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坐牢也不易

阴暗的角落 收藏 1 61
导读:[center][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22_9686_7209686.jpg[/img] Salvatore Ferranti因身体肥胖被释放[/center] 不到两年前,意大利的监狱系统面临着一个危机:原本规模仅够囚禁4.3万名犯人的监狱现在要挤下6万多人。 于是政府想出了一个应急措施:打开牢门,把超过三分之一的犯人放了出来。 几个月内,银行抢劫案就飙升了20%,绑架、诈骗、电脑犯罪、纵火、扒窃案同样有所增多。由于犯人数量锐减,意大利一度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Salvatore Ferranti因身体肥胖被释放

不到两年前,意大利的监狱系统面临着一个危机:原本规模仅够囚禁4.3万名犯人的监狱现在要挤下6万多人。

于是政府想出了一个应急措施:打开牢门,把超过三分之一的犯人放了出来。

几个月内,银行抢劫案就飙升了20%,绑架、诈骗、电脑犯罪、纵火、扒窃案同样有所增多。由于犯人数量锐减,意大利一度出现了监狱看守人员比犯人还要多的局面。

在意大利,有时似乎没有什么坏事不能被宽恕。

意大利的法律体系植根于严酷的罗马帝国法制,后者以把犯人钉到十字架上或送去喂狮子而闻名。不过从那时起,意大利的法制开始逐渐演变,融入了罗马天主教的宽大精神,还在一定程度上糅合了世俗社会的行政风格。

死刑是令人憎恶的,终身监禁也不多见。被告有权上诉两次,甚至连交通违规收到发单也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诉。意大利的法庭常常是人满为患,以至于大多数重罪的最终裁决还没下来,法定时效期就已经过了。

罗马一位刑法领域的辩护律师克劳迪奥·乌尔齐乌奥利(Claudio Urciuoli)说他经常安慰自己的当事人说:“别担心,你不会坐牢的。”

面对如此状态的司法体系,即便遭起诉,一个人的声誉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从两次出任意大利总理的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就可见一般。此人曾是十多宗刑事案件的调查对象,至少有六七次被传唤出庭,涉嫌案件从逃税到贿赂法官,各种各样。

换作在其他地方,这样的法律纠纷恐怕早已葬送了政治生涯,而贝卢斯科尼在民意调查中居然还能领先,并且刚刚第三次当选意大利总理。

贝卢斯科尼是意大利最富有的人之一,曾两次被裁定有罪,但这些指控最终要么是上诉后被推翻,要么由于法定时效期已过而作废。有关他的其他案件至今还呆在法院,尚无定论。

贝卢斯科尼坚持自己是清白的,一直宣称自己是受那些有政治动机的起诉者所害。

这样的司法体系对意大利的其他从政者来说也是一个“福音”。议会945名议员中超过20人曾被证明有罪,罪名包括涉嫌团伙犯罪和恐怖行动。

比如,西西里前省长萨尔瓦多·库法罗(Salvatore Cuffaro)不久前被判定曾资助和教唆一个有名的黑手党成员。库法罗目前正在上诉,而他本人近期有望入选参议院。

库法罗的发言人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意大利糟糕的监狱设施也难辞其咎。萨尔瓦多·费兰蒂(Salvatore Ferranti)被指控是西西里最凶狠犯罪家族的党羽,但前不久他被监狱释放,改为软禁,理由是:他太胖了,监狱里没有足够宽敞的床能容下他462磅的身子。

“的确,肥胖和监狱是不相容的,”设在巴勒莫的西西里地区囚犯权利局秘书利诺·布斯切米(Lino Buscemi)说。

费兰蒂的律师拒绝发表评论。

意大利的2006赦免计划──至今已经释放了2.7万名犯人──具体操作有点像打折优惠。除了参与恐怖袭击、涉及黑手党等犯罪的囚犯,其他人一律可以减免三年的牢狱。之前已有法律规定,被判三年以下监禁的犯人可以用社区服务来代替坐牢。所以,现在被判六年监禁的犯人意味着他们可以一天牢都不用坐。

美国有些州为了抑制日益膨胀的监狱成本,有条件地释放了一些危险性不太高的犯人,或改为软禁。在意大利,即使是重罪囚犯,日子也不太难过。

克里斯托弗·皮安科内(Cristoforo Piancone)曾是恐怖组织“红色旅”中最令人畏惧的成员之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该组织进行过大量暗杀、绑架和抢劫活动。据警方称,皮安科内曾被证明参与了六宗谋杀案、两宗谋杀未遂案,被判处最高监禁。

不过,由于表现良好,皮安科内被纳入准许犯人白天离开监狱的“半自由”计划。警方称,如此一来,他接了一份白天的工作,给一个学校当门卫。

警方介绍说,去年夏天,戴着钓鱼帽和太阳镜的皮安科内在一名同伙的掩护下走进了锡耶纳一家银行,他掏出手枪,威胁要17万欧元,相当于26.7万美元。之后,他又回到了监狱,等候审判。

关于对此事的评论,记者无法联系到皮安科内本人和他的代表律师。

起诉者抱怨情况对他们不利。都灵的一名起诉人布鲁诺·丁蒂(Bruno Tinti)说,那些贿赂、内幕交易、逃税和做假帐的人,十有八九会被释放。丁蒂撰写了以意大利司法体系为主题的《褴褛的长袍》(Toghe Rotte)一书,书中有一章用讽刺的口吻“指导”读者如何一步步置妻子于死地而可免遭牢役之苦。

逻辑是这样的:丁蒂写道,犯罪后马上自首,向警方交出武器和尸体。这些做法意味着,根据意大利法律,如果没有逃跑或篡改证据的嫌疑,就不必审前拘留。

杀人者有可能被判20年以上,但如果犯罪者要求速判,则自动减免三分之一。如果能证明你死去的妻子不忠,那又能减免三分之一,最后罪罚能减少到十年──而到这里,其实只需要坐四年(别忘了大多数被判六年或少于六年的人通过社区服务或其他规定并不用坐牢)。

“由此可见,法院审判就像是虚构小说一样,” 丁蒂说。

起诉机关称,他们唯一可用的确定的惩罚方式就是要求审前羁押。然而一旦审理开始,法院通常会释放被告。而被告权利维护者则反驳说,起诉人滥用这一权利,因为那些遭到拘留的人后来往往被判无罪。

即使起诉人打赢官司,也很难把被告送入监狱。2002年,起诉人成功逮捕了朱塞佩·里伊纳(Giuseppe Riina),他是臭名昭著的“老大中的老大”萨尔瓦多·里伊纳(Salvatore Riina)的儿子,其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之前一直是西西里黑手党组织的头目。法院以敲诈勒索和参与黑手党的罪名判定朱塞佩·里伊纳14年以上徒刑。

里伊纳的律师拒绝就此案置评。

一个上诉庭要求对里伊纳一案进行复审。接着2月份,另一家法庭在他等候结案期间将他释放出狱。释放后的第二天,有人拍摄到他正给在Corleone家乡的母亲送去糕饼。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