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白涛正要发作,火爆脾气的付通一步跨到王力长的面前,揪住王力长的脖领子吼了起来: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我们特侦连的兵怎么没素质了,我们连长怎么带兵不行了,妈的,老子打你个满地找牙。”

“就他妈你有素质,还副连长呢,张口老子闭口小子的。”

白涛做为连长,以严谨的军人作风、正派的行事风格,精湛的军事素质,深得特侦连全连战士们的爱戴和尊敬。王力长当着全连人的面说白涛的不是,惹起了众怒,全连战士都围了过来,一些资格较老的战士和班长们更是要揍王力长。

被付通揪住脖领子,如同过街老鼠让众人围住喊打,王力长是真害怕了,不过虚荣心做怪,又加上有白涛在,王力长不信白涛真敢让众人打他,所以嘴里还硬气的叫道:

“哎,哎,你,你,你怎么说话的,跟副连长就这么说话,连长,你管不管,特侦连就这兵,你要是不管我可找团长去了。”

“哈哈哈哈”

王力长的话说完,惹得众人不怒反笑,听他说的话就好像两个小孩子打架,吃亏的孩子要去找老师家长告状。

付通一笑,手上也松了下来,对于这样的软蛋付通也懒得动他了。

看到大伙都笑,气氛很怪异,王力长瞅着众人有些手足无措的道:

“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听王力长的问话,众人笑意更浓了。

刚才还一肚子的气,被王力长搞的哭笑不得,气也消了,白涛忍住笑意冲连队战士们道:

“行了行了,都散了、散了,别围这了,吃完饭的都赶紧回去休息,明早六点开饭,七点开工。”

听到连长的命令,大部分人都散开了,只有付通、郭秋成还有一班的人都没走,白涛看看留下来的几个人问道: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想在这过夜啊,都赶紧回去,我还能把王权吃了。”

“你们都回去吧,有连长主持公道,你们还怕什么。”

王权也说道,付通等人看看连长又看看王权,也全离开了大队部。

看见众人都离开了,现在除了打扫卫生的小值日外,就剩下王权、张松还有王力长。

白涛看看王权,又看看王力长,最后目光停留在还端着菜盆的张松身上,白涛问道:

“说吧,怎么回事?”

白涛话音刚落,王力长指着张松抢先道:

“连长,我刚才一进门,我就看他端菜盆往外走,就问他往哪端,可他就是不说。”转过方向,王力长又指着王权:“然后他就过来了,张口就骂我,刚才围着我的那些老兵有几个,对,就是刚才那个揪我脖领子的,那个老兵还要打我,他们都要打我。”

王力长恶人先告状,有些语无伦次喊完,张松不干了:

“副连长,你压根也没让我说话啊,上来就跟我一通吼。”

王力长咬理说话,王权火了:

“这么多人都看见了,副连长,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吗?”

听王权如此说,理亏的王力长嗫嚅道:

“那你们要打我这总是真的吧。”

王权白了王力长一眼:“打你,哼,打你还嫌脏我们的手呢。”

“嗯,你说什么?”

王力长也火起来了。

“行了,都给我闭嘴。”

白涛看王权和王力长斗嘴,没完没了的很是心烦,喝了一嗓子道:

“王权,张松端菜盆去哪,我看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这个,对吧?”

王权:“连长,我看房东家生活太困难了,吃完饭我班还剩半盆菜,我就想让张松端回去给房东家吃。”

王权的话音刚落,王力长又来了:

“好哇,拿公家的东西送人,你挺会做人哪,如果全连人人都像你这么做,那连队不是要被掏空了。”

王权不同意此观点:“副连长,这话就不对了,你看看那边,这些菜剩了都哪去了,不都是倒了喂猪喂狗了吗,我拿去给人吃,有什么不对的。”

王权说着用手指着打扫卫生的小值日们,只见他们都端着剩菜剩饭往几个小泔水桶里倒,几个老乡都等在旁边,等着往家运这些残汤剩菜。

白涛、王力长都看到了此情景,王力长还想咬理说点什么,白涛烦了,大手一挥道:

“行了,这事就此打住,王权,你端菜快回去吧,再等一会老乡就吃完饭了。”

“连长,这”

王力长觉得王权把菜端走了,那这一仗就等于输了,心里很不甘,还要说什么,白涛伸手一指,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转身向连部走去,对于团里分来的这个副连长,白涛也厌恶了。

