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西风云 第一部 上卷.四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0/


有人提议:向党说,是党引导他们走向革命道路,他们作为党的儿女,相信党是不会不管他们的事的。党也是不能容忍 王须仁、王凤鸣他们胡作非为的!可是,此时党又在哪里呢?谁又能代表党呢?不是他王须仁,不是王凤鸣……任何人也不许以党的名义来发号施令!看来只好等到明天再说了。


然而,他们中有些人却等不到明天了。王须仁和王凤鸣已命令将湖边地委宣传部长袁汝哲、军事部长尹夷僧、副大队长秦廷奎、警卫中队队长孙立言、指导员权翊亭、鱼台县政府秘书刘葆琴以及连排干部刘运洪、刘庆余等数十人拉到了郭里集村外挖好的大坑前。


“二王”凶恶地指挥着行刑人员对数十名来不及进行解释的无辜同志大砍大杀起来,他们用刺刀捅,用马刀劈,一时间,郭里集村外呼声震耳:


“共产党万岁!”


“民族解放万岁!”


“王须仁,你这个坏蛋不得好死!”


“我们不是托匪,冤枉啊……”


……


一声声无辜的惨叫,一声声冤屈的呼鸣,在郭里集村外震荡,划破了九月十五日这个阴森的夜晚。


听着这呼声,有些行刑人员却感到了诧异:“为什么这些托匪在临死前还高喊‘共产党万岁’,而不喊‘托派万岁’呢?”


是啊,为什么一个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在瞬间都成了刀下鬼?为什么王须仁和王凤鸣这两个小人物居然能够主宰众多人的命运?!


问题是那样的令人费解,而道理又是如此的简单明了——


小泥鳅它可以在阴沟里兴风作浪;


蝼蚁之穴,可溃千里大堤;


一两条蛀虫,可蛀空大厦栋梁;


小人物照样能够搞乱你一个伟大而坚强的党!


——多么令人悲愤的现场!多么令人可怕的设想!!


……


王须仁、王凤鸣在郭里集制造惨案的同时,又编造了新的口供,说区党委的各个部和区党委机关干部都是“托匪”,甚至连整个边区的党组织也都是“托匪”发展起来的。


下一步,罪恶的矛头直指区党委。


再说区党委书记白子明,连续收到了王须仁、王凤鸣和陈筹分别给他的信,都是报告有关湖边地委的“肃托”情况和牵连到有关区党委干部的“口供材料。


白子明惊慌异常,他也不向中央和山东分局请示,便捕风捉影,首先逮捕了区党委宣传科长朱华和朱新民、王天章等人。


接着,又逮捕了教育科长孙基隆、《团结日报》社负责人魏钦公、吴莜砾等人。魏钦公(1921-2001)笔名力平,单县曹庄乡魏刘庄人,1936年考入单县中学师范班,同年冬由高文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重建单县中学党支部时任委员,后为党支部书记。1937年10月中共单县特支建立,他任委员,11月学校南迁,他动员一批同学留在单县坚持地方抗日。1937年底中共单县县委建立,他任县委委员,后任中共城关分区委书记、单县县委《战斗报》总编辑。期间先后在单县城内参加组织旅外学友会、单县抗日总动委会、战地服务团进行抗日宣传发动。还配合五战区第二游击司令部政工处,山东省第三巡回宣传队中的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进行抗日武装。1939年5月任中共苏鲁豫区党《团结日报》总编辑。运用报纸积极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号召民众组织起来,与日本侵略者进行坚决的斗争。对苏鲁豫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


白子明仿效了王须仁的做法,大搞逼供信,造成了区党委内部一片混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