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船陪导游生涯 我的同事们 冷船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7/


这是我共事时间最短的一位船长,他在我所在的船上仅待了三周的时间,也是和我矛盾最大的一个,简直就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此人姓冷,身材矮胖,一个红红的酒糟大鼻子是他最大的特征,年纪已经有50好几了。

他到我所在的船上当船长是因为以前的那位船长辞职了,公司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位,时间是在2004年的下半年了。他刚上船的时候我还是对他保持了应有的尊重,毕竟人家也是船长,一条船就他最大了。可慢慢的,这种尊重就变成了蔑视,到最后形成了和他的全面对抗。造成这种结果的结果的最大原因就是他一心想把持全船的所有大小事务,对我们指手画脚,而我这个人平常看着是挺好说话的,可一旦触及到一些我不能忍受的事,必然遭到我的巨大反弹!

在这个冷船长上船召开的第一次船干会上,苗头就已经不好了。他在会上居然要求全船各部门内部的决定都要向他作汇报,没得到同意不能擅自做主。他可能是把旅游船当货船了,按照内河旅游船的惯例,船长虽然是船上的一把手不假,但一般只管理专业部门,也就是驾驶部和轮机部(有时候轮机部也不管),把船安安全全开好就行了,对于特别是客运部这种业务部门的具体工作不插手。会开完后很多人都觉得他是有点过了,都在议论纷纷的。我则根本就没当回事,客运主任来和我商量以后怎么办的时候我就说咱们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就当他什么都没说一样。

可当他什么都没说不行啊,人家两只眼睛顶着你的。我们船在三峡大坝将客人带下船去游览是有一笔收入的,船上固定是给1000块,然后根据剩下的钱的多少来决定还要分多少给高级船员。当我把那一趟该分给船长的350块钱给他送去的时候,他居然告诉我以后怎么和旅行社联系的、能赚多少钱、钱怎么分的都要向他汇报。这不是开玩笑吗,我在船上也做了不短的时间了,从来就没有人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把什么都说出来了,那我还吃什么,不就成了给别人白打工了!我依然决定自己以前怎么做的就怎么做,这下就好了,在回航重庆的时候就开始针对我了。

以前船在航行中出现了什么问题,驾驶部会及时用电话通知总服务台,如果客人有什么疑问我们好向他们解释。可在这次航行里,好几次船因为航行信号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临时停船都不通知了,只有在我们主动打电话到驾驶室去才回答我们。好在我和驾驶部的很多人关系还不错,私下里他们偷偷告诉我,是船长说不要主动给我们打电话的,有什么要问的让他们自己来问。我一听就火了,好,你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船到丰都鬼城客人上岸游玩回来后,照惯例是由我们通知驾驶室客人回来齐了,可以开船了,我就叫服务员不打电话,让他们自己来问。礼尚往来,我们客运部又不是小妈生的!

我这样做可能把那冷船长气着了,在第二趟航行的时候直接告诉我,如果我不把客人游览三峡大坝的所有事情说明白,他就将不会停靠。我真不明白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居然作出这么一个损人不利己的决定,好啊,你不停靠那我就不组织客人游览就行了,我没了一笔收入,你也没什么好处,全船的人都要受影响。给船上的1000块钱是全船人分的,虽然到每个人手里没有多少了,但好歹也是笔收入,对那些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的普通船员还是有吸引力的。

就这样,我和这个冷大船长暗战了两个星期。估计是又有什么事把轮机部的人也得罪大了,驾驶部的人对他也有看法,在第三趟航行回到重庆后,大量的人到公司去反映无法与他合作,要求公司解决。公司迫于压力,不得不另寻人选,直接让他走人了。

这个冷大船长在船上呆了三个礼拜的时间后不得不黯然离开,此后的去处没有打听。不过随着三峡大坝蓄水后长江的航运业会越来越好,他持有船长的证书,随便找碗饭吃倒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以他那种做法,客船估计谁都受不了他,在货船上还是有生存空间的。虽然我们是有很大的矛盾,还是在这里祝他好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