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黑齿常之,男,古百济人。百济是扶余别种。本来百济是古扶余国的正宗传人,是半岛上最大的势力,因为败给了高丽,国都汉城被高丽攻克,被迫迁都,龟缩于半岛西南一域,势力大大下降。高丽成了古扶余国的正宗传人,百济就只能称为扶余别种了。后来百济还是从倭奴国手中抢来了“任那府”的一部分,国力才有所恢复,但仍然是半岛三国中最小的一个。隋唐间百济沦为倭奴附庸,受到倭奴的庇护和操纵。黑齿常之是百济王室的旁支,本来也是姓扶余的,因为这一支受封于一个叫“黑齿”的地方,所以以地名为姓,改姓黑齿。

黑齿常之家族世代在百济担任“达率”的官职,大致相当于唐朝的刺史。唐灭百济之役,达率黑齿常之没有突出表现。苏定方平定百济之后,作为占领军的统帅,不注意占领地政策,不能约束军纪,唐军多有劫掠的事件发生,使得旧百济人民与唐军尖锐对立。而作为唐军附属的新罗军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刻意挑拨这种关系,甚至使出了派新罗人穿着百济服饰去袭击唐军的招数。在这种情况下,黑齿常之认为自己极有可能成为大唐定点清除的对象,因而举起了反抗的大旗。黑齿家族世代为官,在当地很有影响;再加上当时就百济王室放出谣言说“大唐要把所有的百济人都杀光”,在人心惶惶中黑齿常之振臂一呼,在短短的十几天里就聚集了三万多人。

在唐军看来,这显然是造反行为,造反就要镇压。苏定方派出唐军前去剿灭黑齿常之,被黑齿常之击败。这时高宗皇帝出于综合考量将苏定方调回国内,仅留下刘仁愿的一万唐军和金仁泰的七千新罗军留守百济故地。由于力量单薄,刘仁愿无力镇压此起彼伏的叛乱,全军收缩在百济王城。百济局面糜烂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所有的百济叛军中,扶余福信是最强大的一支。扶余福信本人是末代百济王扶余义慈的侄子,手中又有一张政治王牌:在倭奴国当人质的旧百济王子扶余丰被扶余福信接回百济,立为百济王。但实权掌握在扶余福信手中,扶余丰不过是一个傀儡。

兵力最强、手中又有政治王牌的扶余福信,在百济各势力中居于领导地位。黑齿常之承认这种名义上的领导,但却有意识的和扶余福信拉开距离。就好像孙权承认曹丞相是老大,支持曹丞相讨伐刘备,但却绝不让曹丞相调动自己一兵一卒。扶余丰反制扶余福信,夺取政权之后,黑齿常之仍然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同样,有很多百济叛军也是这样不接受扶余丰和扶余福信的调遣,保持相对独立。这也使得唐军在百济故地的军事行动,困难比形象的略小一点。

刘仁轨闪亮登场,唐军在白江口决定性的击败倭济联军。几乎所有未参战的百济叛军都像墙头草一样倒向了唐军,只有迟受信依旧凭借险要的任存城拒不投降。

唐军驻百济总指挥孙仁师不信任这些投降的叛军,认为这样的蛮夷反复无常,不可相信。对此刘仁轨由不同见解,刘仁轨认为沙吒相如、黑齿常之都是忠勇有谋的人,他们不是反复无常,而是没有遇到明主。现在大唐只要给他们信任和立功的机会,他们就会认识到:大唐就是明主。“吾观相如、常之皆忠勇有谋,感恩之士,从我则成,背我必灭,因机立效,在于兹日,不须疑也。”

刘仁轨拨给沙吒相如、黑齿常之军粮和武器!,并派军队助战(当然也是监视)。沙吒相如、黑齿常之果然没有辜负刘仁轨的信任,迅速攻克任存城,迟受信单身逃往高丽。百济全境平定。

把军粮和武器拨给刚刚归附的叛军,这显然是一种冒险行为,但也能在心理上对刚刚归附的叛军形成巨大震慑,看似冒险,其实却是最有效的策略。

**********

百济全境平定之后,黑齿常之接受朝廷招安,历任折冲都尉、行带方州长史、使持节沙泮州诸军事、沙泮州刺史、上柱国、左领军将军兼熊津都督府司马。“以至公为己任,以忘私为大端。天子嘉之”。

