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宋征文]灵柩前的皇冠争夺

灵柩前的皇冠争夺

———南宋权相史弥远废立太子始末


开禧二年(1206年),南宋宰相韩侂胄为了树立盖世功名,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发动了北伐金朝的战争。结果,各路北伐大军相继失利,不得不遣使向金朝请求议和。金人提出条件,必须惩办发动战争的凶手,杀死韩侂胄,方可议和。

礼部侍郎史弥远早就想夺取朝中大权,取韩侂胄而代之,但苦于没有机会,所以长期未能如愿。如今,它见金人以杀死韩侂胄为议和条件,以为时机已到,遂秘密活动起来。

史弥远知道,单靠自己的力量除掉韩侂胄并不容易。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决定联络杨皇后,共同实施自己的计划。

这杨皇后原是深受宋宁宗宠爱的美人,颇通经史,很有头脑。韩皇后死后,她与曹美人争夺后位,十分激烈。当时,执掌大权的韩侂胄全力支持曹美人,杨美人自知自己没有那么硬的靠山,便耍了一个小聪明。一天,她对曹美人说:“韩皇后死后,你我同受皇帝宠幸,看来这皇后之位非你我莫属。你我情同姐妹,不该为此争斗不休。不如我们二人各设宴席,请求皇上临幸,觇知皇上之意,以决此举。“曹美人因有韩侂胄撑腰,当即应允。但设席须有先后,杨美人让曹美人居先,自愿落后。曹美人不知是计,窃自庆幸。至期,曹美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先邀皇帝来饮。日近黄昏,宋宁宗方才到达。曹美人热情接入,请皇帝上坐,自己侧坐相陪。曹美人殷勤地劝了一会儿酒,刚要启动朱唇询问中宫谁属,就见一个宫女走到筵前报道:“杨娘娘参见陛下。”曹美人虽然不悦,但也不能不离座相迎,邀她同席。杨美人刚刚坐下,便对宋宁宗说:“臣妾宫中也备有薄酒,陛下一视同仁,此处已经赏光,应该转幸妾处,不要让臣妾空等一场啊!”宋宁宗听罢,便欲起身,曹美人急忙拦阻,请求皇上再饮几杯,杨美人说道:“姐姐何必着急,皇上到我那呆一会儿仍可回到这里。”曹美人无话可说,宋宁宗连声称赞道:“是啊!朕一视同仁,这边饮几杯,那边也饮几杯便了。”说罢,同杨美人登辇而去。

到了杨美人宫中,杨美人使出一番狐媚手段,亲捧玉杯殷勤劝酒。几杯酒下肚以后,宋宁宗按耐不住情欲,上前搂住杨美人香肩,便要与她上床交欢。杨美人见时机已到,娇滴滴地问道:“陛下,像臣妾这样的才貌,可以继位中宫吗?”宋宁宗早就有意立杨妃为后,无奈韩侂胄极力反对,所以拖延下来。现在听了杨美人的话,顺口说道:“你如此多才多貌,应该继位中宫。”那杨妃是何等聪明人物,听罢此言,马上乘势说道:“天子无戏言,请陛下写在纸上。”一边说,一边回顾宫娥。宫娥早已备下纸笔,立即呈上。宋宁宗也不细想,取过纸笔写下了“杨妃可立为皇后”几个字。杨妃怕韩侂胄从中阻挠,让宋宁宗再写一纸,宋宁宗又照前语写了一遍。杨妃立即跪下谢恩。然后密嘱近侍,将其中一纸送交其兄杨次山。

次日早朝,杨次山将御笔宣示朝堂,宣布杨妃已为皇后。正好另一纸御笔也由内侍照常例发出,百官见事已如此,再无异议。这也是杨妃的精明之处,害怕内廷御笔被韩侂胄扣住不发,而让其兄先示朝堂。就这样,杨妃当上了皇后。

杨皇后因韩侂胄反对立自己为皇后,对其深怀仇怨。他多次向宋宁宗吹枕边风,说韩侂胄的坏话。但宋宁宗因韩侂胄拥立有功,对她的话并不理睬。

史弥远找到杨次山说:“韩侂胄专权跋扈,擅起兵端,损兵折将,举朝共愤。他又对皇后一直抱有成见,不如把他杀死,既报了皇后的冤仇,又能同金人议和,也算是为国人作了一件好事。”杨次山把史弥远的意思和妹妹一说,杨皇后立即应允。

