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 子不语 鬼神问恙

万历年间,湖州府育文县陈氏某翁偶染薄恙。以其德名著于乡里,亲朋故旧多来探视。

是日,世侄张家子来,呈以拜贴礼单,管家传与陈翁。初不在意,及读礼单,翁霍然变色。跌坐塌上,汗出淋漓,几番开口欲言,竟不成腔调。良久方得出声,急命人招张家子。

张家子入见,翁犹面色青白,神情惶惑。开口即言:“昔年吾与汝父善,尝同路行商至九江。货将交接之日,汝父病,而吾独往。恰逢行情见涨,贩货所值于预期以外,更得银五十两。时吾家犹不丰裕,竟一时贪昧,将汝父应得之银瞒下,计二十五两。张君忠厚,亦从未生疑。此后吾家财日丰,区区之数,本不难偿还。然碍于情面,终不敢明言,时至今日,三十年矣”

张生愕然不知所对。翁自取礼单示张生,问:“此事当年亦无人知晓,况汝父仙去多年,汝怎知三十年前旧事?又能明书年限及二十五两之数?”张生乃细审翁所指之处,上书“三十载 银 二十五两。。。。”等字样。张生呐呐曰:实不知当年事,单上字样本应作“三十载 银松 二十五两 新茶雨前。。。”因临时匆忙,“松”字竟尔漏写。而盆栽银松现已在庭前矣。

翁默然良久,长叹曰:“吾一生尚清正,偶尔昧心,竟于三十年后为鬼神所笑,岂不惭愧哉!”


痴狂曰:鬼神问恙,常假机缘。即便鬼神不问,三十年来,私心遄遄,其能自安乎?!此事,痴狂子闻于同乡陈君家训。聊以志之。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7:59:24 被我意痴狂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