来。

“失踪的一艘驱逐舰,应该在这个山下的溶洞水道里。我们都这样肯定地认为,因为现在那艘在岛另一面的驱逐舰没有从港湾里出来就出现在那里。”光线圈将他现今指明的地方圈了起来。“从这种情况上来分析,足以说明这种推断是正确的,有一个天然的溶洞,被海盗们建设成,能供舰船通过直达海岛的另一边海域去的水道。”

“水道的进出口,最有可能的所在地点在哪里呢?”海军中将问道。

“有可能在这!”分析员指着图案回答道:“从卫星得来的资料是无法证明这一点的,我们的分析估计是;处在这个位置上。”

上将一直是双目注视着另一面屏幕,他的内心里是无比的焦急。在注视的屏幕上,它现在显示出由卫星送来的同步图像资料。那艘海盗的驱逐舰停靠在离突击队员,选择登岛不远的海域地方,目前,突击队员们乘坐着的橡皮艇距海岛还有六海里,这样,原计划中的登岛点不得不被迫放弃,重新去找新的登岛点。他焦虑地等着指挥部,汇报来新的、拟定好了的登岛地点方案,事实上当这一情况出现的时候,在上将的脑海里早就选中了一个地点。

自从基地要塞接受到行动的指挥任务之后,就一直在研究海盗盘踞海岛上的地理状况与地理结构内容,如果要拿出第二个选择点,那就只有选中小岛的那面陡峭岩壁处了。因为那里像一个小小的港湾,两边延伸出许多的礁石,同时又是浅水地带。尽管对于突击队员们来说,将要面临着许多的困难要去克服。不过在峭壁上方的山顶上,在那里有一幢很大的建筑物,在它的里面正是人质被关押的地点,人质可以从悬壁上沿着绳子滑下来,这将大大地缩短了路程,这对意图在于快速行动的旨意又是有利的。

现在只有选择此处较为理想,上将相信会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时候他站起来,踱临到了安装着玻璃拦的窗边,从高处可以巡望整个控制室。一排排的控制长台旁边的操作人员们,他们忙得无瑕多顾,各种指令与信息全都由他们去处理去控制。

“现在该艘驱逐舰,停在海岛的另一侧面,这将意味着什么呢!”此话引起了上将去看他。问话者是国家情报局的专员,在这个问话里已经包含了上将的意思。曲靖不停地往手提电脑里输入某种数据资料的东西。战术导弹的解码工作全由他一人来负责。

“有一种解释恐怕是不会,也不能够让人去相信的。”分析员插话来说道:“我有一种这样的猜想,也许是出于驱逐舰长的无聊因素。”

当此话立即引起身旁的长官,朝他投射出不能理解的目光之时,分析员将促使如此判断的结果资料展示了出来。从图片上能够看到许多的人在舰船甲板上兴高采烈地跳动,在经过技术性的层层放大之后,场景的确使人联想到了酒会。

“存在着一种多么大的技术性保障呢!能够准确地保障着突击队员们,不会在海面上时被海盗发现呢?”上将问及最为关切的问题。如果突击队员们被发现了的话,那可是真不敢去想象的事件,所有的突击队员只有一条可走,那是走上了一条为共和国殉职的道路。

“从以往得来的情况上去进行分析。”分析员回答道,“到了夜间,海盗们仅仅只靠着岸基的雷达系统,并没有使用舰载上的雷达,来进行辅助性的探测,以此来加大探测的范围。因为这毕竟是汪洋中的一个小小的孤岛,他们从来就没有意识到,将会受到攻击的可能。”

“我们的核潜艇,蓝盾号现在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地方?”海军中将问道。

分析员指了指海图说:“相距海盗岛屿40海里的海域中静静地浮着。”

上将低头沉思了一下,当他抬起头来时,目光首先落在指挥参谋的脸上。

“要弄清其溶洞水道的确切位置!”上将说道。因为在指挥参谋人员的脸上,如同写明了这种要求内容。

“这是紧要的事项,上将!”参谋人员应声道:“不然的话,解救人质的行动将会以失败而告终。”

上将二话没说,拿起了话筒。向突击队员们发出了,一定要去弄清楚溶洞的准确方位,和水道在哪里的指令十分明确。同时,还附带了另一个命令指示;那就是同上将预料中的那么一样,让突击队员选择了那处陡峭的岸壁,作为登岛地点。那艘载有与海盗谈判的北美林斯公司的商船也发来了信息。辽阔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结。该商船将着为第二个预备的通讯转发站点,有些意外突发事件以及各种可能性的事情,是让人预测不到的,从而不得不去进行多方面的考虑。

蓝盾号核潜艇收到了基地发来的最新指示,马上将指令传达到突击队员们的耳机里。对那艘驱逐舰已经是目标锁定,当战斗一旦打响了,或者探测到有任何的危险,都会发射导弹以求先发制人,事实上它的任务是很明确,那就是将海盗所有的战舰全部击沉。在潜艇里的导弹控制中心里,导弹发射员一一给垂直发射筒内待发的导弹输入目标数据。一旦负责封锁港口的突击队员们弄清了溶洞的位置,精确制导的导弹会将目标纳入锁定的范围里。

