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法里内利

scs928 收藏 1 3015
导读:知道法里内利(farinelli)的人不多,即使你看到过关于他的介绍.但你可能没听过这首.央视有一期关于他的节目,可惜偶错过了 对于法里内利,他是上帝的奇迹,我爱死他了 “我将为我的命运哭泣……”他吟唱着,精致美丽的笑容似有泪光。我知道,他那每一声天籁都心头滴着血。 那一刻,我的灵魂都在痛苦的撕裂着。 是他的泪水吗? …… 是的。 他在哭泣,浸疼了我的听觉,我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

知道法里内利(farinelli)的人不多,即使你看到过关于他的介绍.但你可能没听过这首.央视有一期关于他的节目,可惜偶错过了

对于法里内利,他是上帝的奇迹,我爱死他了

“我将为我的命运哭泣……”他吟唱着,精致美丽的笑容似有泪光。我知道,他那每一声天籁都心头滴着血。

那一刻,我的灵魂都在痛苦的撕裂着。

是他的泪水吗?

……

是的。

他在哭泣,浸疼了我的听觉,我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

他在痛吗?

是的。

他痛了啊…… 一直认为,我是不会痛的,可他让我痛了,好痛好痛……

有一次,在一部歌剧演出中,一个号手为法里内利伴奏,与他竞争,人声和号声此起彼伏,一争高低。他们以三度音程的距离同时表演渐强与渐弱。持续了很长时间。听众在焦急等待结果,小号手以为对手和自己一样精疲力尽了。于是放弃了……,不料法里内利却面带微笑,用同一口气以充沛的活力不仅唱了渐强和颤音,并且从容不迫地继续演唱了一曲带颤音的快速华彩乐段,小号为之折服,观众为之震惊,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我今天要说的就是法里内利(1705—1782年),他叫卡洛.布罗斯基,波波拉高徒,18世纪独领意大利歌坛风骚的真正的阉伶歌手。意大利最著名的男性女高音歌唱家。法里内利也是最讨人喜欢的阉伶歌手。他不仅歌唱无人企及,他的歌喉和影响超过了以前任何一位歌唱家,他还具有高尚的人格和谦虚的品性。

虽然是阉伶,但他可是纯粹的男性,也有自己深爱的女子,也有正常的男性生活.多少美女痴迷于他啊

是上帝的奇迹,他的嗓子可以涵括三个半八度。他被证实有能力在一口气之内在一个音符上保持超过一分钟或者唱出250个音符,就连当今公认的最好的次女高音-巴托莉,在一个音符上一口气只能保持不到30秒。即使当今世界那法国第一女高音,也是翻唱了他的歌曲才得到这个称呼的,她唱的已经很好了,但却远不及法里内利,法里内利演唱的歌曲难度极高,一些复杂技巧,诸如十度音程的跳进等,除法里内利外,几乎无人敢于问津。那一连串难度极大的花腔,不,甚至比高音区的花腔还要难, 换做现在的女高音, 不是早已唱得支离破碎恐怕也差不多快断气了!!!

当时的音乐界权威人士匡茨评论说:“法里内利有着圆润、光彩、清晰、锐利的女高音声音。”“他当时的音域是低A到高C以上的D音。”“他的音准极好,颤音很美,肺活量很大,喉咙非常灵活,因此能准确而从容地用快速唱远音程,唱间断的或其他类型的乐句都没有任何困难。” 人们更是疯狂地高呼:“天上有一个上帝,地上有一个法里内利!” `

法里内利一次在伦敦演出,排练时他的歌声使乐队万分惊奇,竟忘记演奏。

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天赋,那不属于尘世的嗓音是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来练习的,那样穿梭于高音花腔和低音的飞速花腔和气息平稳的绵长乐段不可能也无法由一个普通阉人来完成。

他是最出色的,没有人能与他相比,一研究者说,在那个时代,法里内利比当今麦当娜,乔尼,贝克汉姆三个人加起来的名气还要大。他美妙的声音被称为“最接近上帝的声音。”他让整个欧洲颤动,他让亨德儿在他绝美的歌声中昏厥。即使是他,也没有料想到,居然有人真的能够唱出自己所写的这首本该不属于人间的歌曲。他的声音既有童声的纯净,女高音的华丽,男音的力量,充满让人着迷的魔力。柔美和力度结合,中性啊……我再度尖叫~`

亨德尔为了法里内利,停下了一切创作,专门为他创作适合他音域的音乐. 著名的Lascia ch'io Pianga(任我流泪) 被凯瑟琳.巴特尔、芭芭拉.史翠珊、莎拉.布莱曼等各种不同类型的歌者都演绎过。然而,她们唱的都是改编后的版本,这首歌本是大名鼎鼎的亨德尔专为法拉内利而作,难度那样高的曲子,想来也只有法拉内利才能够演绎。

有一部关于他的电影farinelli(法里内利和他的时代),中文译名绝代妖姬(无语),那个演法里内利的演员相当俊美,不负历史上法里内利的美貌。电影中,当那点点血丝像烟一样浮现 ,也许他就已经注定是一只钉死在木板上的蝴蝶了。

在法里内利小时侯,就有人警告他:“你的嗓子会毁了你的!”他的哥哥沉沦于他的声音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亨德尔对他说:“你毁了你哥哥,也毁了我。”——...(瀑布汗)

我们现在听到的关于他的歌,当然不可能是他唱的,比如电影中那绝美的无与伦比的声音。那充满魔力的声音,是运用了现代先进电脑技术把几个不同声部的男声、女声和童声混合制作而出的。

