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传奇之法老咒语 楔子 第十七章 孪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3/




“哦?何以见得?”

“我觉得,蜂王应该知道她的对手就是奥德恩,所以行动会很小心,必不会轻易的以身犯险。还有,从情报上看,奥德恩在这之前并不知道蜂王是谁,不然早就下手了,怎么会让她安心的当模特。依照奥德恩的性格,直接绑架更干脆,小蜜蜂又不是什么军事组织,虽然有几个人会些武功,又怎么会是奥德恩的对手。也许奥德恩手中那个“蜂王”是蜂王的姐妹,为了保护真正的蜂王而说自己是蜂王。最重要的是,如果奥德恩手中的蜂王是真的,那么为什么小蜜蜂们没有一点动静,还举办什么时装发布会,应该召集人手救人才是。“

“你说得有些道理,不过,也有可能小蜜蜂们元气大伤,为了保存实力,不得不放弃蜂王,或者是她们内部出现了争权夺利的现象,蜂王一死,正好有人会取而代之。我认为,奥德恩手里那个蜂王是真的,他应该知道蜂王的真实身份,而且为了抓她筹划很久了。我只是觉得奇怪,抓到蜂王后,奥德恩的做法是为了什么,他的身边能缺女人吗?为了敛财,也不象。还有,那个拳击赛又是为了什么?这里面定然还有阴谋!”

“小姐!蜂王可是个绝色美女啊,也许奥德恩要和什么人做交易呢,毕竟有好多男人想要得到蜂王呢。要知道蜂王和她的姐妹可是得罪了不少的达官显贵。这帮家伙恨小蜜蜂恨得要死,要借这个机会羞辱蜂王。”

“不想了,我们去展览馆一看就知道了。”

“小姐!如果奥德恩手里那个蜂王是真的,您会去救她吗?”

“是的!我早就想除掉奥德恩了,而且,“小蜜蜂”这个组织其实不坏。如果我不插手,怕是没有人帮助她们了。奥德恩能够横行到现在,作恶这么久,警察是指望不上的,法律是无力的。小凤!立即追查奥德恩的下落。查到后侵入他的电脑,找到他的银行账户,将他的银行存款全部提取出来。”

“是!小姐!”

“信子!命令你的人随时准备行动,”柳寒烟的眼睛中绽出寒芒,看得信子心中阵阵发冷。“这次我们打一次没有硝烟的战争,我要把这帮人渣剁成肉酱。”


两个人来到巴黎大宫展览馆是时装表演已经开始了,柳寒烟一进来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目送着柳寒烟到前排坐下。伊贺信子早就定好了前排的座位,所以对台上的模特看得很清楚,同样,模特们由于在台上,早就注意到观众们的异样,但由于灯光映眼,看不清来人,待柳寒烟坐下,这才看出来的是个人间少有的绝色美女。这些模特也都是各国美女了,可看到柳寒烟还是自惭形秽,目中流露出又羡又妒的神色,有两个模特甚至乱了步伐。柳寒烟微笑着一一打量着这些模特,与情报上提供的小蜜蜂们进行对照。

二十分钟后,表演进入尾声,主持人请设计师出场,正是蜂王克里斯蒂。

克里斯蒂缓缓走过来,目光紧紧盯着柳寒烟。目光中充满了迷茫、无奈和痛苦,还有淡淡的水雾,似乎刚刚哭过。但是嘴角却挂着笑意,好像刚刚经历了大喜大悲。

柳寒烟对信子说道:“这个不是蜂王!”

“小姐!您怎么看出来的?”

“看她的眼睛就知道了。虽然她和照片上的蜂王很像,并且很难分辨。但她不是,看来小蜜蜂真的遇到大麻烦了。我们走吧。”

“小姐!我们不找珍妮了么?不管“小蜜蜂”的事了?”

“走吧!会有人来找我们的。”柳寒烟深深的一笑。


出来后,柳寒烟在香舍丽大街上缓缓地漫步而行,迎着晚风欣赏塞纳河两岸秀丽的风光及迷人的夜色。绝世的容颜赢得了百分之百的回头率,柳寒烟微笑着前行。

伊贺信子道“小姐!有人跟踪。”

“我知道。走!去塔上喝杯咖啡。”


LE JULES VERNE咖啡馆。

二人坐下,要杯咖啡喝着,不一会儿,一个美丽的少女匆匆走了进来,正是假蜂王。

来到柳寒烟的面前,急急得问道:“对不起!请问是柳寒烟小姐么?”

“是我!有什么事么?”

假蜂王话没说,泪水先流了下来:“您是玉修罗?请您救救我姐姐吧!”

“你姐姐?”

“是的!蜂王克里斯蒂。”

“别急!坐下说,你喝点什么?你怎么知道我?”

