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酒,给抗战中赴死国难的“国军将士”!

分页链接:[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回复此帖]

作者:烟台山 提交日期:2008-4-4 20:52:00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是中国祭祀先人的节日,传承时日年代久远。相传起于春秋时期晋文公悼念介子推,介子推“割股充饥”而不图为报,最终在此被大火烧山而亡。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辗转奋战于祖国各地的国军将士,今天的今天,我们能不成为亡国奴,绝大部分原因应归功于他们。

在高中时看过一些传记,了解了中国远征军征战缅甸的事迹,当时还很疑惑,连自己的国土都沦陷了,为何还要派精锐中的精锐去缅甸呢?后来知晓了中国全部沿海都被日军占领了,外援战略物资需要从印度到缅甸到云南公路运输,或者通过“飞虎队”越过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航线”空运到中国。

那时候真的是同仇敌忾,民族的凝聚力达到空前一统。抗战之路漫长而迷惘,那时根本不知道希望在何方,距离胜利的日子有多远,只知道民族已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要生存,只有背水一战,置于死地而后生。

于是乎,有了百万川军奔赴前线,与蒋介石素有芥蒂的刘湘说出“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的豪言壮语;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部队也驰骋疆场,甚至光着脚板同日军作拼死决战;阎锡山的晋军也投入战斗,保卫山西的表里河山。地方军队面对国难面无惧色,若说中央军不抗日,那绝对是抹煞功绩。试问淞沪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武汉会战都是谁打得呢?除了徐州会战总指挥李宗仁不是蒋介石嫡系之外,其他都是黄埔军校出身的蒋的嫡系指挥的。再则,淞沪会战中,蒋介石把精锐装甲部队都派到前线去了,


怎么能说其为缩头乌龟呢?实在是国力积贫积弱所致。

中国从鸦片战争以来,一直到辛亥革命,其间连吃败仗;民国建立后,处于北洋军阀的连年混战中,国力未得恢复;北伐战争从1925年才开始进行,1928年东北易帜,中国名义上形成统一,但实际上元气未复,地方派系斗争重重,东北有张学良,西北军实力犹在,宁夏有马家军,四川刘湘、刘文辉,山西有阎锡山,广西有李宗仁、白崇禧,福建李济深,山东韩复榘,云南龙云,贵州王家烈,中央政府所能控制的省份不过长江中下游而已。而中国刚要喘息之时,日本与1931年就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根本不给中国恢复国力的机会,便将中国拖入了连年烽火的战争之中。国民政府何尝不想发展经济?何尝不想振兴国家?可虎视眈眈的日本给中国机会吗?上海、南京、武汉等大城市真的能不保卫么?国家的经济命脉就联系在这些城市身上,若白白丢失而去打游击战,真的可行么?国家大环境决定了中国当时并无机会重新振兴,实在是时运不济。

在初、高中的历史课本上总是对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战历程大书特书,而国军的辉煌战果则一掠而过,让人产生了误读,那就是敌后游击在抗战后期起到了主要作用。但实际上,拨开迷雾看真相,抗日名将中,王耀武、张灵甫、薛岳、胡链、邱清泉、胡宗南等浮现出来,这些都是黄埔军校的精锐,他们真的不抗日么?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刘湘等地方派系,也能尽释前嫌而一直对外,这难道不是一种民族大义么?国军伤亡惨重乃至节节败退,难道不是国力不济所致么?西北军的大刀队砍向日本鬼子,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不值得我们敬佩么?放假回家看到烟台地方台热播《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主要以西北军的国军将士为原型,略感诧异中感到高兴和欣慰,终于能澄清事实坦然面对了。

我们受的教育,更多的知晓毛的《论持久战》,却未听闻蒋介石先生的“以空间换取时间,积小胜为大胜”;知道西安事变的逼蒋抗日,却不了解其实蒋介石早就下令在庐山秘密建立指挥部以部署抗日事宜;知道八路军正规军在山西抗日,却忽视国军顶在全国各大战线上……桂系学生军在全军覆没之时,在竹子上刻上“终有一天将我们的青天白日旗飘扬在富士山头”。蒋介石在卢沟桥事变后作出如此表态,“……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孙连仲在台儿庄大战中的豪言壮语“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今日读来依旧让人哽咽。国民政府的号召“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戴安澜英勇牺牲,士兵们愣是将其抬回故土而魂归故里。有记者问倒敌后抗战国军将士抗战胜利后打算做什么时,他的回答是“那时侯,我已经死了。”这种坚决赴死的精神让人慨叹,催人泪下,感人至深。


无论是一个政党还是一个国家,都需要正视曾经的对手;而非一旦己方胜利就拼命打压对方,这是一种小家子心态,一种不够成熟的心智模式。过去的恩怨早已随风而去,相逢一笑泯恩仇,国军在抗战中的地位是不容抹煞的。即便张灵甫在内战中战死,他依然是一名抗战名将,他至死都恪守职责,完美的履行了军人的职责,这非常难能可贵;他的上司王耀武被俘了,他在抗战中的功勋依然是彪炳千秋的;悍将杜聿明、薛岳、卫立煌、戴安澜等人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应该给他们公正合理的历史地位。还有那些默默无闻的流血牺牲的国军士兵,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抗战中国军将士的功绩,恐怕可以从中国跻身于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得以证明。1945年前的中国积贫积弱,何以担当常任理事国重任?答案显而易见。那是中国三千万军民的血肉换来的,尤其是国军将士的不怕牺牲换来的。罗斯福曾经对其子说:“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有多少个师团的日本兵,可以调到其他方面来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可以一直冲向中东,和德国配合起来,举行一个大规模的夹攻,在近东会师,把俄国完全隔离起来,吞并埃及,斩断通往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线……”这是对国军将士的努力的完美诠释,谁可磨灭?不可抹灭!

抗战拯救的是民族危亡,而并非为哪一党派而抗战。国军将士恐怕不是为了拯救国民党政权而抗战,而更是出于民族大义而视死如归,正如介子推并非为了得到回报而割股。可由于国共之间的恩恩怨怨,国军将士一直都难以得到公正的待遇,他们的历史功绩往往被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中。纪念国军抗战的纪念地似乎只有湖南衡阳成规模,广州的几近破坏殆尽,其他地方的更是寥寥无几。前些日子逝世的仵德厚将军即为典型案例,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大刀队长,在前些年的遭遇如此之悲惨,真的让人难以抒怀。记得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南军将士在缴械投降时也是保持了尊严的,在战后也并未受到什么迫害,都是美国公民当然享有平等的人权;美国内战之后的迅速资源整合,可谓是众志成城,带来了美国的繁荣昌盛。惟有宽容才能彼此信任合作,才能“人心齐,泰山移”。从抗战来看,激发的是民族的自尊心,恐怕“任何一个国家在中国海岸线上架几门大炮就征服中国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的话语得提前到1945年抗战胜利的时候宣告,没有抗日的胜利,中华民族的自尊心永远难以重塑。让我们重温《抗战胜利告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书》,重温那胜利的一刻,从而以开放平等宽容的心态建设我们的国家!一个民族,必须审视自身,懂得珍惜自己民族的英雄,这个民族才能够强大;否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永远难以振兴发展。

值此清明之际,谨作此文以表敬意。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