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还那么年青

临风立了千年竞没弄皱你茎的一节

最美丽的往往都是谎

你却默守一泓粼粼清水

拒绝语言拒绝芸芸众生


透过红尘我细读你的想

却如读你摇曳的花瓣儿

摇乱了万千云天水影也没见

一点落英

所有的魅力与想象在你面前

都悄然而去了

谁能说出那一池泥沼

生出的究竟是不是野性


我毕竟不能

深入到你的根须去领悟

所有人生

但仍有人与你相守

在时间找不到的角落里私语

这时 你清瘦的躯干

便是镜台

便是菩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