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七章 失之交臂

erdosbai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刘金山教授听完张耀东的叙述,脸上忽明忽暗,盘算得失。小伙子今天是第一天接触,自己贸然将他带进实验室,本来就担了很大的风险,如果所托非人,自己要承担责任的。此时想来反倒有些后怕。接着又想:只要他身世干净,没有前科,招进课题组倒是不错的想法,凭他的学识应该能够很快进入角色,担当起大任。再说平添二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刘金山教授听完张耀东的叙述,脸上忽明忽暗,盘算得失。小伙子今天是第一天接触,自己贸然将他带进实验室,本来就担了很大的风险,如果所托非人,自己要承担责任的。此时想来反倒有些后怕。接着又想:只要他身世干净,没有前科,招进课题组倒是不错的想法,凭他的学识应该能够很快进入角色,担当起大任。再说平添二百万的资金,缓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确实划算。当务之急是验证他的身世和经历,不能听一面之辞,这就需要联系国家职能部门查证了。再说今天自己领着他进入实验室,大门保卫肯定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了,自己再申请,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刘金山教授心情放松下来,语气也恳切起来:“耀东啊,让你又是贴钱,又是贴人,那你不是人财两失了吗?到时候可不能怨怼我老头子不仗义,说是坑了你,在外面败坏我的清誉。”

张耀东微微一笑,道:“看您老人家说的,这是咱们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让别人说去吧。”

“也是,咱们俩人一见如故,旁人就让他们羡慕去吧。既然有了原则性纲领,老头子我也不强人所难,必定要双方满意,所以你回去后仔细考虑考虑,将你的条件和要求想明白了,咱们好尽快签订协议,一旦签订协议,就要注入资金。至于你想加入课题组,需要我这里办理相关手续,正式签订协议那天你一并将各种身份证明材料带过来,越全面越好。我想大概有两天的时间就能够办妥的,到时候我们一手交钱,一手加入课题组,你看这样的安排满意不?”

张耀东沉思片刻,觉得可行,于是点了点头。至此两人已经将大概协议性要点讲通透。解决了这一重大性谈判,两人轻松起来,刘金山为了表达对张耀东的谢意,邀请他今天晚上一块儿出去聚一聚,张耀东由此忽然想起晚上要与柳馨相聚,这才着急起来,抬起手腕想看手表,手腕上空空如也,这才想起进实验大楼时被门卫收走了,转头一打量,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电子钟正在嘀嗒不停走着,时间已经接近6点了,尽管夏天的白昼时间较长,此时离太阳落山还有一段时间,但晚上确实已来临,估计柳馨等得快不耐烦了。于是赶紧站起身,说道:“感谢您的盛情邀请,我已经约好今天晚上和女朋友相聚,实在是对不起。时间恐怕来不及了,以后时间有的是,再说吧。”

“既然有私人急事儿,那好吧,以后再聚。”刘金山看见张耀东着急的神情,知道小伙子应该说的是真的,所以爽快地同意了。俩人离开办公室,刘金山一直陪着张耀东到门卫那里领出张耀东抵押下的随身物品,在叮咛嘱咐中挥手告别。刘金山望着年轻人拿着手机边打电话边快速离去的背影,一直到他转过拐弯再也看不见了,方才返身回到自己的实验室。

刘金山被诱人的资金催促着,回到实验室后关起门来迫不及待地拿起办公室电话打了起来。电话打完后开始焦虑不安地在办公室内转来转去,也没有心思到隔壁的实验室去研究自己的课题了。由于到了下班的时间,学生们纷纷从里面出来,看见导师还在办公室里,有些不好意思。刘金山心不在此,挥挥手让学生们离开。这些学生一看导师同意,纷纷离开,霎时间实验室变得空空荡荡。

刘金山不放心实验室的情况,走到隔壁逐个检查了仪器设施,方才放心地将实验室照明电源关闭,返回里间的办公室。

推开门,就看见两个身着便服的男子正坐在办公室里,看见刘金山走了进来,站起身打招呼,看他们的熟络热情,应该以前打过不少交道。为首一个中年男子笑着对刘金山教授道:“刘老啊,您在电话里心急火燎地,不知道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需要我们为您效劳的,尽管说。”

刘金山教授一边给两位客人倒水,一边笑骂道:“这么生分,再客气我这里不招待了。”

“哈哈,瞧把老刘急的,是我不对,我向您道歉。”中年警官接过刘金山递过的水杯,重新落座。刘金山也坐回办公桌后自己的椅子上,笑着对中年警官道:“小关啊,确实有个急事需要你麻烦。事情是这样的……”

姓关的警官神色不动,一边喝着茶,一边静静听着刘金山将与张耀东相遇以及两人发生的事,详细说了出来,旁边的青年警察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录。

