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九十五节 胜利大反攻(11)——我俘获了“加贺号”续4

wuyanlai 收藏 11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二十九日凌晨 上海 “加贺号”航空母舰底舱 由于部队还没有完全的收拢回来曹振远上校只好命令部队在通海阀附近等待,可是等来的却是步话机中传来的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已经觉察到了异常的日军部队开始向底舱方向加大了压力,尽管大多数的出入口都已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二十九日凌晨 上海 “加贺号”航空母舰底舱

由于部队还没有完全的收拢回来曹振远上校只好命令部队在通海阀附近等待,可是等来的却是步话机中传来的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已经觉察到了异常的日军部队开始向底舱方向加大了压力,尽管大多数的出入口都已经被封闭了,可是仍旧有一支在主通道进行破坏的部队与日军遭遇并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大队长,最后一支破坏组遭遇日军!”通讯兵报告。

曹振远一下子掐灭手中的香烟,“情况怎么样?”

“他们已经打退了日军的一次进攻,可日本人的后续部队已经上来了!”

“他们要多就能撤回来?”

“最快也要十分钟!可是……”

“可是什么!”

“大队长,他们所在的是主通道,在没有完成作业的情况下撤离危险性很大!”

“他们后边的两道舱门怎么样?布置完了没有?”

“大队长,他们还在安装炸药,可是那一路上只有两道门,我们的士兵即便是撤回来了的话日军还是可以在船沉之前赶到这里!”

“通讯兵!问他们,需不需要支援!”曹振远上校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四百多人的部队已经收拢回来了三百八十多人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自己必须在这些人和最后小分队之间做出选择。

“大队长,他们说坚决阻击日军部队为大部队争取时间!”

一切都摆在那里,曹振远上校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这个……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挡住日军的进攻,船不沉,阵地不丢!”

“大队长!”

曹振远上校厉声道,“执行命令!”

“是!”通讯兵含着热泪将曹振远上校的命令通知了阻击部队。

“同志们,我们已经完成了武太行将军交给我们的任务,现在我命令全体下水!”曹振远少校将定时器的时间调整为五分钟,同时打开了遥控起爆装置的电源,然后带上呼吸器和战士们一起从已经打开的通海阀潜下了水,五分钟的时间对于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来说已经足够离开了,直到曹振远和士兵们游出了大约两百米身后才传来了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所有的通海阀都被打开了,可是对于这样一艘巨大的军舰来说沉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发生了一连串的爆炸也没有马上下沉的迹象,所有的人员还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可是随着船身一阵抖动“加贺号”的舰长已经感觉到了事情不妙,这样规律的爆炸意味着什么已经在他的脑海中过了许多遍了,“巴嘎!我们的部队在哪里?为什么还没有到底仓?”

“阁下,几乎所有的通道都已经被封闭了,我们现在正在主通道和支那人突击队作战。”参谋吞吞吐吐的说。

“巴嘎!为什么还没有进展!马上把陆战队的那个大队长枪毙!就地枪决!你马上组织剩下的所有部队顶上去!马上!”舰长咆哮着。

“阁下,支那人使用了一些我们没有见过的武器和毒气弹、炸弹等武器,我们的部队由于缺乏防毒面具难以抵挡,我们该怎么做?”参谋军官临走的时候问了一句。

“巴嘎!巴嘎亚卢!不要问我,我给你全权,只要你能够迅速的打通到底舱的通道我就升你做大副,马上执行命令!马上!”

“哈伊!”