有关的音乐史书提起法拉内利,大都会有这样一句:“法拉内利是意大利最著名的男性女高音歌唱家

亨尔德有部著名的歌剧《凯撒大帝》,我一直无缘听到全本,但里面有首咏叹调《任我流泪》,在大大小小的演唱会中倒是经常能听到。凯瑟琳·巴特尔、芭芭拉·史翠珊、莎拉·布莱曼等各种不同类型的歌者都演绎过。在众多的版本中,我比较喜欢英国那位十几岁的美声公主夏洛特·丘奇的演唱,夏洛特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很有几分圣洁天使的味道。


然而,她们唱的都是改编后的版本,这首歌本是大名鼎鼎的亨德尔专为法拉内利而作,难度那样高的曲子,想来也只有法拉内利才能够演绎。而我是如此有幸,见识到了法拉内利与他演唱的这首曲子。


巴洛克风格的舞台,繁复的水晶宫灯,法拉内利独立于舞台中央,影壁上那只缓缓摇摆美丽尾羽的装饰孔雀,在法拉内利的面前也黯然失色。一袭猩红洒金曳地大氅,雪白得如同日本浮世绘中艺妓的脸,肉桂色的唇,眼波流转,朱唇轻启。低音时,百啭千回;高音处,层峦叠嶂,雀跃翻飞。漫天飞舞的彩金纸屑,更是衬得独立其中的法拉内利如玫瑰花雨中下凡的天宫仙女。观众席中,有人泪盈于睫,有人呆若木鸡。到那一连串难度极大的花腔响起时,我已是全身发冷,满头冰汗。而包厢里有个男人呼吸阻滞,晕厥过去。


那个男人,正是写作此曲的亨德尔,即使是亨德尔,也没有料想到,法拉内利真的能够唱出自己所写的这首本该不属于人间的歌曲。而我能有幸聆听此曲,全因一部叫做《Farinelli》的由比利时、法国、意大利联合拍摄的电影。因了这部电影,我才欣赏到了舞台上美艳凄清的歌伶,聆听到人间绝美的无与伦比的声音。这把充满魔力的声音,人间的确是没有的,因为那声音,是运用了现代先进电脑技术把几个不同声部的男声、女声和童声混合制作而出的,而那位三百多年前声名卓著的意大利歌唱家法拉内利的歌声,已经永远地尘封在历史的记忆里。


据说,法拉内利演唱的歌曲难度极高,一些复杂技巧,诸如十度音程的跳进等,除法拉内利外,几乎无人敢于问津。那个时代的美声唱法教育大师曼奇尼曾经惊呼:“在我们的时代,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相比”。观众对他更是祟拜得五体投地:“天上有一个上帝,地上有一个法拉内利!”法拉内利不仅以其炉火纯青的歌声成为无可争议的欧洲一流歌唱家,而且以其高尚的人格和谦虚的品性,得到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五世的赏识在宫廷供职,其间,还兼管宫廷的外交事务和公共事务,并获得了西班牙最高骑士爵位。声名之高,获誉之隆,后来者无不望其项背。


有关的音乐史书提起法拉内利,大都会有这样一句:“法拉内利是意大利最著名的男性女高音歌唱家。”这真是个拗口的说法,通俗地讲,法拉内利是当时阉人歌唱家中的极品。看过法拉内利本人的照片,眉清目秀,冷静睿智。而那紧抿的薄唇、微锁的眉与那双忧郁的眼,让人不由相信:以身体与尊严为代价赢来的声誉背后,定是如影片中那般充盈着痛苦、扭曲、波澜、哀恸与悲悯。


日食,沉郁的黑遮天蔽日,西班牙国王的宫庭花园里。戴着长长假发的菲利普五世有一双厌倦的眼,法拉内利的歌声也许是他唯一的安慰。他轻握着法拉内利的手,低语:“尘世真是座地狱吗?法拉内利,把太阳召回吧。”歌声响起,国王露出了笑颜,法拉内利的长兄里卡多手中的锋利刀刃割向了腕间的脉。那刀刃,曾伸向法拉内利小小的身体。眼中的泪滴、嘴角的浅笑、指尖汩汩流出的鲜红的血,兄弟间的爱与怨、自责与愧疚,是否就此洗清?法拉内利身体与心灵的伤痕,是否能够由此痊愈?当法拉内利再次唱起亨德尔的《任我流泪》,当他反复吟唱着“我将为我的命运哭泣”时,他的眼中是否不再会弥漫起蒸腾的热雾?脑海里不再浮现出木桶内奶白色药液中缓缓渗出的血丝?


这部电影有好几种译名——《绝代妖姬》、《绝代艳姬》、《歌声魅影》、《魔声魅影》,而我喜欢把这部片子就叫做《法拉内利》。法拉内利不似《御法度》里那个妩媚阴柔内心恶毒的加纳,也不似《霸王别姬》中艳丽无匹人戏不分的程蝶衣。有着俊俏容颜的法拉内利,其实骨子里仍然是个纯粹的男性,与“妖姬”、“艳姬”半点也扯不上关系。而他拥有的辉煌与成就,丝毫不能减轻心底的痛楚与扭曲。每一次亮出那把魅惑的歌喉,不过是又一次在人前展示自己的残缺,将心中初愈的伤口再次撕开而已。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人间本没有,何必强相求?!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23:55:49 被scs928编辑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