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51.帮错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就在左哥要即将前往南方某城市去给周大疤送钱并要杀死他时,我们无意中犯了一个大义凛然的错误------

那天,左哥带着一个马仔到车站,正准备出发去南方的那个城市,而这时正赶上我放暑假回来,豹子、刀条、张键正好刚刚在车站接到我,就在我们要坐上豹子的车时,车站候车室里传来激烈的吵闹声,以我们的经验一听就是打架了,而且是群架。我们并没有在意,因为在车站这是常事,以往在这儿打架的都是因为偷东西打架的。就在我们要开车走时,我看到左哥冲了出来,正在追一个拿着皮箱的人,那人一打眼就知道是贼,还有几个人正在围追左哥,左哥的一个马仔正忙着和两个人拼打,这些人手里全拿着片刀和工艺斧,左哥用左手的铁勾子力拼三个人,边拼边冲向那个抢皮箱的人,那个拿着皮箱的贼在多人掩护下很快冲向站前广场。

我一看是众贼抢左哥的东西,立刻叫豹子开车冲了过去,“撞死他!”那个偷东西的贼提着皮箱正逆向狂奔,豹子一踩车油门,“咚”地一声那个贼就直直地飞了起来,身体在被轿车前脸撞飞又撞到挡风玻璃上然后又从车顶上滚到车后去了,豹子当时开的是马哥送的韩国“现代”走私车,当时算得上一般牛B的车。车的前脸当时就变形了,那个被撞的小贼在落地后居然又站了起来,但没走两步就口吐鲜血又倒下了。我捡起地上的皮箱,不是很重,轻晃中两下能感到应该是钞票,豹子这时大骂了一声就冲过去一个侧飞脚就踹倒了一个正要在后面偷袭左哥的小贼,张键和刀条虽然和左哥没什交情,但看到豹子上了,也冲了上去,那几个小贼哪是这几个人对手,豹子他们三个连家伙都没拿出来就在一转眼之间空手把那几个小贼全摞倒了,这几个小贼偷东西还行,但打架根本不是对手。当我拿着皮箱走过时,连一下动手的机会也没有了,只能朝一个刚要起身的小贼的头上踢了一脚又把他踢倒了,我把皮箱递给了左哥,我能肯定那份量一定是钱,很多的钱。

“真是幸亏你们了。”左哥虽满脸感激但神情有点不太自然,但那一刹那我注意到了左哥的表情变化。

“呵呵,左哥真是好虎不敌群狼呀!”豹子开着玩笑。

“妈的,要不是我顾及着皮箱,这几个小兔崽子真不够我当小菜的。”左哥说这话真不是吹牛,左哥虽然没有左手,但他那代替左手的铁勾让所有人看了不寒而粟,这也是‘左哥‘名号的由来。

我一边把皮箱递给左哥一边问:“左哥这是去哪呀,包里好象不少钱呀。”

“哦,不是钱,都是些往来帐目, 吴哥(吴扒皮)要和南方人做点生意,我去探探路,了解一下市场,这不还没出边城就碰了这事儿,幸亏有你们几个帮忙呀!”左哥转移着话题接着问,“这两个兄弟不是很熟,身手真好呀,空手就把那把那几个拿着刀的小子全摞了,呵呵。”

“哦,光顾着说话了,这是刀条,这是张键,刀条帮豹子看录相厅,张键在老家山沟里帮着他爸看一个山货加工场,我们全是一中的同学。”三个人握了手算是正式认识了。

“左哥,几点车走呀。”

“本来刚才没这事就坐上车了,这几个小兔崽子!等我回来把他们全收拾了!”

“下趟车还得一个多小时呢,左哥,走,我们去那边的茶座休息一会儿。”

我们就这样互相客气地进了站前的一个茶座。

“哦?你叫刀条?我听说过,上次你们不是把公交线上的小贼手一下砍了好几只吗?好象我听说过你,都说你的刀很快嘛。”左哥指着刀条说。

“都是瞎传的,呵呵。”刀条有点不好意思。

“要最好的龙井。”左哥吩咐茶座的服务员,“这次我请,不够表示谢意的,就是聊聊天,难得有机会坐在一起呀,等我从南方回来,我大请大家一把,一醉方休!呵哈哈!”大家各为其主,平时能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多,但都是义气之人,说起话来很敞亮。

“刚才这伙小贼是跟谁的,好象不少人呀。”张键问,“上次我们不是来过大扫荡吗?怎么又出来了这么多,下手还挺狠的呢。”

“呵呵,贼嘛,就象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再生一茬,抓不完杀不光嘛,就现在天天下岗,老百姓没饭吃,逼急了不偷不抢还不得饿死!X!这个鸡吧社会!”左哥吐了一口茶水中的茶叶骂道,“有钱谁愿意偷呀!有饭吃有好工作谁他妈的混黑社会!说实话,虽然抢我,但我还挺同情他们呢。”左哥说话直接了当。

大家说着话时间过得很快,在下趟车要开时我们送走了左哥和他的马仔。

“你们注意没?左哥刚才的表情不太自然。”我坐在车里问几个哥们儿。

“真别说,你这么一说我还觉着了呢。”

“可能是因为黑子的KTV吧,毕竟他是吴扒皮的手下。”

“但各为其主,没办法的事儿,也没人说错啥呀。”

“不是,我觉得不只这些,那皮箱里一定是钱,不少的现钞。”我肯定着。 “那他拿着那么多钱去南方干什么呢?”

几天后,边城市公安局接到一个南方某城市公安局的通报,一个原籍边城姓周的男子在南方某城市被杀,死亡原因是被一个锥形硬物穿破颅脑而死。当我们知道死的就是周大疤时,我们也立刻想到了干掉周大疤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们刚送行的左哥,我们也想到了我们帮了冤家一个大忙,无意中我们也帮了吴扒皮让“火烧翡翠皇宫”的案子彻底变成了“铁案”。

当这最后的线索突然一下破灭时,原本指望这最后希望翻身的弟兄们一下全没了信心,而我、豹子、刀条、张键更是后悔万分,转而对左哥由原来的义气转为仇视,虽然都能理解各为其主的做法,但这毕竟是有着四条人命、损失近百万的大案呀!

当左哥从南方回来时,第一件事就是请我们吃饭,在那次酒席上我们从此成为了真正的敌人。

那天,左哥在边城最好俄罗斯风格的远东海鲜酒楼请我们吃生猛海鲜,他没有带一个人,风光无比地只身坐在硕大的海鲜桌边上等我们到来,桌子上全是从俄罗斯当天运过来的鲜货,有海参、鲍鱼、龙虾、各种贝类和海蟹等等,还有地道的俄罗斯大马哈鱼的鱼籽酱,场面甚是夸张,俄罗斯海鲜要比朝鲜的质量好得多,当然价格也贵得多,可能是吴扒皮真的给他兑现了那五十万块钱吧。但我们哥兄弟几个却怀着另一种心情和打算去赴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