战斗已就在继续着,已经从一开始的慌乱中反应过来的日军部队开始了稳扎稳打的进攻,为了冲破我军的阻击日军调来了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对我军进行压制外还将能够找到的全部氧气和潜水用具带了过来,这样我军的瓦斯毒气的效用就大大的减弱了,尽管这样,因为船舱的运动空间并不大我军的几十人还可以依靠现有的地形阻挡住日军的攻势,军官带着伤指挥着战斗,每一丝一毫的犹豫,直到他们流进最后一滴血安详的比上双眼,战士们也都沉着的和日军交战,他们打光了冲锋枪的子弹就用手枪,手枪的子弹打光了他们就拉响最后的一枚手雷冲过去和日军同归于尽。

这些军舰上的海军陆战队的士兵虽然也是经历过残酷的训练的精锐士兵,他们其中的许多人在当年的淞沪抗战的战场有过实战经验,可是在他们面前的士兵并不是普通的士兵,他们不是淞沪战场上的那些一边吸着大烟一边和他们奋战的老兵油子,他们已不是那种刚刚抓来的壮丁只有一股血气之勇,他们是“战神之刃”,他们是这个国家最最精锐的士兵,他们信仰的马列主义,他们的身后是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民的殷切希望,他们虽是血肉之躯却是一支钢铁之师,在他们面前任何侵略者都必须付出代价!因此日本侵略者每前进一步都要用尸体来计算,我们的士兵已经感觉到了船在下沉,他们知道,他们的坚持就意味着胜利在一步一步走向胜利,因此士兵们在一边抵抗一边搜罗一切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

……

“报告舰长阁下,在过去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的军舰县城了2。5米,技术部的人说如果二十分钟之内无法开启底舱的抽水系统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大副无奈的向舰长报告。

“支那人!可恶的支那人!他们……,命令我们的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用人命填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到下边,告诉他们如果十五分钟之内不能掩护损管人员抵达底舱他们就集体切腹认罪吧!”

“哈伊!”大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转身出去传达命令了。

“书记员,给我纪录一下命令:第一,船上一切能够开动的飞机立即放飞。第二,技术人员,地勤人员马上乘坐小艇离开。第三,将军舰上无法转移的飞机直接推入水中以减轻重量,第三,派出潜水员和水性好的水兵下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可能进行外部抢修。第四,报告清水光美中将和坂垣参谋长我舰情况危急,请求支援!第五,损管人员和参与抢修的人立即开始协助其他人员抢运重要物资和人员离开。第六,除保留一定的消防力量抑制火势之外其他人员全部撤离!”

“哈伊!”

“把我的军刀军刀拿来!”

“阁下!”

“拿来!”

“哈伊!”

……

与此同时,主通道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时刻,二十人的小分队此刻只剩下了一个上尉和四个士兵,上尉的左眼已经被打瞎了,鲜血如柱一般流淌着,另外四个士兵也都受了重伤,他们只剩下一挺机枪和一个两百发的弹舱了,他们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拆掉了所有的剩余物起义后,那名上尉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旁边的一枚500公斤的日制航空炸弹拖了过来,这是一枚高爆炸弹,引信已经装上了,现在只需要用力撞一下就会引起剧烈的爆炸,那名上尉用仅余的那只眼睛环视了身边的几名战士一下,“同志们,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我们是党的军队,我们绝对不能给我们光荣的青天白日旗抹黑,绝对不能给主席和武太行将军抹黑!”

“长官!干吧!我们不怕死,咱们够本了!”

“长官!干吧!”

“长官!”

“好!同志们,我们喊个口号吧!”

“中华民国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

“蒋委员长——”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整个主通道被彻底的摧毁了,当然了那些正在进攻中的日军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也受到了巨大的杀伤,整个主通道被残肢碎肉和钢梁、木板(那个时代的航空母舰依旧使用了大量的木材建造)等杂物堵得死死的,知道继续向底舱前进已经不现实的日军指挥官,也就是前边的那个参谋在命令士兵准备弃舰以后便吞枪自尽了。

唯一有出入的事情就是在清水光美中讲的严令之下“加贺号”舰长和其他的高级军官兵没有如愿的自杀成功,其实日本海军和陆军不同,军官们受过高等教育并不都愿意为军国主义殉葬,因此在得到了上级的命令后他们很乐意的服从命令并撤退了。