“哼,走。”

王权看看王力长,转身叫过张松,两人向住处走去。

“你们,哼,等着。”

王力长看着连长走了,王权也走了,恨得咬牙切齿,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王权。

走在回去的路上,张松问道:

“班长,你和副连长是不是以前见过,我看你们的眼神都不对,好像仇人是的。”

王权边走边看了一眼张松道:

“哈哈,何止见过,还打过交道呢,他对我有意见,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听王权这么一说,立刻张松来了劲头,贴近王权问道:“班长,讲讲,怎么回事。”

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王权便将列车上挑战王力长的事讲了一遍。听完王权的讲述,张松恍然大悟:“喔,原来是这么回事,你和杨班长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小插曲呢,哈哈,你不说我们还真不知道。”

两人说着话,也到了房东家,一进门,正好房东大嫂在热菜,王权赶紧道:

“大嫂,今天我们吃杀猪菜,给你们带回来一点,正好你热热一会吃。”

王权说着,这边张松把菜盆送到房东大嫂面前,房东大嫂一看,半盆的菜里面还有不少大块肉,赶紧往回推:“哎呀,这怎么行,这么多的菜,还有那么多肉,你们快留着自己吃吧。”

王权接过菜盆往锅台上一放道:“大嫂,你就别客气了,我们顿顿都有连队安排伙食的,这是专门给你们带回来的,快热热吧,以后我们会经常给你们带吃的回来。”

房东大嫂看着锅台上的半盆肉菜,没再往回推让,满心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还是人民解放军好啊,什么时候都不忘我们老百姓。”

只是半盆剩菜,确将房东大嫂感动得如此,王权内心被深深的触动着。张松也是如此,一班众人听到声音也从西屋走了出来,李昆道:

“班长,回来了,没事吧?”

王权回头冲众弟兄们回道:“没事”

然后又转过头,弯腰帮房东大嫂往灶坑里填了一把柴,同时说道:“大嫂,咱们军民一家人,以后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再说了,我们住你这,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要说谢,也得是我们谢你们哪。”

这时房东大哥也从外面回来了,正好听到王权的话,接过话茬道:“王班长,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来我家住,这是求都求不来的,要是没有你们解放军,哪还有我们的房子,哪还有命啊?”

说着,房东大哥又激动起来,王权一看,赶紧打住,这个话题以后不能再提了,站起身看着房东两口道:“大哥、大嫂,你们先忙着,我带人先出去办点事。”

说完,转身冲一班众人道:“走,出去干点活。”

“是,班长。”

众人齐声轰然答是。

一班众人在王权的带领下,人手一把铁锹,走出房东家,站在村间的土路上,王权指着土路犹如一个将军,冲一班众人道:“同志们,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征服它。”

众人也玩心大起,齐轰声答道:“是。”

一班众人的声音不小,此时正值傍晚,人们都没有事做,不少村民都被吸引了出来,其他班级的战士也都出来看热闹,当看见一班拿着铁锹修村路,挖边沟,连队战士们都纷纷跑回屋内,取出工具加入到劳动中。一会功夫,特侦连全连战士都跑出农家,小赖皮村各条村路上都是战士们忙碌的身影。

付通、郭秋成也加入了阵营,两人一左一右挖着边沟,王权在中间平路。三人双臂挥动着,嘴里也没闲着,先是付通问道:“嗨,哥们,今天新来的副连长和你有仇啊,怎么和你劲劲的?”

郭秋成也搭上话:“我说也是,王权,你们是不是以前见过啊?”

王权低头干活没吱声,旁边张松和钱江一人一句把王权和王力长的事说了一遍。

“操,这么回事啊,王权,你够牛,还没到部队就敢和干部对着干,哥们这点就不如你。

听完,付通大嘴一咧说完,郭秋成停下手中的活,站直身体看着王权,面色有些凝重的接着道:

“王权,我看副连长那人不地道,这回咱们在他手底下当兵,以后你可得小心点。”

王权点点头道:“我知道。”

付通满脸不在乎的道:“他能怎么着,就凭王权的关系,他能把王权怎么着,以后要是敢找病,哥们首先第一个削他个狗娘养的。”

“没事,这事我有分寸。”

王权说完,抬起头大声冲着前后干活的战士们喊道:

“兄弟们,天黑了,快点干哪。”

“好勒。”

众人齐答,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天黑透了,路也修完了。小赖皮村渐渐的沉入到了梦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