原来,这位关警官是国家安全局常驻上京大学的代表,负责这片科研重地防特反奸的重任,不知有多少外国或其它组织混进来的间谍落在他的手里,是国安局一名经验丰富的高手。他叫关鸣,毕业于天国警官大学,由于学校期间各门功课非常优秀,被国家安全局特招。进入国安局十几年来,破获了无数的重特大案件,历来被领导所看重,五年前被派出到上京大学常驻。

今天下午他在值班室,值班员报告应用物理研究室刘金山教授领着一个陌生的青年进入实验大楼,就非常诧异,往常这个老头可是非常谨言慎行的,不知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和自己打招呼,居然领着没有经过组织审查的人员进入这么重要的科研重地?从刘金山和张耀东俩人进入实验大楼,除了在刘金山办公室由于涉及私人秘密没有装监控探头外,其它地方俩人的一举一动全部落入这些经验丰富的反特务高手眼里。正在他们纳闷时,看见两人出了实验大楼,分手不久后刘金山的电话就打到他这里。

刘金山作为一个多年从事高科技领域研究的老专家、老教授,当然知道实验大楼的秘密,知道瞒不住这些人精,再加上有求于他们办事,所以索性大方地将下午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关鸣。

关鸣沉默不语,手里不停地转着水杯,脑筋里思索着张耀东此举隐藏的意义,尽管两人是图书馆偶遇,但不排除张耀东了解刘金山底细后,故意在图书馆引起老教授的注意,言语间无意透漏出手里有笔资金,正好挠到老人的痒处,依此为突破口,从而进入防备甚严的实验大楼撬取机密。今天之所以想投资研究项目,是以小换大,以退为进,为了全面了解整个项目,才有了他这样奇怪的举动。关鸣越想越疑窦丛生,眉头皱了起来,看来得赶紧行动起来,尽快将这个青年的一切调查清楚,不然万一是间谍,将会造成国家重大的损失。

刘金山告诉完今天所发生的事,就紧盯着关鸣的神色变化,看见他眉头紧锁,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忧郁。害怕的是下午这个年轻人正如关鸣所想的那样是个心怀不轨的人,自己今天的行为不仅将名誉扫地,而且会在眼前这个警官所在的部门纪录留下污迹,以后开展研究工作将会阻挠很多,甚至不排除被请去喝茶,直到此时被资金短缺烧昏的头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下午行为的孟浪;忧郁是即使张耀东被验明正身,身世清白,势必拖延资金注入,自己的课题在失去了资金保障后进度将会放慢,时间一长,说不定年轻人会失去投资热情,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白白失之交臂。更何况还有最坏的情形。刘金山也随着关鸣紧皱的眉头心里开始七上八下。

关鸣醒过神来,看见刘金山忐忑不安的眼神,意识到刚才自己的思索给这个老头儿带来极大的困扰,站起身来,拍拍老头的肩膀,安慰道:“刘老,没有您想的那么严重,大可不必担心,很可能是一个热血青年或者真的是借助您实验室的设施进行研究,这都是可能的。”

刘金山听着关鸣的安慰之言,心里松了口气,禁不住拍拍脑门,埋怨自己道:“都怪我被资金短缺急昏了头,没有意识到保密条令,给你们的工作带来不便,实在是对不起。”

“瞧您说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情况也许根本没有您说的这么严重,您老放宽心胸吧,不然国家养我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我们一定尽快展开调查,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尽量不耽误您的研究。”关鸣继续给刘金山一个宽心丸。

“好吧,是祸躲不过,我等你们的消息。有了明确答案后再说。”刘金山失落道,心想也许这笔资金就这样夭折了,可惜了自己一下午费尽心思,到头来很可能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关鸣怜悯地看着刘金山失落的眼神,自己爱莫能助,没有再言语,再次拍拍刘金山肩膀,带着伙伴离开办公室开始调查张耀东。刘金山等关鸣离开好一会儿才萧瑟地离开实验大楼,离开时已经华灯初上。往常他经常不回家,通宵达旦地进行自己的研究,今天没有这个心情,难得很早离开实验室,早早回家,自然免不了家人的惊喜和担忧。

却说关鸣离开刘金山实验室后回到自己的监控室,几个手下仍在监控仪器上监视着大楼的各个角落。关鸣坐回自己办公椅,掏出香烟,给几个烟鬼手下散发了一排,自己点上,一时间房间内烟雾缭绕。关鸣靠着椅背,烟雾淹没了紧闭着的双眼。几个手下看见领导沉思,一声不吭,只听见空调嗡嗡的声音,将房间内闷热的污浊空气排出房间外面,制造出新鲜的冷空气。

关鸣突然睁开双眼,射出两道凌厉的眼神,将仅抽了半截的香烟掐灭,站起身来,开始下达命令:“张成武,刘晓东!”