黑齿常之顺理成章的从百济将领变为唐军将领,似乎也没有人指责他叛国。这是因为古代的国家概念和现代不同。百济本来就是大唐的属国,长期接受大唐的册封,唐击百济是因为多次不听大唐劝阻攻击新罗,终于招致唐的打击;而末代百济王扶余义慈本人被唐军捉了俘虏之后,在帝都长安受到优厚的待遇;扶余义慈的太子扶余隆甚至以刘仁轨副将的身份参加了白江口大战,战后受封熊津都尉,招抚旧百济的残余势力。既然百济王扶余义慈、扶余隆父子都可以接受朝廷招安,当大唐的官,别人当然也可以。扶余隆后来还被朝廷册封为带方王,被朝廷指令主持百济故地,不过因为新罗军的压迫,无法成行。

新罗王金法敏看到百济故地还是姓扶余的在那里当王,手下还是原来的百济官僚,当然把扶余隆当作老对手百济王而不是大唐的带方王加以攻击,将其打跑,全取百济故地。

**********

白江口大战之后,刘仁轨主持百济故地很长一段时间。黑齿常之名义上的上司是扶余隆,而实际上的上司是刘仁轨,因而能够亲身感受到刘仁轨的政治、军事能力以及巨大的人格魅力,深深的折服。再加上黑齿常之本人又很早就接受了中华文化,因此接受招安以后完全融入了大唐社会。

当时大唐文化先进,半岛及倭奴列岛均受影响。汉语是当时半岛及倭奴列岛重要的官方语言。黑齿常之本人文化水平很高,上小学的时候,就熟读《春秋左氏传》及《史记》《汉书》(牛吧,比现在的大部分中国人强多了)。曾有过“丘明耻之,吾亦耻之”的读书感想,对左丘明的思想有着深刻的领悟。百济长期作为大唐的属国,高宗皇帝把半岛百姓当作“亦朕之百姓也”。诸多因素使得像黑齿常之这样的人可以毫无障碍的融入大唐。

**********

唐高宗仪凤二年,公元六七七年,刘仁轨主持对吐蕃的防务,黑齿常之再一次归在刘仁轨帐下。等到刘仁轨和李敬玄两人职务对调,黑齿常之是国家的兵而不是刘仁轨私人的兵,不可能跟着刘仁轨一起回长安,而是仍然留在洮河前线。

唐高宗仪凤三年,公元六七八年九月,李敬玄率的十八万唐军,与论钦陵率领的吐蕃军在青海湖附近发生激战。唐军副统帅、先锋大将刘审礼遭吐蕃军优势兵力包围,胆小的李敬玄不敢救援刘审礼,在刘审礼全军覆灭后率军仓皇逃跑。吐蕃军在吃掉刘审礼所部之后,立即对李敬玄展开追击,在承风岭(今青海西宁西南千户庄)追上李敬玄,两军隔着泥潭对峙。吐蕃军在一块高地上安营扎寨,对唐军形成压制。于是黑齿常之率领五百名敢死队队员对吐蕃军实施夜袭,吐蕃军不知虚实,自相践踏。为避免唐军打击,吐蕃将领跋地设率军逃走。这次夜袭,使得唐军残部能够稳住阵脚,在李敬玄的率领下撤退至鄯州。

战后,高宗皇帝不因为唐军的战败而埋没黑齿常之的功劳,将其提升为左武卫将军、河源军副使(省军区副司令)。

主战派论钦陵在吐蕃内部斗争中胜出,唐蕃战火再开。唐高宗永隆元年,公元六八零年,论钦陵率军进攻河源(今青海西宁附近),被黑齿常之击退。黑齿常之因此功升为河源军经略大使(青海省军区司令)。

西北前线的粮草依靠内地输送,一斤粮食的运费往往需要好几斤粮食,而且粮道本身就是一个容易被攻击的军事弱点。刘仁轨在百济故地搞得大生产运动,黑齿常之是见过的,珠玉在前,照抄即可。黑齿常之在河源前线开展屯田活动,每年能有五百多万石的收获;并设置了七十余所烽火台为防护设施。把河源建设成为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牢固的军事基地。

现在轮到吐蕃来抄袭黑齿常之的珠玉了。吐蕃军在和唐军对峙的良非川(今青海恰卜恰河)屯田,对唐军构成威胁。不过吐蕃军的抄袭只做到了形似,而没有做到神似。黑齿常之再次使出他最擅长的夜袭战术,率领一万骑兵夜袭了良非川的吐蕃军,斩首二千级,吐蕃军大将论赞婆单骑逃走。吐蕃的屯田成果,成了唐军的战利品。

