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68.从防御到歼灭

fishdb328 收藏 7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115师的吉普车动静很大,是那种发动机经过长时间使用造成结构松动伴随发动机震动的机车声。   未来的共和国元帅一身毛皮领子的苏联大衣加上明显看起来有些随意却也算中正的国民革命军帽,司机立刻下车为林师长开车门,林师长的手揣在兜里,消瘦的脸庞深邃的目光,睿智、冷静、骄傲的结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115师的吉普车动静很大,是那种发动机经过长时间使用造成结构松动伴随发动机震动的机车声。

未来的共和国元帅一身毛皮领子的苏联大衣加上明显看起来有些随意却也算中正的国民革命军帽,司机立刻下车为林师长开车门,林师长的手揣在兜里,消瘦的脸庞深邃的目光,睿智、冷静、骄傲的结合体。

看到张军长,林师长拿出了右手,手上还带着手套,一个举重若轻的军礼,“国民革命军第8路军,奉命驰援第而战区前线作战,先头部队115师奉命支援。”

张将军愣了一下,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等来等去第一个来救石门之围的居然是共产党人。

第115师在2月12日即改了番号,第13日向陕西山原地区以北出发,经过韩城东度黄河,之后在山西省侯马镇乘火车沿同浦路到了太原,之后下了火车东出娘子关直到今日驰援到了定城。短短9天时间转战千里,那阎锡山知道有人要赶赴前线他立刻停下了所有山西境内铁路运输,全力运送第8路军赶赴前线,而115师作为先头部队更是在从太原下火车之后日夜兼程强行军赶赴前线。

115师还是115师的编制,但是由于当年南华在长征时的一些小动作,如今的八路军有6万人上下,115师就有1万8千多人。

这几年陕北延安方面因为陕北地脊民贫没有扩充军队与民修养,其次也是为了高抗倭统战不刺激南京政府,但是现在延安指挥的部队依旧在十万上下,只不过除了6万人的八路军之外还有4万多军队留在了陕北,成了了陕北行营,南京政府号则给了个空的地方行政头衔然后宣称所有粮饷军资自筹。

当然八路军毕竟给了南京的中央编制还是有皇粮吃的,只是那4万多的陕北红军却日子艰苦。

这些事情大家都清楚,但是既然是合作抗战只要不制造摩擦这种小事情也就被忽略了。

来人既是战术战略大师又是驰援定城而来,那自然是要先把事情说到军事上。

“林师长,我来介绍,这是南华共和国驻民国军事顾问包汉文将军,包将军这是八路军115师林师长。”

“你好,甘将军,不,林元帅......不!林师长!”包汉文早先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伸出了右手,但是说话却是语无伦次。

“林师长确实来的好,真是久旱封甘霖啊!”张将军立刻打圆场,然后进接着就进入正题,“既然林师长支援了,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们拟定今天夜里对倭人发动攻击需要贵军配合,不,是希望贵军全程作为主力参与。”

刚说到这里张将军也发现自己有些情急了,别人连如今的战场态势都不了解就开始交担子,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各位还是里面请!”

林师长在听到包汉文三个字的时候那看着有些雍懒的眼神微微一亮,作为一个中国军人,不说包汉文在南华的战绩,只说包汉文在东北和上海的战绩就足以让人羡慕,只是林师长历来性格谋定而动,这次见包汉文很突然,他就是那种很知道言多必失的人,所以也就是回了军礼握了握手就直接进了114旅的指挥部。

之后费紫阳非常精练地阐述了定城的敌我态势和38师的打算。

“林师长不知道贵部的情况如何?”

“我部343旅已经在曲阳转向北上向唐线方向,之后将在倭人109师团侧后牵制作战,我344旅张在赶往正定途中,只有将前往定城东南寻机对倭人第6师团作战,独立团和师部正在曲阳。”

萧参谋长很理解自己的师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他立刻就说出了自己部队的位置。这次和林师长来的就只有萧参谋长,而政委和聂师长则留在了曲阳指挥部。(历史上萧是副政委,这里我就编造一下了。)

从115师的布置来看,包汉文很清楚这就是八路军的一贯战术,不与强敌正面抗击,而是打运动战,同时从343旅和344旅的运动方向就知道115师现在就有开辟敌后战场的打算,选择的路线就是沿山区边缘。

“林师长,我们打算读一倭人进行攻击,不知道贵军的意见?”

张将军是知道,他的38师死也要死在定城、石门,国民党的军队和共产党的军队有很多大不同就是在于国民党军队看似庞大却鱼龙混杂。

38师丢了北平如果再不在抗战中拼死而战作出表率作用那么今后还有何人真心抗战?那些想保存实力的可不会管你是不是为了战术需要,他们只是要找借口,你38师若是离开了自己的阵地那就是他们的借口。

所以莫说国民党军有没有不要死打硬扛的意识,就算有也没有条件如同共产党军队那样的条件,敌后作战是需要团结、信任和忠臣的,而恰恰国民党军队在这一点上是需要督促的。

“贵军远来辛苦也确实需要修整若真有难处那便也就罢了!”

张将军见林师长依旧沉默着思考也就不想强求了,毕竟一支军队连续10来天日行军百里别说是用腿走,就是用车拉也在车上颠散了架了。

况且如今国共好不容易有了统一战线,他张将军不想在这个时候强人所难地制造两军矛盾,毕竟他是不能离开石门的,就算今天的攻击计划不能执行,日后还有仰仗面前的人在敌后多多牵制。

“张将军,你别着急,我在想一个问题。”也许林师长也觉得自己一直不说话有些不礼貌于是回应了张将军,不过他已经下了决心下次这种和友军联系的事情要让聂副师长来做。

“从倭人平津事起,夺平津、战保定、攻清苑所费弹药物资巨大,又被南华空军袭扰了补给线,而昨日一贵军于倭人109师团一战让他们一个旅团后撤整补。我也了解倭人的军事后勤体系,第一优先的就是兵员补充,其次是常规弹药,之后是生活物资,最后才是技术兵器和弹药,你们说31旅团后撤整补说明了什么?”

