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罪全书》-黑褐色的光★★★★★

★★★★《罪全书》--黑褐色的光★★★★★

蜘蛛在他的博客里说,他即使坐在仙人掌上,也依然冷若冰霜。想不出那厮一本正经冷若冰霜的模样,倒是觉得丫应该是一年四季都寸头T恤劲儿劲儿的文学小青年,快乐得像只转圈圈的小土豆我觉得。

俺地网龄不长,最初认识蜘蛛是在丫第一次走马上任做某论坛斑斑的时候。当时只知道这厮是个骨灰,和某头骂神齐名,号称砖王。丫上任之初,因为一个朋友被关小黑屋的事情俺跟丫沟通过几次,当时觉得这斑斑说话挺平易近人也讲道理,还算是个正常人。后来买了块手绘板拿论坛认识的朋友的ID画小人练笔,那时候咱是灌水顶帖的主,一般不打扰高高挂着的斑斑大人们,就只跟这厮说过几句话,于是找他帮忙做图片链接,就此算作正式在网络上认识。画小人的时候他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帮助。应该给丫鞠一躬,再作范伟状:“谢谢哦蜘蛛。”

认识这只文学男青年并拜读了丫不少文章尤其是砖文以后,俺地智商和网络无厘头语言水平直线上升,已经可以从容面对任何一般水平的文字调侃调戏或“人参公鸡”,养成了爱围观掐架起哄驾秧子的坏毛病,时不时还跟人小掐怡情。直至今日,每每翻阅到俺以前规规矩矩回复的帖子和写的字,甚是感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蜘蛛者流氓其型。

蜘蛛说,很多人只看到他流氓的外表,看不到他充满人文关怀的内心。然而读过他的小说《罪全书》(原名《犯罪百科全书》)的人,多多少少会从书里读懂他这个人。他对文学很执着,他热爱文字,他写得很苦。《罪全书》创作过程中,小说天天折磨着他,多少个无眠的夜晚,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抽烟,喝水,对着屋顶发呆。吃饭在想,走路在想。从他笔间流泻出的那缕黑褐色的光,从来是漫漫地浸润每个读者的内心不动声色就把悲悯和血性渗透四处,让人的怜悯和良知无所遁形的。

每一个人和他的字,都是有颜色有味道的。我喜欢用颜色和味道甚至是一道菜来形容文字。有朋友说蜘蛛的文字是褐色的,可浓可淡,水墨丹青一般,重似泼墨轻如留白。我只同意一半。

《罪全书》的文字,是一道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光,黑褐色的光。在它里面,混合了社会底层生活肮脏和无情的阴暗败坏以及鲜血干涸后的暗红。读他的文字,仿佛还能嗅到地底传来的腐臭气息和空气中淡淡的血腥。那些潮黑里,掺杂着不为多数人所知的欺骗、凶恶、败坏,揉合了出卖肉体和灵魂的麻木,更多的是无法摆脱一生贫穷的困顿无奈;那些干涸的血液,来自为招待远到探望的侏儒爱人杀死的忠实爱犬的丑妇;来自便装调查毒品案被放血而死的警察;来自回家探望重病女儿被击毙的通缉犯;来自出千被抓让人用骰子砸进眼眶不治而亡的赌徒;来自逃狱在外却突然悔悟,想跳下火车回去与家人团聚却意外摔死的逃狱者……林林总总,惊世骇俗。

然而《罪全书》里的故事虽然灰暗,却依然给人光感。它是一只外表刻着“贫穷”二字的潘多拉盒子,打开盒子就放出地狱的魔鬼。然而浊垢散尽的盒底,却呈现出人性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善良之珠。爱与善的光华,总会穿透不幸和血腥的拢覆,让人在被悲哀和罪恶触动以后,得到些许安慰:残疾少年罪犯的自卑和初恋的萌动、流窜犯对妻儿的思念、丑人和怪人间的爱情、毒贩哥们的义气、甚至天才警察与天才罪犯的惺惺相惜……所有的善与恶、幸福荣耀与困苦悲哀揉合在一起,便成了这道黑褐色的光。

本文为原创作品,首发在豆瓣上,申请加原创哈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9:26:30 被进窄门的羔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