“命令收到!”指挥员李忠回答:“选择二号登岛点。”

乘载二十名突击队员的橡皮艇,停止了先前带有噪声的推进螺旋桨,现在启动了陆军司令部提供的无嘈声螺旋桨,用它来工作,当然就速度上来讲,自然慢下了许多,但是不论怎么样,总比用人力划水要强上一佰倍。只是最后的一段距离仍然得靠人力来划水。

“我们开始活动手脚的时候就要到啦,”指挥官继续说:“我想我们早已憋得心慌。”

“我会留恋这段时光的。”有人很感慨地说。

每位战士都从各自的坐位下,拿出了一个划桨来划水。魏征在皮艇的一侧通过红外线望远镜观察了一番海盗的驱逐战舰。从测距到的距离数据,距离他们只有三公里远,舰船上的灯火辉明,而且海风中还捎带来了,微弱但能让人听得出乐声的音乐。随着橡皮艇在海水中颠涌着行进,一道沿着岛势形成的陡坡差不多遮拦住了它,最终彻底挡着看不见。陡峭的登岛点,正黑蒙蒙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我喜欢这音乐,它的节拍很激烈,因为它让我想起了在舞厅里认识的那位姑娘。”

“也许你俩相处的很有意思?”

“不!我不想说啦!”

“嘿!我说伙计!是你自个儿开了一个头,你不应该结束,她离开了你?”

“我想一定是这样,你们曾经有过一段很疯狂的恋爱对吧!”

“不能有遗憾,只要曾经有过这种过程就足够了,你们说,我说得对吗?”

“全部都给我闭嘴!”指挥官李忠这时插入话来说道:“快划!”他朝艇上其他的人员打着快划的手势。“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不想把自己当杷子让海盗来射击的话,惟一的出路就是快划。”说完此话之后,他跳到了一个有一点力气跟不上节拍的人那里,抢过他的桨,代替他快速地划了起来。

陡峭的峭壁几乎垂直地伸入到了大海里,突击队员们选择了有一点滩头的地方上岸。他们踏上了怪石林立的岸边。先上岸的队员们立即担任了警戒。其余的队员们把橡皮艇拖到岸边,用绳把它栓在礁石上,以免被海浪冲走。干完这项工作之后,有十名突击队员每个人都从橡皮划艇上拿出了一个大包裹,它们是一些可充气的皮划艇,对它们一一充好气,在窄小的沙滩上固定好,它们将用来乘载解救出来的人质,由它运载他们到达蓝盾号核潜艇上去。

攀登悬崖峭壁,是特种部队里的一项必修的训练课程。各种适应陆军越野作战的器材足能够发挥出对任何地况的情况之下的需要。一条条长长的绳索,由枪械子弹为推射力,朝峭壁之顶发射了出去,低沉的枪声,早已被海水拍击岩壁的波浪声给吞没。万能抓爪,紧紧地抓住峭壁顶头处的岩石裂缝。突击队员们顺着绳索,像壁虎一样快速地往上爬去,仅仅只用时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所有的突击队员们都登上了陡壁。然而在他们的面前,仍然还有一段石壁斜坡等待他们再一次去攀爬,但是面对这道天然屏障,已经不怎么很费事了。

夜空里,除了海风阵阵吹刮声与海浪拍击岸礁的涛涌声之外,几乎是万籁寂静。虽然吹刮而来的海风里,夹带着微弱可闻的摩摩音乐声,但是它并没有破坏令人惬意的静寂。高高悬挂在天空中的月亮,它无遮无隐,尽情地把它那蓝色的月光洒落到地上来,大地上的物质体是那般的蓝澈可见,但又是那般的绝对明暗交融着,仅仅只用目视都能辨清,视力范围之内的物体轮廓。

还是启用了夜视镜,以及接收到卫星传送来的声音与图像的仪器,来辅助得到更多的信息。在山对面下方的港口,有一小部分没被山头遮挡住。一条延伸到海里的防波堤,呈鲜明的白色,海浪拍击着堤岸后破碎的浪花,都是那般的清晰可见。虽然看不到港口里的详情,但是从映影到天空中的一片璀璨的光芒,就能知道港口的规模以及船只与岸上的建筑物有多少。在陡峭的岩壁上以及陡坡上分别安放好几圈绳梯之后,突击队员们悄然地走上了一条盘山而去的公路。

要攻击的目标是山头上,那看似像层层叠立在草坪边,仿佛如同是一座古堡式的建筑物,因为人质就被关在该建筑物的里面。而在该古堡不远的地方,置立着几幢现代化的建筑物。由卫星拍摄传送到每名战士接收器里的资料表明,目前看守着人质的海盗军事力量不多,这对解救行动是非常有利的。虽然只有一条公路可以通往这里,而沿着公路下去几十米拐弯的地方,是一个最好的控制点,掐断公路。只是山顶另一面的一处斜坡,虽然不能够进行通车,但是有几条盘坡而上来的人行道,连接着半山腰之处的海盗军事集中点,显然狙击的重点将会放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