与此同时,安西都护王方翼也在西域加强了力量,唐军在这两个方向对吐蕃形成了压制,在唐蕃对抗中逐渐占据上风。

**********

高宗皇帝病逝后不久,武则天废黜中宗皇帝李显为庐陵王。忠于李唐王室的徐敬业不能接受这种变故,起兵叛乱,要灭武兴唐。武则天立即任命李孝逸为扬州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前去镇压。李孝逸初战不利,江南道行军大总管黑齿常率军增援,迅速扭转战局,将徐敬业军歼灭。

在镇压了徐敬业之后,武则天挥起屠刀进行大规模的清洗,在和突厥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程务挺、在和吐蕃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王方翼等大将均遭杀害。使得唐军在对突厥前线处于一种无将可用的尴尬局面。而突厥在失去了压制之后,逐渐强大起来,重新对大唐构成威胁。武则天看到吐蕃已经被有效压制,于是将黑齿常之从对吐蕃前线调往对突厥前线,主持对突厥的防务。

**********

武则天垂拱二年,公元六八六年九月,东突厥阿史那骨笃禄可汗再次对唐河东道(今山西)实施掠夺骚扰,黑齿常之奉命讨伐。当黑齿常之率领的先头部队到达两井(今河北鹿泉北)地区时,与三千突厥骑兵不期而遇。突厥骑兵没有想到黑齿常之进军这么神速,还没有进入战斗状态,身上都没有穿盔甲。当突厥骑兵发现遇到唐军的时候,慌忙下马穿盔甲。黑齿常之抓住这一闪即逝的战机,率二百骑兵冲进突厥军中。突厥骑兵措手不及,不得不放弃盔甲一哄而散。

这天夜间大量突厥援军赶到,黑齿常之兵少,无力与突厥军对抗。这时他面临两难的选择:要么逃走,这样的话突厥军士气大振,后面的仗就不好打了;要么固守待援,但是在平原上无险可守,很难守得住。

想一想黑齿常之紧绷的神经。

其实这一次黑齿常之的行动算得上是兵家最忌讳的孤军深入了。但面临险境的黑齿常之自有办法。

黑齿常之命令士兵砍树,在营地里燃起大量篝火。搞得篝火比人数还多。这使突厥军产生了两种错觉,一是觉得唐军兵力不少;二是觉得唐军后面还有大量援军呢。古代召唤援军,白天点狼烟,晚上燃篝火。于是突厥骑兵连夜逃走。

这次冒险的胜利之后,黑齿常之被册封为公爵。继续主持对突厥的防务。次年七月,黑齿常之指挥的唐军和阿史那骨咄禄、阿史那元珍率领的突厥军在黄花堆(今山西山阴县东北)遭遇,双方发生激战。黑齿常之击溃了突厥军,追击四十余里。突厥军被迫逃往大漠以北。

**********

黑齿常之屡立战功,并且深得军心。有一次黑齿常之的坐骑被一名普通士兵不小心给弄伤了,按照规定要对这名士兵实施鞭刑。黑齿常之说:“岂可以损私马而决官兵乎?”放过了这名士兵。黑齿常之屡立战功,得到的大量赏赐全部分给士兵们,自己一个铜板也不留,因此在士兵们心中威望很高。时间久了,黑齿常之不幸的落入酷吏眼中。

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酷吏之一周兴诬告黑齿常之谋反,罪名是企图灭武兴唐,武则天大怒,将黑齿常之拘捕下狱。以武则天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这项罪名的荒唐。但任何在军中有威望的大将,都是武则天清除的对象,即使曾经为武则天立下过功劳的黑齿常之也不例外。刻薄寡恩是皇家,在利用完了以后,黑齿常之被武则天毫不客气的清除了。

野史传说,另一名酷吏来俊臣对黑齿常之的牙齿发生了兴趣,派人把黑齿常之的牙齿拔下来,要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黑的。正史中黑齿常之不愿受辱,在狱中自杀。

一代名将,死于酷吏之手。

相关链接:

第一次中倭战争

秦丞相翻案喽!

做人就做刘仁轨(一)

做人就做刘仁轨(二)

做人就做刘仁轨(三)

做人就做刘仁轨之第一次中倭战争

做人就做刘仁轨之光荣退休

做人就做刘仁轨之再主朝政

做人就做刘仁轨之将武则天送上王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