开禧三年(1207年)十一月三日晨,在杨皇后、史弥远和杨次山的指使下,中军统制、代管殿前司公事夏震等人,在韩侂胄上朝时发动突然袭击,把他截至玉津园夹墙内害死。事后才奏报给宋宁宗。韩侂胄被暗杀后,军政大权全归杨皇后、史弥远所操纵。他们遵照金朝的无理要求,把韩侂胄的头颅割下,派使臣送到金朝,并且全部接收金朝提出的条件,签订了屈辱的和约。 当时的太学生作诗讽刺说:

“自古和戎有大权,

未闻函首可安边。

生灵肝脑空涂地,

祖父冤仇共戴天。”

害死韩侂胄以后,史弥远升任右丞相兼枢密使,控制了朝中主要大权。他大权在握,八面威风,好不得意。但他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得意生涯能否长久保持下去,成了他朝思暮想的主要问题。为了能够长期保持大权,史弥远又把眼光放到控制拉拢将来的皇帝——太子身上。

宋宁宗虽然有很多嫔妃,但都没给他生儿子。开禧元年(1205年),他立宋太祖十世孙赵询为皇太子。哪知赵询是个短命鬼,竟于嘉定十三年(1220年)死去。次年,宋宁宗又立沂王的养子赵贵和为皇太子,改其名为赵竑。

赵竑被立为皇太子以后,史弥远就注意对其施加影响,期望把赵竑变成自己的掌中之物,以便赵竑将来继位以后,自己能继续专权擅政。为此,他细心观察太子的嗜好,然后投其所好,尽意拉拢。他发现太子喜欢弹琴,就买了一个善于弹琴的美女,送给太子。一方面意在拉拢,同时,也有暗地监视之意。

这个美人长得天仙一般,琴也弹得特别好。太子赵竑既得美人,又遇知音,虽知史弥远不怀好意,无如日亲日近,更经美人百般献媚,血气未定的少年皇子,竟被万丈情丝束缚得无从解脱。更兼美人知书识礼,秀外慧中,事事称意,沁润既久,太子越发喜欢,一时也离不开她。

太子赵竑虽然百般宠爱美人,但并不感谢献此美女的史弥远。他看不惯杨皇后和史弥远专权跋扈的行为,心中甚为不平。

由于太子过分宠爱美人,早已把美人当成自己的贴心人,认为美人爱自己超过爱史弥远,绝不会成为史弥远的间谍。因此,他发泄对史弥远的不满,一点也不背着美人。

一天,太子坐在茶几旁边喝茶,弹琴美人站在旁边侍候。太子望着美女,突然想到赠送美女的史弥远,心里一阵难受,便用手蘸着茶水在茶几上写上了“史弥远当发配八千里”几个大字。又有一次,太子与弹琴美女在宫中谈笑,当谈到史弥远时,太子陡然色变,气愤异常,用手指着地图上的琼州(今海南海口)和崖州(今海南三亚崖城)说:“这个人太坏,如果我将来做了皇帝,就把他充军到这里来!”他还给史弥远起了一个外号,叫做“新恩”。美女不解其意,问这是什么意思。太子答道:“等我将来继承大位,必将史弥远发配到新州(今海南新兴)或恩州(今海南恩平)。

太子写这些字、说这些话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宠爱的美人竟会是史弥远派来的间谍。美女在太子面前不露声色,背地里却将这些情况都偷偷地报告给了史弥远。

史弥远得到报告,顿时大惊失色,心想:“太子对我如此愤恨,将来做了皇帝,绝没有我的好下场。”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发狠道:“一不做,二不休!与其等着被流放,倒不如先下手,让他永远也当不了皇帝!”

于是,史弥远开始了废弃太子的阴谋活动。

赵竑被立为太子以后,沂王就再没有儿子了。史弥远为了废弃太子,便以沂王没有后人为由,向宋宁宗建议为沂王置后,获准后,便在宗室中积极挑选能够依附于自己的孩子,以备皇子之选。

史弥远挑选了一些时日,也没有一个中意的。正在愁肠百结之时,府中教师余天锡向他请假,准备回老家庆元(今浙江宁波)参加科举考试。史弥远便请他帮助物色一个孩子,余天锡连连点头答应。

余天锡途径越州(今浙江绍兴)时,遇到了大雨,便到城郊一个姓全的保长家避雨。全保长听说余天锡是当朝宰相史弥远家里的教师,不敢怠慢,连忙杀鸡宰羊,殷勤款待。席间,全保长叫出两个少年来陪客。余天锡见这两个少年长得眉清目秀,很斯文,不像是农家出身,就问是谁家的孩子。全保长回答说,那是他的两个外甥,姓赵,大的叫赵与莒,小的叫赵与芮,还说看相算命的先生都说这两个孩子是大富大贵,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所以叫他们出来见见贵客。余天锡因为有史弥远的嘱托,又听说这两个少年和皇室同姓,就把他们的名字记了下来。

