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九十八节  政治搏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九十八节 政治搏弈

北平张学良公馆。

“少帅,土肥原贤二求见!”

“不见!”张学良断然拒决。

土肥原贤二曾经当过老帅的顾问,他借着这个身份,深入了解中国,尤其是东北的局势,他比许多中国人了解得还多。他不但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北平话,还会好几个地方方言,是有名的中国通。九一八之后,随着真像被批露,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土肥原贤二是九一八事变的元凶之一。像这样的一个奸寇,张学良如何会给他好脸色看呢?所以,一听到其名,就厌倦得如同踩到了大便。

不过,在此非常时期,土肥原冒着风险,秘密来访,这背后的文章肯定也不小。再加上,东北军系里,有许多亲日军官。他们对曾经留学过的地方,仍有很深的感情。虽然张学良一直不见,但土肥原不断的托人找关系,今天找到了张学良的亲信,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

荣臻这几天,见多了说客碰钉子的事,他今天来,早就预见了会被张学良拒决的下场。所以,早想好了对策。劝道:“听说,此人带着和平的意图而来,少帅……”

“和平?”张学良暴燥不安的情绪猛的一清,片刻之后问道:“参谋长,难道日军的形势真的险恶到了,需要乞求和平的地步了吗?”

“据在下所知,关东军残部已被义勇军重重包围,而日本援军却迟迟不能撕开义勇军独立师的防御,再加上我军十万大军一到,日军更不能能逃出包围圈。关东军的灭亡,我们收复东北,是迟早的事。如要谈判,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哈哈,父帅在天有灵啊,在天有灵……”张学良喜极而泣。张作霖怎么死的,东北怎么丢的,这背后都是日本人的阴谋啊。张学良没有理由不恨日本人。这几天,每当有人在他的耳边说,日军要完了,东北军即将光复东北,少帅总要兴奋得发疯。

“少帅——”荣臻停了一下,看了一下张学良的脸色,接着道:“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我就像兄弟一样,有什么不能说的?”

“东北光复了,不知光复之后,是姓张呢,还是姓卫。”

荣臻这句话说得很慢。每一个字都犹如千斤重锤一样,砸在少帅的心头。是啊,姓张还是姓卫呢?虽说张家父子经营东北几十年,树大根深。但这场变故,让张学良大失民心。义勇军趁机雄起,其实力怕是与东北军不相上下了。如今他们又占了光复东北的天大功劳,以后,民心是向着义勇军,还是东北军,还真的很难说。这个根本性的大问题,一直在困挠着张学良,让他寝食不安,所以,催促部队加快行军速度的电令,一个接着一个……与此同时,义勇军想脱离少帅指挥的意图越来越明显,勒令义勇军让城的电令,早就发出了,然而义勇军至今没有任何的消息。

与老奸巨滑老帅不同,少帅的情绪,每一点的波动,都写在了脸上,被荣臻看了清清楚楚。他见张学良如此情绪,知道铁已经热了,趁热打道:“属下不敢隐瞒少帅,昨天土肥原曾秘密私悟过属下。属下,为了弄明白日本人的底牌,所以,大胆的会晤了他。他带来了日本陆军部的和平愿望。他说,只要我们放关东军一条生路,中日两国达成和平协定。日军将辙回到九一八事变之前的驻地。所有的一切,恢复原状。”

“这就是他们的底牌?”张学良听了大喜。

“还不止这些,”荣臻道,“土肥原私与属下说,关东军司令官,愿与我军一起,消灭叛军……”

十分钟后,穿了一件风大衣,剃着一个锃亮光头的土肥原步入了密室。张学良以胜利者的姿态,开玩笑道:“土肥原先生,你们战无不胜的军队,很快就要像你头上的毛一样了吧!”

土肥原弯下了腰,以一副认错的态度鞠躬道:“贵军之神勇,超乎皇军的预料。”

是神勇的进攻,还是神勇的逃跑?这大好的局势,似乎于他张某人没有什么关系。张学良脸红了红,尴尬的摇着手道:“你是中国通,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们不谈这些……”

土肥原贤二,他这会是得到死命令,一定是要谈绥和平条件的。他说这样的话,原本是想奉承一下这位名扬全球的“不抵抗将军”。只是没有想到,第一句话,就拍到了马腿上,当然,这不要紧,因为原本互相对立的两军,有着共同的敌人……

“大约三十分钟后,土肥原离开了少帅公馆。”荣臻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少帅那天兴致很高,头抬得高高的。土肥原贤二垂头丧气。我不知道,两人在秘室里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但这样的协议,对于今后的东北局势,必然有着重大的影响。……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了我的猜测。”

垂头丧气的土肥原一登上汽车,马上就挺直了腰,头也抬得高高的。他锃亮的光头,在车窗后面闪闪发光。两眼向着张公馆投去了轻蔑的一撇。脸上露出了孤狸战胜猎人后的微笑。

谈判之前,双方的代表往往会被上级交待了底线,这个底线就是底牌。然而,土肥原的底线就是让关东军包括垦荒团的皇民都能活下来。这个底线关系到日本的国运,为了这个目的,有什么样的条件不能答应的呢?所以,尽管张学良趁火打劫,但土肥原还是咬牙答应下来了。然后,摆出一副痛苦的模样,以换取对手的同情,从而不至于狮子大开口。

不知是不是日本强大的实力吓着张某人了,还是张某人同情心泛滥,到了最后,他没再赶尽杀绝,表示只要恢得到九一八之前的事态,中日两国一切都好商量。至于,战争赔偿、人民损失,日军全部从中国土地上消失的问题,则一句话也没有谈到。这正符合关东军,以及天皇的最高期望。

败战之后,还能签定这样的城下之盟,可谓土肥原贤二的一大胜利。

汽车屁股后面冒出一股轻烟,满载着日本的国运而去。

车还没有过张公馆前面的大街,有一骑飞驰而至。他穿着东北军的军服,熟知中国的土肥原一见,就知道这人是一名通讯兵,因为他的肩膀上跨着用牛皮制成的高级公文包。

这人大概有急事,马至张公馆,翻身而下,人落地时,马还没有停。两名哨兵冲上来,牵住了马。通讯兵一落地,不做任何的停留,夹着公文包,就冲了进去。

“看情形,前线又有捷报传来了。”土肥原哀叹一声,支那人的捷报,就是大日本帝国的丧报啊。不过——

“战术上的胜利,改变不了战役的结局。无论多少连胜,都不如我这两张嘴皮!”

土肥原笑了。

通讯兵闯入,将情报直接交给了张学良。

“义勇军全国通电:

为共同抗击日寇,义勇军军事委员会决定,服从国民政府的统一指挥:从即日起,义勇军各部,辙出所光复的各城市与东北军换防。本部所有部队,遵从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张学良之命,换防之后,将全部开赴抗日前线。

为保证抗战的最后胜利,达到将日本侵略者全部赶出中国的目的,义勇军肯请国民政府以及东北边防军应充以下十项。

第一、义勇军各部所需之粮草弹药,请国民政府以及东北边防军保证足额供应。

第二、……”

张学良轻声念着,不放过每一个字。

他喜上眉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