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英雄谱:最坚强的兵和最强悍的兵

张渭良是志愿军某部五连的一名普通战士。1952年4月30日晚上,在深入敌方阵地奇袭敌人完成任务归来的途中,张渭良和另一战友为抢救一个伤员,不幸踏响了敌人所埋的地雷。他的左腿股骨被炸断,胸部也负了伤。踏雷的地点是在敌人阵地第二道铁丝网的后面,他把伤员和自己的枪交给同来的那个战友,让他们快走,他说:“你们不要因为我误事,只要有一口气,我就要爬回去!如果碰到敌人,我就用手榴弹跟他们拚!”

负伤的同志被背走后,他开始往回爬。伤口的疼痛,使他没法翻转身来,只好仰卧着,用两只手和右腿支持着身体,头在前脚在后,像游泳时仰游的姿势一样,一寸一寸地往回移动。手榴弹放在胸膛两侧,每前进一步移动一次。爬了五十公尺,天亮了。他只好爬到一个干涸了的水沟里去隐蔽,野草和小树帮助他不致被敌人发觉。这时,他才发现棉衣棉袄被炸破了很多地方。他顺手从腰带上抽出手巾,一块被打断了的约有二寸长的股骨也被带了出来。他庆幸自己大动脉没有打伤,他解开救急包将伤口包好,然后开始计划自己的行动。

他计划着:白天隐蔽、休息,晚上爬。如果敌人发觉,先用第一颗手榴弹杀死他们几个,再用第二个跟敌人同归于尽。

计划好了以后,他就靠着沟旁斜坐起来暗自说:“什么困难都没关系,我一定要活着回去!”为了爬行方便,他找了两根二尺长的小木棒。

天黑以后,他朝着白天辨明了的方向,借着板门店上空的光柱,又开始仰卧移动。爬了十多公尺,碰上了敌人的铁丝网,他用木棒顶着好容易从底下钻了过来。过了铁丝网,又爬了约有五十公尺,一道小河又拦住了他。小河虽然只有二、三尺宽,水也不深,但是对于一个负伤六处、两天两夜没吃一点东西的人来说,要再爬过去确是一件难事。他已没有力量再爬了,就躺在河床上的草丛里休息。

第三天黄昏以后,他忍受着周身的疼痛和无比的疲乏,在朦朦月光下,沿着河床找来了三根一公尺多长的小木棍。然后把木棍横架在河上,把手榴弹塞在口袋里,再把受伤的左腿、头部和身体的左半边放在木排上;身体的右半边贴着水面,然后用右腿和右手在水里一曲一伸,一寸一寸地蠕动,渡过了小河。过河以后,极度的疲劳与伤口的疼痛使他没爬几步,就昏倒在草丛里。

第四天,烈日的蒸晒和炮声的尖啸,把他从昏迷中催醒了。他的身体虽然很疲乏,但心里却很镇静。借着河床野草和小树的隐蔽,他脱下被露水和河水渗湿了的棉衣,让太阳晒干。这时伤口已经溃烂得很厉害了,脓水和血水不断地向外流,无数的苍蝇在恣意争吃。伤口内的蛆不住地乱钻,伤口更加疼痛。他仰坐起来,左手拿树叶赶苍蝇,右手用小树枝把伤口里的小蛆一团团地向外挖,然后再包好伤口躺下休息。

第五天,爬上河床,转弯后,便碰上了敌人的布雷区。刚钻过铁丝网,右手就触到了一条小铁丝。他意识到这是敌人的布雷区后,就沿着地雷线绕了三四个小时,却始终没有绕出雷区。这可把他气坏了,他狠狠地骂了一声:“老子挖掉你再走。”他用牙齿咬断了铁丝,摸到地雷跟前,取出信管,然后便从缝隙中溜过去。下半夜下起了大雨。风雨淋湿了他的衣服,使伤口更加肿大和疼痛。眼前是漆黑一团,他想到了严重的困难,但很快又充满了力量,坚强起来。他默默地对自己说:“我不能在不该死的时候死去,我一定要活着回去。即是死,也要让祖国人民知道我是怎样死的。”

雨过天晴,他凝视着那早晨微红而碧蓝的天空,然后仰坐起来观察地形。“这一带地形怎么这样面熟。”他一阵高兴。他清楚地知道沿着这条水沟再走百来公尺,转一个弯,就能看见自己的阵地了。

离自己的阵地越近,困难越多,但是心情也越紧张越兴奋,信心也越强;因此,困难也越不算什么。口渴时喝尿,没有尿喝,就用舌头舐早晨的露珠。肚皮低凹下去,棉裤穿不住了,他就把裤带套在脖子上。到后来,双手和双肘也磨得血淋淋,屁股上也磨出了血。尽管如此,他还是在昏后醒来时,继续爬行。就这样,七十公尺,五十公尺,三十公尺……一天一天缩短了行程。

第十天的清晨,炮弹的爆炸声又把他从昏迷中震醒过来。他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阵地。他兴奋地振起精神,挣扎着爬上了一个土堆,把棉衣脱掉,用白色的衣里朝向自己的阵地,并用手巾频频地向自己阵地摆动,希望自己同志看见这个信号后来救他。

连队的同志日夜都在为他着急。同志们白天在山头侦察,晚上下山去寻找。大家深信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的。

这天,教导员郭宝祥同志照例到阵地前去观察,从望远镜里发现了他。忙派担架把他抬了回来。

就这样,这个离开部队十天九夜的战士,终于胜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家”。当大家把他从昏迷中叫醒时,他的憔悴的脸孔上泛起了喜悦的笑容。他用嘶哑而低微的声音向大家说:“我带的东西一点也没有丢失,我活着回来了!”