“到!”两声低沉但稳健的声音随即应道,标枪般挺直的身躯条件反射式地站了起来,面向长官,等待着新的任务和命令。

“你们两人立即联系警察总局居民调查部门,将刚才与刘金山教授一起来实验大楼的年轻人有关身份登记材料和视频全部送过去,让他们配合我们,将这个年轻人的来历调查清楚。听明白没有?”关鸣严肃道,“这是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你们要尽快完成,我这里有大用途。”

“明白!”两个手下立即行动起来,将张耀东目前掌握的信息资料整理完毕,开车前往警察总局接洽这件调查任务。

关鸣扫视了一眼其他手下,道:“其他人原地待命,继续保持监视任务。”

”是!”余下五个手下站起后重新坐回各自岗位,继续监控。

关鸣分配完任务后,进入里间保密室,将门关好后,拿起红色保密电话,开始拨号。不一会儿,电话要通,话筒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那位?”

关鸣立即恭敬地回答道:“是赵局吗?我是关鸣,小关啊。”

“是小关啊,什么事,尽快说,我这里还在开会。”那个威严的声音继续道。

“赵局啊,我这里今天碰到一个形迹可疑的年轻人,我怀疑可能是外部其它组织或国家派来的经济间谍,企图窃取我国高能电池研究资料和信息,也可能不是。因为这个年轻人登记的是国内身份,所以我已经派人和警察总局联系,让他们帮助调查。有什么发现或者结果我会随时向您汇报的。”

“好的,我知道了。这样的小事无需我作主,你自己决定。”那个声音听到这里将电话挂断。

关鸣放下电话,默默走出保密室,心里很是郁闷,作为国家安全总局赵局长手下得力手下,很清楚自己长官近来的心情很不好,尽管他不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他隐隐约约知道国家非常着急要找到了一个人,可是已经连续两个多月了音讯全无,作为国家安全部门的一把手,受到上面的压力可想而知。具体是谁,关鸣遵守保密条令,没有打听过。所以近期局长已经很多次对手下无缘无故发火,可不像平时和蔼但威严的老上级,自己也多次平白挨了“教育式”洗礼。

关鸣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的领导刚才所说的会议,中心议题就是他心里猜想的那个未知明人物。赵局长大名赵焕德,从事安全工作已经三十多年,正与国防部来的几个客人召开闭门会议,在他的办公室内此时烟雾缭绕,办公桌上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头,茶杯里的茶水已经没有茶味儿了。旁边客座上国防部来的客人罗开勤上校,啊现在应该称为大校了,这是上个月刚刚晋升的,晋升原因就是现在他们所调查的这个神秘人。作为掌握着国家顶级机密的核心人物,赵焕德非常清楚这个神秘人对于国家的重要性,元首隔三差五一个电话,不时将他和罗大校叫到元首府,虽然没有疾言厉色,但焦急的眼神还是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

罗开勤几乎就是他们安全局的人了,天天准时上下班,和他们一起加班加点,可是尽管他们撒开自认为严密的大网,鱼儿却根本不进去或者是进去了却滑溜地钻了出去。两个月调查的结果与开始时几乎一样,只能锁定北方地区,网络上没有丝毫踪迹,社会上也没有任何与此相关的奇特之事。

刚才自己得力手下关鸣屁大点儿事也向自己汇报,不知自己作主吗?看来这几年呆在京大将他的敏锐性磨光了,是否考虑将他外放,重新唤起他的狼性。赵焕德沉思,却被罗开勤要求继续会议的声音打断,话题重新进入如何调查神秘人。却不知,此时神秘人几乎与他咫尺之远,正是他自己失去了敏锐性,认为是小事,让关鸣也不重视,从而让张耀东这只大鱼消失,没有进入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直到两年之后,由于张耀东的突出“表现”,让他们疑窦丛生, 才重新进入他们的调查范围,加上这次调查的疑点,果断出击,顺利找到他们费尽心血的神秘人。

时间一晃间两天过去了,这两天实验大楼一切正常。两个手下张成武和刘晓东风风火火从警察总局回来。关鸣翻阅着张耀东的生平事迹调查材料,几乎囊括了张耀东家庭关系、生平事迹以及近期的行为,大到祖宗八代姓名,小到张耀东小学时脱女学生裤子这样他本人几乎不记得的小事,没有任何遗漏。当然他近期被电击、住院、被女朋友苏娟抛弃及苏娟背叛他的真实原因,中奖一直到葡门赌博,到现在女朋友柳馨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也全部调查明白。

张成武和刘晓东两天内几乎脚不离地四处奔波,主要疑点调查他到葡门赌博这段,资料里同样在这段非常详细。

关鸣点了点头,资料里有几个疑点,不过很快被自己的思维否定:一是张耀东住院病愈后为何能打得过十多个地痞,二是中奖和赌博暗中赢钱是否有什么玄机。其它地方没有什么大问题,重要的是没有和外部任何势力有丝毫牵连。赵局长这几天心情不好,就不要给他填堵了。既然这样的小事让自己作主,没有问题那就满足刘教授的心愿吧。想到这里,关鸣拿起手中的钢笔,在资料上面签名放行。资料自然归档,束之高阁,两年后才重见天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