回到临安(今浙江杭州),余天锡便把两个少年的情况告诉了史弥远。史弥远很高兴,立即下令把这两个少年接到临安,他要亲自见一见。全保长接到叫两个孩子去临安的命令,喜出望外。他忍痛卖掉了好几亩地,为孩子置办衣帽,还邀集了好些亲友为孩子送行。两个孩子到了临安,史弥远看了很满意。他特别喜欢赵与莒,认为这个十七岁的少年长得很端正,又很听话,符合做个傀儡皇帝的条件。不过,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怕事情泄露出去,反而不好,就先把两个少年打发回去了。

过了一年,史弥远叫余天锡把赵玉莒接到临安,让他先做了沂王的养子,改名叫赵贵诚。接着,便积极地准备废掉赵竑,由赵贵城去接替皇太子的地位。

有一天,史弥远在净慈寺祭祀他的亡父史浩,国子学的教授郑清之前来参加祭祀。吃完素斋之后,史弥远把郑清之带到寺里的一个小阁楼上,关上门,悄悄地对他说:“皇太子赵竑好色贪杯,看来不能让他继承皇位。听说沂王还有一个养子贵诚,品德高尚,很适合做皇太子。我想替他找一个学识渊博的老师培养他,希望你能担任这个职务。将来事情成功了,我今天的职位就是你的了。”郑清之一听是篡位的事,开始有些害怕,但是又听说事成之后自己能当上宰相,就点头答应了。史弥远又叮嘱说:“今天咱们商量的事情,只有你我知道,千万不可泄露出去。万一走漏了消息,不光咱俩的脑袋保不住,家眷也要跟着遭殃。这可是灭门之罪啊!”郑清之连连点头说:“绝不敢泄漏!决不敢泄漏!”

过了几天,史弥远就委派郑清之作了赵贵诚的老师。郑清之为了自己将来的富贵,尽心竭力地教赵贵诚念书作文,又把收集来的宋高宗的亲笔字拿来,让赵贵诚天天临摹。从此以后,郑清之只要一见到史弥远,就拿出赵贵诚写的诗文和习字来夸奖一番。有一次,史弥远问郑清之:“听说皇侄很用功,进步很快,他实际的情况究竟怎样?”郑清之回答说:“这位皇侄的优点,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但是千言万语归并于一句,就是这个人不平凡。”史弥远听了心里暗暗高兴,于是就处处挑赵竑的毛病,不断地在宋宁宗面前告状。同时,又大讲赵贵诚如何聪明伶俐、,如何博通经史,可以托付大任等等,希望宋宁宗废掉赵竑,改立赵贵诚为皇太子。不过,史弥远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所以宋宁宗一直没弄明白他的意图。

史弥远阴谋在宋宁宗生前废弃太子赵竑而另立赵贵诚,没有达到目的,就把希望寄托在宋宁宗死后。

嘉定十七年(1224年)八月里的一天,五十七岁的宋宁宗生病了。史弥远见时机已到,便派郑清之到沂王府告诉赵贵诚,说自己准备拥戴他继承皇位。六天以后,宋宁宗病势危机,已经不省人事了。史弥远就假传圣旨,说皇帝有令,过继赵贵诚为皇子,改名赵昀,封为成国公。又过了五天,宋宁宗死了。史弥远派遣杨皇后的侄子杨谷和杨石去找杨皇后,说明废弃赵竑改立赵昀之意。最初,杨皇后不肯答应,说:“皇太子赵竑是大行皇帝所立,怎么能随意废弃呢?”杨谷、杨石赶快回复史弥远。史弥远叫他们再去说,杨皇后还是不同意。史弥远逼着杨氏兄弟非把杨皇后说通不可。就这样,杨氏兄弟在史弥远和杨皇后之间一夜跑了七个来回。最后一次,杨氏兄弟在杨皇后面前跪下哭着说:“看来史弥远早已布置好了,如果不答应恐怕会发生变故,到时候我们杨家的地位可就保不住了 。”杨皇后听侄子这么一说,也就没了主意。她沉吟良久,觉得还是身家性命要紧。她问:“这个赵昀如今在哪里?”