这个最坚强的人,在朝鲜战场上,依靠坚强的毅力和钢铁般的意志,在身体负伤六处的情况下,整整爬行了十天九夜,最终胜利归队。朝鲜战争结束后荣获志愿军一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的张渭良荣在1954年荣归故乡嘉定市,分配在嘉定县民政局工作。1952年年,作家巴金去朝鲜战场体验7个多月,回国后以张渭良的战斗经历为原型,创作了小说《坚强战士》。

首创用轻机枪击落美军飞机的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关崇贵

志愿军第42军125师375团战士关崇贵是一名机枪手。一日天刚见亮时,英军第二十九旅的一个营就对志愿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坚守阵地的志愿军战士仗打起来异常英勇,一直打到下午,英军的进攻更加猛烈,而十几架美军飞机也飞临助战,在志愿军阵地上空来回轰炸。美军飞行员自从入朝作战以来,不曾遇到过地面任何射击,因此他们从来是贴着中国士兵的头顶飞,俯冲时机翼几乎要掀去中国士兵的帽子。此刻,从飞机上射下的机枪子弹和扔下的炸弹给志愿军造成了重大伤亡。眼见着战友们一个个在腾空而起的泥土中倒下,关崇贵急了,他端起手中的机枪要向飞机开火。一旁的弹药手立刻阻止着他:“副班长,咱可别犯错误!”

当时在敌方完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志愿军有一条纪律,不准对空射击飞机。因为轻武器对空射击不仅打不下飞机,反而会暴露地面部队目标,招致敌人更准确的轰炸。这是中国军队在入朝参战的初期,在不具备地面防空火力的时候,用无数士兵的鲜血换来的教训,以至于纪律被强调得十分严格,违反后的处理也十分严厉。

被硝烟包裹着的关崇贵对着他的弹药手大叫:“大不了枪毙我!”关崇资开枪了。第一次射出七发子弹没有打着。一架飞机见状向他俯冲下来,关崇贵又射出了七发子弹,结果,眼前的情景连他自己都看呆了:这架美军的P-51战斗机翅膀一斜,机尾冒着黑烟栽进了山沟,然后就是剧烈的爆炸声和一团冲天的火焰。飞机上的美军飞行员跳了伞,但由于高度太低,没等伞张开就掉在树上被树枝戳死了。

志愿军有个士兵用机枪打下了美军的飞机!团里立即命令查是谁违反的纪律。营里派人上到阵地,阵地上的士兵都说不知道。关崇贵认为好汉做事好汉当,决不能连累战友们,于是站出来承认是自己打的。关崇贵等待着对自己的处理、他的战友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异常英勇,他们期望着胜利也许可以减轻对关崇贵的处罚。而关崇贵的机枪再也没有停止过呼啸,他想,只要自己还没死就先多打死一些敌人。

关崇贵打下飞机的事被逐级上报,最终报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那里。彭德怀正为志愿军防空大力薄弱焦急,在仔细询问了关崇贵打飞机的经过后,他说:“这个纪律犯出了条经验,就是轻武器是可以打下敌人飞机的,鼓舞了战士对空作战的信心,要对这个战士重奖!”宣布立功命令的时候,关崇贵觉得是在做梦。他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记了特等功。关崇贵还是觉得自己违反了纪律,要求好歹得记一个处分。375团政委只好对他说:“别犯傻了,再犟下去,我真的要处理你!”

关崇贵的战斗斗志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曾带领一个班阻击敌人,战至阵地上只剩下他一人。当大部队开始向后撤退时,美军的飞机还在向这个阵地轮番轰炸,因为在爆炸声中他们依稀听见仍有抵抗的枪声。美军认为几乎被炸烂的阵地上不可能再有人活着,但枪声确实还在响。第42军军长吴瑞林放心不下,派出两个营返回去,要求从阵地的两侧包抄上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上到阵地上的中国士兵看见了关崇贵。关崇贵瘫坐在布满美军士兵和中国士兵尸体的阵地上,被炸弹炸烂的军服上遍是已经发黑的血迹,在他的胸前,堆着从美军尸体中搜集来的步枪、机枪、冲锋枪,竟有30多支!关崇贵在这个阵地上坚守了两天三夜,始终没有让敌人占领这个阵地。当中国士兵冲上阵地时。他们看见的是坐在尸体中射击的关崇贵。浑身是伤的关崇贵已经站不起来了。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再一次听到了“关崇贵”这个名字。彭德怀的命令是:对这个士兵连升三级使用!关崇贵从副班长提升为副连长。他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授予了“一级战士荣誉勋章”。1952年11月,关崇贵随42军奉命从朝鲜回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