林师长就是那种善于在细微中抓住机会的人。

几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从倭人的战术动作来看他们已经暂时放弃了攻击石门,而是希望在最后时刻拿下定城拿下通向山西的钥匙,之左翼放弃攻击石门就是因为他们的后勤出的严重的问题,倭人一直以来军队之坚韧也是很出名的,很能在困境中坚持作战,所以109师团放弃攻击石门完全能说明他们的补给出了大问题。”

林师长是在苏联学习过的,在苏联军中对倭、俄战争的研究是很深入了,当年倭人在沙俄的西伯利亚却比俄国士兵更能忍耐严寒和饥饿。

“如果倭人第6师团不能支援的话,我有信心只要有一个团挡住倭人109师团的另外两个旅团我们就能把118旅团吃掉!”

这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这定城之战,从开始消极防御,到包汉文建议大修工事搞积极防御,之后又建议对倭人进行袭击高从容防御,再由费紫阳认为应大规模的夜袭搞主动防御,到现在林师长提出歼灭敌人的主动进攻。

这话大家虽然吃惊,但是仔细想想,只要能切断118旅团和109师团的31旅团和43旅团的联系,那么38师、算上115师、基本保存的52军和尚能一战的143师这可也是好几万好人,在夜袭的情况下干掉小鬼子一个旅团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师座、林长官、包长官,这143师新败、52军兵士每人不过5发子弹、我114旅也伤亡甚大,若调动石门的两个旅又势必惊动倭人,这恐怕不好打?而且哪支部队去阻敌退路?清苑和定城之间并无险可守,叫经倭人3个旅团南北夹击只怕是不好班,况且打这种歼灭战我军撤退的时候火炮资中损失惨重,哪里来得火力支援?”

董升堂可并不怕死,他能在作业带着部队去和小鬼子肉搏就证明了一切,但是在他的思想里定城不能这么打。

董升堂的置疑一说出来林师长就直接在一长靠背椅上闭目养神了,而萧参谋这个时候很灵活,看萧参谋的外表就是一个出色的公关人才了。

“董旅长的话是有道理的。”

这个奉承的话一说那费紫阳和包汉文差点没想翻白眼。

“只是忽略了一些问题,首先这野战、近战要那么多子弹做什么?第二,我军攻击意在突袭,要炮弹来难道把疲劳一天运送物资的倭人从床上叫起来?第三,倭人今天早上才攻到定城之下,又忙了一天运送进攻物资必然没有精力修筑防御工事,这就是我们进攻的条件。第四,贵军情报已经说明倭人重武器基本以划拨118旅团,所以我们可以认为31旅团和43旅团不会有重炮也缺乏补给物资。第五,倭人害怕南华轰炸,夜间重炮、装甲部队和后勤物资分散布置只要我们攻击以雷霆之势他们根本难以集结突击我军。所以呢,想要歼灭倭人第118旅团并不是不可能。”

这萧参谋还真是一个带刺的好人,这些个问题用上了忽略这个词汇那可真是够客气了,可一下点出了5点错误还真是不给人面子。

“如此说来确可一战,只是这攻击时间太短了,贵军部队应该还没有到达唐县,若想要歼灭118旅团就必须先拿下清苑以南10公里的记镇,然后我们才能进攻,若如此战斗一旦打到天亮倭人的飞机就会蜂拥而至啊!”

看着张将军依旧有担心,已经下定决心的包汉文说话了。

“张将军不必担心,如果决心歼灭118旅团我可以命令空军明天白天对倭人机场进行轰炸,派遣战斗机为部队掩护,而且石门也有中央军两个战斗机中队,可以保证一上午不使倭人获得制空权,而且一旦我军在白天派飞机跟踪倭人轰炸机觅得倭人机场我们的轰炸机就可以把他们摧毁。”

包汉文的保证显然代价是高昂的,倭人在华北已经有144架战斗机了,南华共和国若想以战斗机保护地面部队困难自然是不用说,而想找到倭人的空军基地再以轰炸机发起攻击,那么轰炸机就必须提前在铜海起飞在石门以南徘徊等待情报,就算真的找到了想要在10多个中队战斗机和地面防空火炮的保护下灭有夜幕保护轰炸倭人飞机场那要付出的代价很可怕。

和包汉文的废话多不一样,林师长的话很简洁。

“现在8点不到,我军先头部队在24点开始进攻记镇,半个小时拿下记镇,我军其他部队凌晨1点可以到达预定位置发起攻击。”

林师长可是边听就边盘算着知道自己的部队能够或者应该负责哪些任务,之后拿出了自己的保证,这种保证是需要信心和实力的。

也许是受到了林师长的感染,张将军也突然很干脆。

“贵军担任西面进攻和北面阻击任务,我军担任正面突击和东面攻击任务,两军以乐长寿村为结合部,结合部我军负责。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大家行动吧?”

说完转身就想走。

“为了意见便于辨认,我认为应该让士兵们在左手系一块粗布。”包汉文的建议很实用,倭人可没有粗布条,他们穿的是工业纤维的呢子军服。

事情交代完,林师长留了一个联络官带着萧参谋就走了。

包汉文看着夜色中那消瘦的身子架着呢子大衣,突然在想是不是应该提醒元帅不要穿呢子大衣呢?(历史上晋绥军一个士兵一次看见了穿呢子大衣骑者高头大马的人当成了倭人就老远给了一枪,结果元帅去苏联治疗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