假蜂王回头,从门外进来一个中国男人,五六十岁。见到柳寒烟,似是十分害怕,怯怯地走近前来,低声道:“柳小姐!”

柳寒烟奇道:“是你!胡清!”


柳寒烟在香港有一个朋友叫雷震,是个探险家。家中的所有产业都交给一个人管理,就是眼前这个胡清。

胡清是个高级经济师,十分能干,人也很精明,深得雷震的信任。雷震长年在外奔波,到处寻幽探密,极少过问公司的事情,探险是个花钱的行当,当雷震需要资金时,胡清总能按时给它汇寄过来。但后来有一次在打捞海底沉船时,雷震需要的钱却迟迟不能到位,胡庆总是说最近资金周转不开,引起了雷震的怀疑,回港调查。结果知道胡庆将公司大部分资金挪去炒股,却损失惨重。为什么呢?因为胡清有一个败家的儿子,好赌好毒。胡清的妻子死得早,就这么一个儿子骄宠异常,欠下了巨额赌债,被人追杀,只好找胡清要钱。为了救儿子,胡清用公司的钱替儿子还了赌债,为了补回亏空,又挪用资金炒股,可谁知越亏越大。当雷震需要资金时,公司已快被掏空了,几乎全都压在股票上。胡清知道无脸见雷震,整了容带着儿子逃到了国外去。警方找不到他们,雷振求到柳 寒烟才将胡清抓了回来,被判了五年的徒刑。

胡清出狱后,在香港呆不下去,只好投奔在国外的儿子,谁想儿子把他赶了出来。他只好流落街头,在又冷又饿即将病死时,被克里斯蒂救了。胡清感其救命之恩,便帮助蜂王做事,尽心的帮助峰王出谋划策,赢得了蜂王的信任,便把财务上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处理。当然,胡清没有向克里斯蒂隐瞒自己的不光彩的历史,使蜂王更加敬重他。

胡清曾在雷震的家里见过柳寒烟,也听雷震说起过柳寒烟的事迹,自然知道柳寒烟的厉害。父子二人隐姓埋名两年多都没有被警察找到,柳寒烟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将他从南美一个小国家揪回了香港,所以他十分惧怕柳寒烟。如果不是雷震求情,怕早已死在柳寒烟的手上,根本就不会押回香港受审。

蜂王出事后,胡清十分焦急,但又帮不上什么忙。在他的头脑中也曾闪现过柳寒烟的影子,也曾想过回港找雷震打听柳寒烟的消息,但却来不及。今晚,在表演现场它通过监视器看到了柳寒烟,激动得心喜欲狂,急忙告诉了假蜂王——蜂王的孪生妹妹克里斯娜。

克里斯娜正在后台伤心哭泣,听到这个消息却将信将疑,因为她并不知道柳寒烟是何许人也。胡清急速地向他解释了一些,克里斯娜明白后,立即就要出去请柳寒烟帮助,被胡清拦住。这才有她表演时嘴边带着笑眼里却含着泪花打量柳寒烟。


但是柳寒烟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胡清急忙派个人跟着,等克里斯娜表演结束后,就匆匆赶了过来。

克里斯蒂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所以没想把克里斯娜带到这个圈子里来,因此,克里斯娜并不是“小蜜蜂”组织的人。蜂王出事后,克里斯娜根本不知怎么办才好,打算把时装公司卖掉,去请雇佣兵救人。因为他知道警察指望不上,可没想到,那些雇佣兵一听说去想从奥德恩的手中救人,纷纷拒绝,不敢接这桩生意。而且,小蜜蜂组织中的精锐都被奥德恩一网打尽,损失惨重,根本无力救出峰王,何况群蜂无首,争执不下,组织中已经乱套了。

听完克里斯娜的诉说,柳寒烟沉思着没说话,克里斯娜心情忐忑,不知柳寒烟是否会帮忙救出姐姐,胡清也不敢问,毕竟奥德恩不是好惹的。

过了一会儿,柳寒烟问道:“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去警察局报过案吗?你知道你姐姐被关在哪里吗?”

“去过了,”胡清答道:“可约瑟警官让等待消息。”

“事后我曾托了好多人打听姐姐,可都没有消息。”

“那么奥德恩要卖掉你姐姐的事你知道么?”

“听说过,可是我不明白,奥德恩为什么这么做。姐姐破坏了好几次他的生意,他恨姐姐入骨,即使不杀掉姐姐,也会变着法的折磨她,何况他并不缺钱,这里我看一定有什么阴谋。”

“是啊。 奥德恩到底要干什么?克里斯娜小姐,你知道你姐姐的这次行动吗,她是怎么样被奥德恩抓去的,把详细情况和我说说。

“我不是很清楚。胡清,你知道得比我多,你和柳小姐说说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