守るも攻めるも黒鉄の

浮かべる城こそ頼みなる

浮かべるその城日の本の

皇国の四方を守るべし

真鉄のその艦日の本に

仇なす国を攻めよかし

石炭の煙は大洋の

竜かとばかり靡くなり

弾撃つ響きは雷の

声かとばかりどよむなり

万里の波濤を乗り越えて

皇国の光輝かせ

八月二十九日凌晨四时十三分,伴随着附近救生艇和军舰上的水兵们轻声哼唱的《军舰进行曲》的歌声日本海军“加贺号”航空母舰终于沉入了冰冷的长江水中。

……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莱温斯基小姐,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老将军回忆完了当时的经历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太不可思议了!我的将军阁下,您和您的部队干的实在是太漂亮了!也就是说那艘航空母舰的很多内部舱室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

“是的,莱温斯基小姐,你说得很对,日本人的军舰实在是太坚固了,他们甚至将每一枚铆钉都打磨并电镀了,那艘军舰在水中几个月打捞上来以后居然和新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我们还在里边发现了几十架飞机,等到了第二年那艘军舰就在和英国人的战斗中大显神威了。”

“之后,您和您的部队还参加过什么行动吗?我是说上海保卫战中?”

“这个,莱温斯基小姐,很多时候我们也身不由己,我们的部队后来听说武太行将军打算在九月一日和日军部队进行最后的一次拼搏,大家都觉得机会来了,很多人都说我们以该会被化装成日本溃兵潜入南京活捉西尾寿造大江,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我们在进攻即将发起的时候被勒令乘坐潜艇离开上海,就这样我们失去了参与南京光复战斗的机会。”老将军失落的回答。

“将军阁下,我很想知道,你觉得武太行将军现在还活着吗?”

“活着!当然活着,武太行将军是永远不会死的,因为武太行将军就是神!他是上天对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恩赐,神怎么会死呢?”老将军说这些的时候眼神中闪着一种别样的光芒。

就在莱温斯基小姐想要继续发问的时候秘书走到了莱温斯基小姐的旁边,“对不起,莱温斯基小姐,你的时间已经到了,将军该休息了。”

虽然被叫停了访问,可是莱温斯基的心中还是十分的高兴的,因为她今天得到的消息已经足够她成为《时代周刊》的首席记者了,“尊敬的将军阁下,十分高兴您能够接受我的访问,在这里我向您致以最最诚挚的谢意,同时我祝您健康长寿,祝您的国家永远的强大!希望我还有机会再一次的访问您!”

“莱温斯基小姐,我也很高兴能够接受您这样一位美丽的小姐的访问,有时间我愿意和您聊一聊,据我所知,您的先生已经克林顿已经被民主党内定为总统候选人了,相信很快您就会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第一夫人了,请允许我提前祝福你!”老将军的笑容依旧慈祥。

看着老将军离去的背影再想想刚才老将军的那番话和最后那个笑容,莱温斯基 克林顿的心中不禁涌上一阵阵的寒意,要知道民主党内部是在昨天晚上的大会上通过的让自己的丈夫担任总统候选人的决议,自己也是今天早上才通过绝对保密的安全频道得到的这一消息,可使自己对面的那个正在离去的已经退休了的老将军似乎对于这些事情的掌空比自己都要清楚,大有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意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莱温斯基匆匆的离开了老将军的寓所钻进了自己的汽车。

此刻的南京已经入夜,到处的霓虹灯欢乐的人群让这个城市显得那样的魅力十足,当汽车通过总统府前的武太行塑像的时候莱温斯基忍不住地再次用深情地眼神看了看那尊自己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遍了的铜像——他真地会成为永远的迷吗?

几个月后,比尔 克林顿也就是莱温斯基克林顿的丈夫代表民主党赢得了美国大选当选美利坚合众国第四十二任总统,莱温斯基克林顿也真地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第一夫人。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