这时候,史弥远已经带领赵昀在宫门外等候,他听说杨皇后已经松了口,就赶快把赵昀带进宫去。赵昀早已由史弥远训练好了。他一进宫,就装出很孝顺的样子,跪倒在杨皇后的面前。杨皇后抚摸着他的肩膀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儿子了。”赵昀赶快趴在地上磕了个头,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娘”。然后,史弥远引导赵昀到宋宁宗灵柩前跪拜行礼,举行了继承皇位的仪式。仪式完毕,赵昀返回宫中后殿,等候上朝。

接着,史弥远派遣心腹去宣召太子赵竑。赵竑见有人前来宣召,心中十分高兴,立刻带上从人疾行入宫,刚至宫门,禁卫就拦住赵竑的从人说:“皇后有令,只准太子一人入宫。”赵竑无奈,只好留下从人,一个人进入宫中。史弥远马上迎上前来,殷勤地引导赵竑到宋宁宗柩前举哀,举哀毕,复引出帐,由史弥远的死党夏震严加“保护”起来。

诸事安排妥当以后,史弥远连夜宣召百官上朝立班,当众宣布假造的宋宁宗“遗诏”。立班之令刚下,夏震就引导赵竑进入宫中,站在原来的班位。赵竑认为自己马上就该即皇帝位,对此十分愕然,问道:“今日之事,我怎么还在这个班位?”夏震哄骗他说:“未宣读遗诏之前,你还要站在原来的班位,等到遗诏宣读完毕,就可以继位了。”赵竑信以为真,耐心地等待着。他瞧了瞧众位大臣,又把眼光移向皇帝御座,烛影之中似乎已经有人坐在御座上了。赵竑心里一惊,正准备问什么,还没等开口,就见史弥远快步走上大殿,殿上顿时灯火通明。赵竑清楚地看到赵昀正坐在御座上。只听史弥远高声宣布:“奉大行皇帝遗诏,由成国公赵昀即皇帝位。”话音刚落,阁门宣赞官即引导百官跪拜,山呼万岁。百官慑于史弥远的淫威,纷纷跪倒在地。唯独赵竑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坚决不肯跪拜。夏震恶狠狠地按住他的脑袋,硬逼着他跪拜。

史弥远老谋深算,抓住杨皇后,假称宋宁宗遗诏,政变成功。赵昀顺利继位,历史上称他为宋理宗。太子赵竑被废为济王,出居湖州(今浙江湖州)。

史弥远的政变阴谋,朝野共见,激起人们的强烈愤慨。

宝庆元年(1225年),湖州人潘壬与其从兄弟潘甫、潘丙等人密谋发动政变,准备重新拥立赵竑为帝。但是,潘壬手中武装力量不足,自知难成大事,便派遣潘甫赶赴山东,约李全共同起兵。李全害怕自己的势力受损,只想坐观成败。他表面上与潘甫海誓山盟,约期起兵,其实是口是心非,毫无诚意。潘甫以为相约李全获得成功,急忙赶回湖州,向潘壬作了汇报。潘壬听后,十分高兴,立即组织力量,密谋起事。

到了约定日期,李全的军队没有来,潘壬怕事机泄漏,决定单独起兵。他召集盐贩、渔民等一千余人,与自己的部下都装束成李全部队的模样,谎称李全派遣精兵二十万人帮助自己讨伐史弥远。部队集合起来之后,潘壬连夜誓师,冲入湖州城,到处寻找济王赵竑。赵竑听说发生了兵变,非常害怕,急忙藏入水窦之中。潘壬到处寻找,终于从水窦中拉出赵竑,拥至州衙,将事先准备好的黄袍披在赵竑身上。赵竑又哭又闹,执意不从。后来,被潘壬等人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应允。

潘壬等人拥立赵竑即位以后,便以李全的名义悬榜城门,历数史弥远专擅朝政、废立皇帝等罪恶,扬言道:“今率大军二十万,水陆并进,杀入京城,替济王把皇位夺回来!”很多人听信了他们的宣传。

等到天明一看,政变大军只是一些太湖渔民、盐贩和巡尉兵卒等,稀稀落落,总计不过一千人。赵竑知道此事断难成功,立即同知州谢周卿商议,一面派遣属下王元春赶赴京城告变,一面亲自率领州兵讨伐潘壬等人。潘壬的武装都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哪里抵得过湖州的正规军队。因此,没战上几个回合,潘壬的军队就败下阵来,部众溃散而去。潘壬化妆逃往楚州(今江苏淮安),潘甫、潘丙等人被当场杀死。

史弥远接到王元春的报告以后,十分恐慌,连忙派遣将军彭任率军前去镇压。等到彭任抵达湖州时,政变已被赵竑平定。不久,潘壬也被捕获。彭任把他押到京城临安处死。政变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赵竑不愿意接受潘壬拥立,政变后又遣使向朝廷告变,并亲自率兵平定叛乱。但即使如此,也没有得到史弥远的奖赏,相反更增加了史弥远的疑忌。史弥远认为,赵竑留在世上,早晚是一个祸害。他决定斩草除根。于是,派亲信余天锡去湖州,逼着赵竑上吊自杀了。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9:54:06 被szw197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